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川

韋浩川 StanMiracle。 小說人、自由寫作人、電影編劇。 無可救藥的雙魚座。 出版過廿來部小說。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2019)編劇。 相信「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盼能一直以文字奏樂!

《1314》#40 父與子

惡劣的經濟氣氛下,連上海的發展計劃也開始不斷出現問題。這種種因素,令到我、鳴林和屠沁也沒太多空閒去擔心在橋了。然而每天去看一看他,屠沁在他耳邊報告著大小事項,我跟鳴林在他閉上的眼前談天說地,卻已成為了我們這段日子來的習慣。同時也算是讓我們好好休息的一個節目吧。就如屠沁所說,遊子這些日子以來也沒有再給我作品的圖片了,或者真的是已經不用再為我繪畫了?這會有什麼特別意思嗎?我不知道…
特別鳴謝讓我漫畫化的好友,成就了這《1314》專屬封面圖

在橋已足足昏迷了一個月,現在已經是七月份了。

依照往年非正式的傳統,七月往往是股票市場上朝氣蓬勃的月份,可是今年不一樣了。就像因為當中有一個精於此道的人物因槍傷而昏迷,連整個投資市場也彌漫著一片愁雲慘霧似的。

當然那不會是真正原因了。

因著科網業的盈利被過份高估了,所以美國那邊一個又一個盈利警告給宣佈後,整個市場上猶如泡沫爆破一樣,引發出一連串股災級的趺幅。

雖然『宏圖基業』、『達見企劃』和寧伯伯掌舵的『希寧珠寶』大部份的業務都以實務為主,可是全球性的股災下,我們全部無一幸免,市場上的股價幾乎重回到幾年前的水平了。

這樣的經濟氣氛下,連上海的發展計劃也開始不斷出現問題。這種種因素,令到我、鳴林和屠沁也沒太多空閒去擔心在橋了。

然而每天去看一看他,屠沁在他耳邊報告著大小事項,我跟鳴林在他閉上的眼前談天說地,卻已成為了我們這段日子來的習慣。

同時也算是讓我們好好休息的一個節目吧。

就如屠沁所說,遊子這些日子以來也沒有再給我作品的圖片了,或者真的是已經不用再為我繪畫了?這會有什麼特別意思嗎?

我不知道。

「今天可能是我們這個月來最開心的日子了。」鳴林在身旁笑了起來。

這點我也同意。

這兩天不是工作天也不是交易日,我和鳴林難得可以放下工作,偷了兩天來放一個短暫假期。

我們現在身處機場,等待著已五年沒回來的好友。

「雪瑤真懂得選時間回來。」鳴林繼續說:「近來已經夠忙了,我似乎已很久沒跟飄緣約會去了。我們可是新婚呢。現在難得放假,她卻偏選在今天回來…」

仍是一貫的口是心非,這小子!

「你不把飄緣也帶來?」我隨口問。

「她要陪著屠沁嘛。」鳴林嘆了口氣說:「你知道的,現在真的不能讓她自己一個去探在橋。沒人在旁安慰她,要是她哭盲了雙眼,我和你會比現在忙至少兩倍。」

我沒好氣的開步往接機大堂的玻璃牆前走去,由得鳴林繼續誇張地說下去。已數天沒胡扯了,看來他要今天內把之前幾天沒說的無聊話的都哇啦哇啦的說出來吧。

「我還沒什麼影響,但你們『宏圖』可慘了哦…」

「來了呢。」我不好意思的打斷了鳴林的雅興。

雪瑤穿著白色便服,頭戴紅色帽子,一眼就能給認出來。沒見五年了,她卻沒多大改變。

望見我和鳴林,她拉著行李快步來到我們面前,給了我一個擁抱,笑逐顏開的說:「終於回來了呢。」

「我又要抱抱。」鳴林竟撒起嬌來,差點把我嚇壞了。

雪瑤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這好像也是屠沁對付他的方法,看來這是最有效令他收口的方法呢。

