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川

韋浩川 StanMiracle。 小說人、自由寫作人、電影編劇。 無可救藥的雙魚座。 出版過廿來部小說。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2019)編劇。 相信「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盼能一直以文字奏樂!

《1314》#22 自以為是

我思海間掠過了一個畫面,看到了遊子一手捧著油彩色碟,一手輕輕握著畫筆,若有所思看著放在她跟前的雪白畫布。她的右腳沒意識的踢著空氣,頭髮隨著輕微的動作飄動…這是我將會看見的情景嗎?我會就這樣寫意的坐在遊子的身後?我可以細心欣賞著她思考如何落筆的神情,然後一直看著她在白雪般的畫布上一筆一筆的染上各種色彩?
特別鳴謝讓我漫畫化的好友,成就了這《1314》專屬封面圖

屠沁的家,我已來過數不清多少次了。但這一天來到這裡,我卻看到了一幅很久以前已經知道它存在著的油畫。是遊子的筆跡,畫的是屠沁。她坐在校園的草坪上,在樹蔭下整頓著便當…

『是您給我看的?』

『是遊子,她的畫中有這情景。看來我最初的擔心是多餘的哦,有這麼的兩個女生愛著您,那用我操心呢?』

年半前我便看過畫中情景,就如茵告訴我的一樣,遊子的作品中有這畫面。

「是遊子上年回來時送我的,看見時我還以為她來過學校呢。」屠沁端來了兩杯咖啡,把其中一杯放到我跟前的小餐几上,「只憑想像,遊子竟然把那地方如此迫真的畫了出來。」

「聽說藝術家都有這種能力吧。」我笑說:「我還是前幾天才知道遊子這數年在法國很有名氣呢。」

「『蘇遊』嘛,你在她心目中跟理想之間是一個等號呢。」屠沁笑了笑,站了起來往廚房走去,「以後會很少機會煮東西給你吃了,今晚就讓你吃到動也動不了吧。」

我跟在屠沁身後,那是我每次來到她家的指定動作呢。她總是會忙上半天的親自下廚為我弄上三數道美味菜餚。

每次看著她的背影,和她熟練的下廚手法,我便會湧起無窮的內疚,卻同時有著點點幸福的感覺。

我把自己短瞬間不持久的幸福建築在屠沁的痛苦之上,這是我永遠也無以為報的一份情吧。

「如果遊子真的跟我回來,我們在香港的第一餐一定要麻煩妳。」我由衷的說:「這幾年很感激妳在我身邊。」

「Jaron,你說得很曖昧咧。」屠沁轉過頭來沒好氣的白了我一眼,「不只是因為我喜歡你的。遊子到法國去之前,我們談了一個晚上,她不只一次要我好好照顧你呢。」

我笑起來,把衫袖反起來,說:「來,今次讓我幫忙,不能每次也只是坐著等吃。」

「今晚的氣氛有點像『最後的晚餐』呢。」屠沁似是而非的說。

「對不起。」我苦笑說,為了我只能辜負她而說。

「別傻。這樣的事情,沒有說對不起的需要哦。」屠沁向我燦爛一笑說:「在最早前,我們大家也知道彼此的心意,我們都只是忠於自己而已。」

「妳也那樣說了,我還可以說什麼?」我抓抓頭。

「那就不要再說了。想幫忙嘛,可不要愈幫愈忙呢。」屠沁把大堆材料塞進我懷中。

今天是例外的,這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我感到跟屠沁一起,讓我舒服輕鬆。感覺很好。

在我幫著倒忙的情況下,屠沁跟我在廚房中忙了半晚,然後終於這艱辛的工作完成了。

把最後一道菜也端到餐桌上後,屠沁坐到我身旁來,像看著自己的兒子般看著滿桌的精美菜餚笑說:「這是給你訓練出來的成果,我將來的男人一定大飽口福。」

「不只是口福吧,妳將來的另一半可能是世上最幸福的男人呢。」我拿起碗筷,開始進食。那些菜至少有那麼一點點是我有份參與下廚呢。

「你已很久沒踢足球了呢。」屠沁也開始品嚐她自己的成果。

「94年到現在了。」我回想起來,「我還記得跟遊子和妳認識的情況。那是最糟的相識情景呢。」

「我前幾天遇到于華。」屠沁突然想起來,「聽說他爸爸的公司前年金融風暴中投資失利,被吞併了。」

不是屠沁提起,我也快忘記了這個人呢。于華曾經是我很尊敬的學長,但卻狠狠的出賣過我,印像中是一個很有能力,但妒忌心和佔有慾卻遠遠蓋過了他本身能力的人。

「『于達』是地產起家吧。」我想了想,說:「以現時的趨勢,地產市道糟糕的時間才剛剛開始。他會有需要我們幫忙的地方嗎?」

「幫忙?」屠沁不能置信的看著我。

「『宏圖基業』打算發展國內房地產是差不多十年前已開始了。上海投標的結果出來後,那大型的發展將需要更多這方面的人材吧。」我笑說:「『于達地產』在內地開發有點根基吧,互惠互利而已。」

