沙田油条

向日葵的爱https://tieba.baidu.com/home/main?un=%E5%90%91%E6%97%A5%E8%91%B5%E7%9A%84%E7%88%B1&fr=pb&ie=utf-8&id=tb.1.1cd9ae0f.nzrRWDC8MqXgN29zPMwuCA

为啥道教文化在汉支青年中复兴了?

我就坐在他的尸体上蹦迪🤣我看到男性在男权社会里的悲剧,内心都是乐陶陶喜洋洋的,轮到我的男性亲人又怎样? 还是恨不得他早死早清静。 我从小的品性就证明了,我搞不了人类女权,如抢好吃的,我吃不到嘴,宁可砸地上踩烂了,大家都饿死,我也不让别人吃上.这种品性是天生的,只能说后天洗脑后,我隐藏更深罢了,彻底洗掉是不可能的。所以呢,就算我搞平权,大家都平等饿死拉jb倒,不可能是我跑去帮男人平等起来了。林毛毛

这两年,道教文化似乎在青年中复兴了。

 




·来源于B站UP主武当胡玮哲

 

提起道教,大部分人的第一印象,都是仙风道骨的老者。可随着时代的发展,道士们也与时俱进了。

 

在B站上,甚至还有道士演奏尤克里里和贝斯。

 

·来源于B站UP主道士弹吉他

 

无论是彻底躺平的打工青年,还是百日奋战的高三学生,都有越来越多的人去研究道教文化了。

 

比如,在三和大神吧里,有人分享说自己在流浪的过程中突然悟了。辟谷和修行,让他得到了思想的最高解放。

 

而这,又令他从迷茫的日子里找到了人生的追求。

 


 

在修仙吧中,也有十几岁的学生,带着满心期待赛博拜师。

 

在他们看来,修仙不仅能获得种种神通,还能长高,变好看,以及提高智商。

 


 

为了变聪明,一些面临考试,或是成绩不尽如人意的学生,甚至还开始打起了自己炼丹的主意。

 


·真的是在炼丹

 

他们钻研古籍,希望可以复刻出真正的“灵丹妙药”。

 


·百度问医生上还有人提问

 

不只是上文提到的例子,道教文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流行。

 


 

2018年的宗教白皮书显示,中国有宗教信仰的群众接近两亿。但因为道教没有严格的入教程序,同时也与民间习俗高度融合,导致中国究竟有多少道教徒难以统计。

 

但我们可以确定的是,已经有相当一部分年轻人正在研究道教文化。

 




·两个道教文化交流群,零零后是主流人群

 

甚至在小红书上,有一些年轻人都开始跟练全真龙门派的养生气功《金刚长寿功》了。

 

有人分享说,练后容光焕发,不仅皮肤变好了,而且眼袋也小了不少。

 


 

还有人分享说,练了不仅能让身体更健康,甚至还能滋阴壮阳。

 


 

不仅如此,在几位道长朋友的帮助下,我还把推崇道教的年轻人分成了四类。

 

第一类是想学习其中的医术文化的。

 


 

第二类是想复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

 


 

第三类是单纯觉得道教很酷的。在他们看来,修道不仅可以获得更多的关注,也可以成为泡妞呲蜜的资本。

 


 

第四类是那些与社会格格不入,感到虚无的年轻人。这类也是人数最多的。

 






 

这些信奉道教的年轻人,其修炼方法也各有不同。

 

有人避世清修,在终南山上和来自不同地方的修行者互相扶持,报团取暖。

 


·一部记录终南山隐士生活的纪录片

 

也有人寻求正统,去道教学院或是道观学习。

 

据我们编辑部的朋友,全真派张至祯道长所说,在他所在的道教学院里,有许多00后弟子。

 

他们早上五点就要起床,和道长们一起做早课、练功,日复一日。


 

玄门五术、道教斋醮、书法绘画乃至是中国文化概论和道家武学,都是他们的必修课程。在课余时间,他们也会打篮球、看剧,甚至是玩手机游戏。

 


 

除了这些入观修行的年轻人,也有人因为地理因素和时间问题,没办法长期清修,只能自己摸索。

 

他们研读道藏,希望能够自学入门。

 

这些人通常被诸如《一人之下》这类的影视作品,或者是道教文化短视频所吸引。他们聚集在QQ群、微博话题和贴吧等社交平台上,互相交流经验、分享知识。

 


·很多道士、居士都有短视频平台账号

 

在大多数的道教群文件里,都能找到道教古籍的电子版。

 

从风水秘术到周易命理,从占卜科仪到中医针灸,样样俱全。

 


 

在这些古籍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后人的手抄本,质量参差不齐,同时也字迹潦草、模糊不清。想要坚持看下去并学到东西,除了要有热情还需要又很大的耐心。

 

比如一部名为《民间上梁绕梁法》的书籍,打开文件后只有两页,里面洋洋洒洒地记载了一段流传数百年的顺口溜。

 


 

另一部名为《茅山玄英堂朱家教秘传法本》的书籍,看起来比较清晰。

 