「你的女人呢?」雪瑤懶洋洋的伸了個懶腰,笑說。

「跟屠沁在醫院。」鳴林沒趣地說:「你弟弟呢?」

「那天他不是告訴了你嗎?他去了巴西。」雪瑤隨口回答了他後,轉過頭來,面上泛起了憂慮的神情問:「在橋情況樂觀嗎?」

「除了他還沒打算醒來外,所有可知的生理狀況都十分樂觀。」我苦笑說。

然後我們便起程,我駕著車子,穿越大橋帶著雪瑤往醫院去。

她離開香港時這青馬大橋還沒啟用,本來這路程的新走法應該令她感到興趣吧,可是她卻只是若有所思的看著天際。

只是從倒後鏡中也看得出她並沒有留意窗外景色的心情。

『叮噹噹…叮噹噹…』電話平地一聲雷的響起,那響聲卻不屬於我或鳴林的手提電話。

「是我的。」雪瑤微笑著說。

鳴林趁著雪瑤接聽電話時,向我悄聲說:「雪瑤是不是為了找人而回來?」

「我怎麼知道?」我哭笑不得的回答。

可是我卻想起了她個多月前給我的電郵。

『…在雪靈口中聽到你的故事,是令我決心回港的一個重要開啟示呢。我一直以為很多事要過去時,便不要戀棧不去。可是呢,原來可以動身爭取時,心情會像開了花般令人鼓舞呢。』

我想鳴林是猜中了。

「我回來是看一個故事的結局。」雪瑤不知何時掛線了,可是她卻很明顯聽到鳴林的說話了。

鳴林立即開始他的胡扯秘技,就似什麼事也沒發生過一樣。

到達醫院時,車子一泊好,我們便看見屠沁和飄緣。她們坐在院前花園幾棵大樹旁的一張長椅上。

「她們在談心事。」雪瑤一手拉著正想向屠沁她們走去的鳴林,笑了笑說:「我們先去看看在橋吧。」

但這時侯我卻看呆了眼。

我看到了在橋,也看到了遊子給我那幅素描的畫面。

「是連伯伯!」我大喝了一聲,然後什麼也不理會,衝向推著輪椅的連伯伯,在橋就坐在輪椅上…

「Jean?」連伯伯轉過頭來,但他雙手仍握著輪椅的把手。

「嗯,」我緊緊的盯著眼前已十來年沒見,卻沒一點老態似的長輩,小心地說:「連伯伯,你回來了?」

鳴林來到我身旁,跟我一樣小心謹慎地看著跟前的男人。

「知道在橋出事了,我這做爹的怎可以不來看看他?」他慈祥地笑著,我卻覺得這是裝出來的。

「在橋面色很不錯呢。」雪瑤不知何時走到了輪椅前,從連伯伯手上接掌了椅子的把柄說:「連伯伯,我們很久沒見了。」

連伯伯有點愕然的看著雪瑤,然後問:「妳是雪瑤?」

雪瑤推著輪椅走了兩步,到了現在才感到氣氛有點異樣的屠沁和飄緣那裡去。

「我是不是很像媽媽?」雪瑤輕輕笑說:「連伯伯的樣子像很驚訝呢。」

「嗯,是很像。」連伯伯似笑非笑的點了點頭,然後飛快地掃視了我們一眼,說:「你們都來了,那在橋暫時交給你們好了。連伯伯有點事,先走了。」

「連伯伯會來探祖父嗎?章叔叔也回來了,」我語帶雙關的說:「我想你們也很久沒聚頭了。」

「Jean,我會的。」連伯伯仍是那副笑容可掬的說著,但我感到他已了解我和鳴林為了什麼帶著戒心的面對他了。

「爸。」

在橋…他醒來了!

屠沁一看見在橋張開眼,便情不自控的撲上去緊緊擁著他。

「我看見了沁姐在哭。」鳴林在我耳邊悄聲笑說。

「沁,我快給妳勒得再昏迷過去了。」在橋笑說。

屠沁一面不好意思的離開在橋,眼也不願眨的看著他。

「爸,何時到步的?」在橋一瞬不瞬的看著他的義父說:「應該沒多久吧。先回去休息吧,我康復後再來找你,好嗎?」

就像遊子的素描給我們的感覺,在橋跟連伯伯之間氣氛很滄涼,一點父子間的親密也沒有。

連伯伯定定的盯了在橋一會兒,然後笑著點頭說:「那你好好休息了。老爹還有很多說話要跟你說呢。」

「一場父子,兒子的當然明白了。」在橋也笑著回答。

「連伯伯呀,你不放心嗎?」鳴林嘻嘻笑說:「不用擔心哦,我們不會讓在橋一直睡的。等了一個月吧,他再不醒來,我們原來想用電激弄醒他呢。」

連伯伯哈哈大笑,然後終於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但除了他外,在場的沒一個笑得出來。