「不說了。今晚是我們的『最後晚餐』,不要盡說這些煞風景的話題。」屠沁嘟起小嘴抗議。

她這麼有趣的樣子很罕見呢。沒想到一直感覺充滿女人味的屠沁原來也可以如此孩子氣。

我失笑的看著她,不知應該如何回應她這罕有的抗議。

「這是給你賠罪的。」屠沁倒了一杯紅酒,放到我面前說:「你每次想去找遊子,她都可以早一步離開,其實是我通風報信的。」

「妳以為我今次不會回來嗎?怎麼一副像要把一切交待下來的樣子?」我沒好氣的喝了口杯中佳釀說:「我早知道了。除了妳,我身邊跟她關係那麼密切的人似乎沒有第二個呢。」

「我是給你信心呀。這一次遊子逃不掉了。」屠沁吃吃的笑,「她跟我說過,這幾個月都要留在巴黎。好像是受邀為當地政府繪慶典圖像。」

我思海間掠過了一個畫面,看到了遊子一手捧著油彩色碟,一手輕輕握著畫筆,若有所思看著放在她跟前的雪白畫布。她的右腳沒意識的踢著空氣,頭髮隨著輕微的動作飄動…

這是我將會看見的情景嗎?我會就這樣寫意的坐在遊子的身後?我可以細心欣賞著她思考如何落筆的神情,然後一直看著她在白雪般的畫布上一筆一筆的染上各種色彩?


感受著氣流的翻動,四周的乘客們都變得沉默下來了。這已是今次航程中第三次遇到氣流了,我看著機窗外那厚厚帶電的雲層,嘗試什麼也不想的閉上了眼,讓那切痛的震盪排出感觀外去。

離開香港已經快十小時了,在這癲疲的機艙內怎樣也睡不著。一如以往我只選坐了一般的機位,跟其他乘客一樣吃著這航空公司特製的飛行餐,看著機上播放的電影,讓時間在這些平時難以靜下來做的事之中渡過。

可是由第四個小時開始,螢光幕給關掉了,燈光也轉為暗淡。機外反常的天氣帶著一波又一波的氣流包裹著這航機。

『放心,沒事的。』

是茵的聲音,是她久違了的聲音。

『您在呀?』我在心內笑說。

『傻瓜,我一直也在嘛。Jin。』茵在我腦海中亮相,向我展露昔我愛看的可愛笑靨。

每當我心內有所不安,擔心,失意,徬徨的時候,茵總會出現給予我支持。她就是這樣一直守護著我。

『怎麼您老是叫我Jin?』這是我十多年前便已經想問的問題了。

『Jean,正如遊子叫您兆宗一樣,那是一個密碼呢。』茵向我做了個鬼臉說:『我相信遊子跟我一樣,在最初的時候便已知道您是與別不同吧,而我們亦不想自己在您心目中是一般平凡的。』

『才不會呢,一直以來,您甚至遊子在我心目中也是獨一無二的呀。』

『女孩的心事,你這糊塗蟲那裡知道?』茵閉上眼的笑說:『有一個出色的情人,自己也要一直努力吧。想要配襯起自己的男人,女人都很拚命的做好自己。我相信遊子是這樣,屠沁也是這樣的呢。』

我說不出話來。在我思海中一直覺得男人便是為照顧自己的女人而存在,讓她不用為任何事擔憂傷神。只要自己做好便可以了,讓自己的女人了無牽掛的幸福生活。

『男人都是自以為是的笨蛋。』茵不屑的說:『Jin猶甚呢。』

我不自覺的抓著頭,對心湖中的茵說:『茵,您很喜歡遊子哦。』

『是呀,否則怎會安心把您這傻子交給她。』茵笑逐顏開的說:『你自我離去後便一直是讓人擔心的孩子呢。遊子比我想像中做得更好更好。』

我那裡是讓人傷神的孩子?是否自己的女人眼中,男人都是那樣子?

茵沒有回答我,然後機內廣播傳進耳內來了。這有驚無險的航程終於完結了。


未完待續
#1314



若喜歡川的故事與文字,請務必繼續看:

MVAD《魔音》出版10周年重啟擴充計劃
魔音樂土】 (原版)
魔音 MagicVoice》命運輪轉連載中
魔音》(MVP重啟版)搖滾熾熱連載中

川字房:傳送門
Matters上的川: 
#川說對話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
#咫尺之間的牽掛
方格子裡的川:
川說對話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咫尺之間的牽掛
Penana上的川:
川構思集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咫尺之間的牽掛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1314》#00 峽谷彩虹

《1314》#00 洛城初雪

《1314》#01 1314

2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