但许多看了这部书籍的专业人士都说,这是抄袭多家流派的大杂烩,并且很多内容都是错误的。

 


 

还有许多来自80年代的台湾省,名为《茅山秘传××》的书籍。

 

这里面记载了各种法术,但大多都与挖别人家祖坟有关,真假难以分辨。

 


 

由于许多流传于网络的道教书籍出处不明,加上自学的局限性,使得这些年轻的修行者身上发生了很多看起来很魔幻的事情。

 

比如,有人为了获得带有“天雷”力量的雷击木,而想要尝试通过人工方法引雷。

 


 

更有甚者,试图通过高压电线来为木剑赋予灵力。

 


 

如果说人工引雷还算理论正确,那么用高压电线就纯属胡闹了。

 

这样做不仅有安全隐患,也起不到啥作用。

 


·网购平台上的雷击木,也有许多是人造的

 

还有人在贴吧发问,画符的毛笔有什么讲究?

 

一位网友回答:想要符有效,你得开敕。

 

怎么开敕呢?

  

这位网友发了一个链接。

 


·链接里的开敕方法

 

“无主孤坟”“傍晚”“烧纸”“毛笔插进坟头”,这些描写怎么看都像是恐怖电影里的画面。

 

为了求证真实性,我专门去问了两位全真派以及一位天师府的道长。

 


 

其中一位告诉我,他去查了下,认为这说法好像来源于一本网络小说,小说里还写扒死人衣服套身上能辟邪呢,一听就不靠谱。

 

另一位则告诉我,开敕得设坛恭请神明,去坟头搞事纯粹是胡逼。

 

还有一位表示他说不准,但他反正没听过。

 


·网易云音乐的道教歌曲下,也有很多年轻人评论

 

不只是法器和法术,以“内丹”“练炁”“修真”等关键词进行搜索,你还会发现很多年轻人在自学成仙之道。

 

为了获得诸如出体、心灵感应、遥视等神通,一些年轻人在网上发帖求助练炁法门。

 




 

而一些自称“真人”的人,则会以半月痕的数量作为判断“灵根”好坏的依据。

 

半月痕不够,不教!

 


·张至祯道长说有点扯

 

不仅如此,还有许多人在网络上探讨与道教有关的一切。

 

比如有人询问电影《咒》中的符咒是不是真的。

 


 

还有人求证历年来网传的渡劫视频真假与否。

 


 

·所谓的“东方明珠渡劫事件”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去简单调查了一下,然后发现了这个荒诞的原始视频。

 

每个前来学道的人都抱着不同的目的,有人是对法术、风水感兴趣,有人想要学习中医,还有人是想要复兴传统文化。

 

当然也有人,学道只是为了试着找到人生的意义。

 

在2018年日本NHK拍摄的纪录片《三和青春残酷物语·深圳零工族实录》中,有一位“挂逼”道士。

 


 

他回老家没有出路,留在深圳没有前途,由于人生迷茫,他最终成了一名道士。

 

然而,这却没能令他的生活发生任何改变。

 

在三和大神的贴吧里,有人说他叫陈勇,脑子不太好,夏天也穿棉袄;有人说有天晚上看见他在龙华汽车站地下睡觉,饿得像条狗;还有人说,他已经死了,只剩下纪录片里的道士形象。

 


 

然而,虽然许多年轻人并没有落魄到三和大神般的境地,但迷茫确是相似的。

 

理想中的生活随着时代变化渐形渐远,仿佛遥不可及;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劝人内卷,挥之不去。

 

这一切,都令年轻人感到迷茫,而道教文化则成了他们寻找人生意义、消解迷茫的一次尝试。

 


 


打开各款社交软件,你都能看见一些迷茫的年轻人在抱怨生活。

 

生活在这世上,买房买车、结婚生子,都是约定成俗的规则。

 

而越来越高的房价、物价,熬不到头的996工作,以及遥不可及的梦想,都成了压垮年轻人的负担。

 

他们逐渐被异化,开始与社会格格不入。

 


 

“躺平”“摆烂”“摸鱼”等用于消解环境压力的网络词,近两年层出不穷。

 

生存压力带来的不安感,也因为疫情被无限放大。

 


 

一些年轻人,刚刚从脱离于社会的校园走向社会,便被眼前的道道障碍和种种可预见的困难击溃。

 

为了驱散这种不安和迷茫,他们产生了再次脱离社会的想法。

 

于是,他们从环境中抽离,再次退回舒适圈。

 

而清高孤傲的道教,便成了他们避世的栖身之地。

 


 

然而,与许多人的想象不同,修道并不意味着摆烂。

 

因为影视作品和各种短视频中的道士,都是经过包装的。

 

真实的修道生活,远比你想象的要艰苦。

 


·真实的终南山修行者

 

选择一种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脱离尘嚣的简单生活,对于现代人而言未尝不需要勇气。

 

说他们逃避也好,摆烂也罢,其实他们不过是换了种让自己能接受的方式活下去。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