屠沁和飄緣一點也不知道連伯伯跟我們之間的事,一面不解的望著鳴林和我。

「這是我們跟長輩的相處之道嘛。」鳴林繼續他的胡扯。

這相信是有史以來,他的胡言亂語首趟作出了貢獻。

在橋終於醒來,給槍擊的傷口已在他昏迷時康復得七七八八了。所以他只要留院多兩天,以作觀察,一切無恙的話便可出院了。

我們大家談了很久,彷彿過去一個月的話全拿了出來一樣。屠沁更不只一次哭起上來呢。

「妳每天在我耳邊呢喃呢喃的說了什麼話?」在橋一面惡作劇的逗笑屠沁。

「你都沒聽進去嗎?」屠沁罕有地面紅了起來。

我們似乎有著無形的密契,對被槍擊的事和連伯伯的事都絕口不提。然後天色幾乎全黑時,雪瑤梗拉著我們離開,好讓屠沁獨自陪伴在橋。

「Jean,放心吧,這段日子是股災吧。」臨走出病房前,在橋輕鬆地說:「對方可沒有閒情理我們呢。」

「你說的是『于達地產』他們嗎?」屠沁不明所指的說:「你昏迷時,他們已接受了『達見企劃』的收購條件了。」

「啊!是嗎?」在橋向我意有所指的點了點頭,卻跟屠沁說:「這個時候作出收購案?姚伯伯真是藝高人膽大。」

「就是嘛,我們這些小職員卻快給累死了。」鳴林意會了在橋說的事,配合著他把話題扯到別處去。

「沁姐,明天雖然也是假期,但請不要通宵達旦的纏著妳的男人哦。」鳴林笑著說:「病人要休息,可不能太累呀。」

屠沁一反常態,根本就不理這小子。

飄緣卻一如以往,跟她的另一半開戰了。

我們就在這兩口子的吵鬧聲中離開病房,把這裡留給屠沁和在橋。

「妳知道連伯伯和在橋的關係了?」我和雪瑤走在前頭,把鳴林兩人拋向後面。

「什麼關係?」雪瑤笑了笑說:「無論是怎麼樣的關係,我就是感覺不到他是真的關心在橋。」

「又是感覺?」那可是她由小到大最相信的東西呢。

「不全是啦。」雪瑤把帽子除了下來,讓她半長不短的髮絲露出來。然後揚了揚它們,自然不過地說:「但總不能讓你們彊持下去吧。」

我和鳴林對連伯伯的遣責,暫時全是建基於猜測上,所以我倆都不希望讓太多人知道。雪瑤沒有追問當中因由,令我放下心來。

雖然連伯伯出現勾起了我們的擔憂,但在橋的說話把這點都彌補了。他所說的對方,聽在我和鳴林耳中,指的理所當然便是連伯伯了。

所以,這天仍是我們這段日子來最能開懷的日子呢。在橋醒來更是喜出望外。

開動車子,往雪瑤在朋友安排下租住的房子進發時,我想起了遊子的素描。畫中的意思是在橋醒來,還跟他的義父決裂嗎?

可能只有遊子才知道了。


未完待續
#1314



若喜歡川的故事與文字,請務必繼續看:

MVAD《魔音》出版10周年重啟擴充計劃
魔音樂土】 (原版)
魔音 MagicVoice》命運輪轉連載中
魔音》(MVP重啟版)搖滾熾熱連載中

川字房:傳送門
Matters上的川: 
#川說對話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
#咫尺之間的牽掛
方格子裡的川:
川說對話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咫尺之間的牽掛
Penana上的川:
川構思集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咫尺之間的牽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1314》#00 峽谷彩虹

《1314》#00 洛城初雪

《1314》#01 1314

1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