浩川

韋浩川 StanMiracle。 小說人、自由寫作人、電影編劇。 無可救藥的雙魚座。 出版過廿來部小說。 電影《廉政風雲-煙幕》(2019)編劇。 相信「不被祝福,始終走到最後」! 盼能一直以文字奏樂!

《咫尺之間的牽掛》#21 不可以

發布於
就連樂熙的父母,也將會知道貝盈與文彥是未婚夫婦的身分。就算他們自己不提,那好管閒事的韓家澤也會代他們公告天下,誓要全世界也知道。樂熙對自己的大哥,由本來的不屑理會,變成恨之入骨。很無聊!但卻極具殺傷力。縱然他倆現在的關係,只不過是久別重逢的老朋友……是昨晚大哥的飯局中,所宣佈的事?因為他那時候病得頭昏腦脹,所以沒有即時告訴他?所以,貝盈在簿子中寫下了那段留言…
特別鳴謝讓我漫畫化的好友,成就了《咫尺之間的牽掛》新專屬封面圖

這是在重申立場嗎?怎麼看在眼裡,一字一句,都滿載著不捨?

樂熙無奈地重重嘆了口氣。

「嗚嗚……」彷彿感受到主人的心情,盈盈也在樂熙腳伴低鳴起來。

「咇咇──」訊息像算準樂熙把貝盈的留言看畢後傳來。

但樂熙已經不知道,應該以甚麼樣的心情閱讀這則回應。

這一次,大概是他,花最多的時間去取出手機,查看訊息。

「你大哥果然是惡魔,提早一星期把我扔過台灣了。」

看見貝盈一如以往的文字「語氣」,樂熙有種仿如隔世的感覺。

「汪汪!」盈盈突然吠叫起來。

「妳想我怎樣?」樂熙臉上更為苦澀,沒精打采地垂頭望著盈盈。

「汪汪!」盈盈走到室內無線電話旁,又吠叫兩聲:「汪汪!」

「妳只見過她兩次,幹嗎這麼熱心?」

「汪汪!」盈盈鍥而不捨,又再走近來,人立而起,短短前腿往樂熙猛抓。然後又跑回電話前,放聲吠叫。「汪汪!」

樂熙看著盈盈重複同一路線三遍之後,哭笑不得地站起來。

撥電,接通。

「康貝盈!」樂熙聽得出自己的聲音有多牽強。

「怎麼樣?韓樂熙!」貝盈的聲線卻毫無異樣。

「我要來送機!」樂熙衝口而出。

「嗄?」

「我要來送機!」樂熙發現自己有點像討吃的笨小孩。

「我只是去公幹幾天。」貝盈似乎在那邊忍不住笑起來。

「是妳叫我別縱容妳的壞習慣,我現在便想到甚麼說甚麼呀!」樂熙也笑了。

「沒見半天,怎麼你又變了?」貝盈的聲音充滿喜悅。

「我知道,我變得又可惡又可恨,想要痛扁我一頓吧。可是我從來沒說過,我是好人呢。壞人,自然沒規矩。」樂熙看了看盈盈,小狗竟然在點頭?在鼓勵他?

「那麼你想怎樣?」貝盈沒好氣地反問。

「我要……」樂熙頓一頓,然後自顧自地笑起來,說:「妳到那邊,也要跟我保持聯絡!」

「一到酒店,立即上網,可以了?」貝盈笑出聲來。

掛掉線後,樂熙立即致電他那熱心的妹妹,繼而上網登入航空公司……

五小時後,樂熙身處機場,藉機場的無線網絡上網。

時間預算得頗準確,在他登入SKYPE不夠五分鐘後,貝盈也上線了。

「突然好想你,你會在哪裡──」手機響起來。

樂熙戴上免提耳機,沒有讓來電阻礙他兩手在鍵盤上遊走。

「韓樂熙!你在哪裡?」

樂熙仔細望了望通話視窗中,貝盈的留言。

怎麼一邊在跟他SKYPE通話,另邊廂卻直接打來了?

「SKYPE那個是妳嗎?」樂熙疑惑起來。

「很累,不想打字呢。」貝盈的聲音確實疲憊。「你怎麼不在家?恩恩說你要出門?」

樂熙壓根兒沒想過貝盈會致電到他的家,所以根本沒有與代他照顧小狗的妹妹交代過,他出門的事不能讓貝盈知道。

還沒出發,想給貝盈一個驚喜的這趟旅程便要泡湯嗎?

樂熙腦內不停打轉,在想著最佳藉口。

「你才剛剛病好,怎麼趕著去玩了?」貝盈擔心的竟是這件事。

「放心,我很好呀!」樂熙笑說。

「才怪!昨晚你才剛發完熱。」

「謝謝妳。」樂熙由衷地說。

「為甚麼?」

「謝謝妳管束我。放心吧!我得的是辛勞病,去趟旅行散心便好。」樂熙有點連自己也說服不了。

「我才不要管你。」

「康貝盈,告訴我。」樂熙突然認真起來。

「甚麼?」貝盈似被他的聲音感染。

「我今日看見某人在我那本簿子上留下一些話。」

「嗯。」貝盈吁了口氣。

「為甚麼?」

「只是看過好人寫了一大堆,所以不甘示弱。」貝盈反應快得就似一早已經想好答案。

「告訴妳一件事。」

「甚麼?」

「不做一件事,可以有千萬種理由。要做一件事,只需要一個理由便可以。」樂熙笑說:「我在妳寫的東西裡,看到那個理由呢。」

無言。

是默認?抑或想不到應該怎樣回應?

樂熙的確從貝盈在簿子寫下的字句中,看見一個足以讓他不顧一切的理由。

那是她的不捨。

「別再讓我任性了,好嗎?」再說話的時候,貝盈的嗓音帶點嗚咽。

樂熙大吃一驚。

「對不起。」緊張起來,他只想到這句說話。

「你沒有對不起我。」貝盈頓了頓,說:「知道嗎?聖誕時,我的家人會回來渡假……」

知道她仍有話想說,樂熙靜靜地等待。

「文彥會充當司機……」

這是意料中事。樂熙一直也知道,文彥與貝盈的家人關係就如摯親。

「你大哥,說要設宴款待他們……」

樂熙愕然。

這大哥是否有點熱心得過了頭?

「你應該也知道,你的爸媽那幾天也會回港,對嗎?」

樂熙當然知道父母返港渡假,連音樂劇的門劇,也已為兩老預留了。

但這跟那有甚麼關係?韓爸媽要回港,應該與貝盈父母毫無關係,不是嗎?

樂熙的疑惑沒有維持太久,轉瞬便想到關鍵人物!

韓家澤不是那麼白癡,搞甚麼家庭聚會吧?

「我似乎不姓韓。」樂熙不禁苦笑。「妳跟韓家的人,好像更熟稔。」

「他說老人家會悶,想他們有個伴兒。」

這種理由,大概沒可能推辭。韓家澤真狠!那大哥到底在想甚麼?別人家事也要管嗎?還是……

「他似乎知道我跟你的事了。」貝盈平靜地說出樂熙心裡的懷疑。

「呃……」樂熙這一次,真的再說不出話來。

「所以……」

所以,就連樂熙的父母,也將會知道貝盈與文彥是未婚夫婦的身分。就算他們自己不提,那好管閒事的韓家澤也會代他們公告天下,誓要全世界也知道。

樂熙對自己的大哥,由本來的不屑理會,變成恨之入骨。

很無聊!但卻極具殺傷力。

縱然他倆現在的關係,只不過是久別重逢的老朋友……

是昨晚大哥的飯局中,所宣佈的事?因為他那時候病得頭昏腦脹,所以沒有即時告訴他?

所以,貝盈在簿子中寫下了那段留言。

樂熙能夠想像到貝盈所承受的壓力。

就算如何捨不得,也無法抵得住的壓力。

「你知道,你對我這麼好,我怎可能捨得你?」貝盈連聲音也能透露出無限苦澀。「再見到你,再與你相處多一分鐘,我可能立即便會心軟,讓自己任性下去。如果真是這樣,我終有一天會受不住壓力,會想逃,會在你面前消失的。我不見了,你會怎麼辦?我一定會傷害到你的!」

樂熙彷彿能夠看見,貝盈的臉上,此刻正滑下兩行淚滴。

可是,他的雙手,似乎已沒辦法為她拭淚了。

原本,不是應該由他,讓她忘憂忘愁嗎?怎麼此刻,他卻變成她憂愁的根源?

他深吸一口氣,盡其可能地平靜,說:「小朋友,放鬆點。只要是妳的意願,我會配合妳。」

這已是他唯一可以做的事。

「熙,對不起。」

才剛頹然地掛線,電話便隨即再次響起來。

「韓樂熙,不可以呀!」是斯基的聲音,卻不像平常般親切,反而帶點責怪的語調。「我知道很難,但你必須……」

「你在說甚麼?」此刻,樂熙實在沒心情跟任何人瞎扯。

「你跟貝盈,不可以……」

應該是最不理會別人眼光的斯基,所說的這一句話,狠狠說進樂熙心裡去。

消息傳得真夠快,是大哥刻意安排的?樂熙發現,他真應該重新估計這大哥。

「我跟她只是好朋友,甚麼可以不可以?」他沒耐煩地反問。

沒再理睬對方,逕自掛線後,手機彷彿約定似的,又再次響起來!


未完待續
#咫尺之間的牽掛



若喜歡川的故事與文字,請務必繼續看:

MVAD《魔音》出版10周年重啟擴充計劃
魔音樂土】 (原版)
魔音 MagicVoice》命運輪轉連載中
魔音》(MVP重啟版)搖滾熾熱連載中

川字房:傳送門
Matters上的川: 
#川說對話》《#1314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
方格子裡的川:
川說對話》 《1314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Penana上的川:
川構思集》《1314
咫尺之間再戀上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咫尺之間的牽掛》#00 別離演習

《咫尺之間的牽掛》#01 突然好想你

《咫尺之間的牽掛》#02 失約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