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山出版

以春山之聲 Voice、春山之巔 Summit、春山文藝 Literati、春山學術 Academic 四個書系,反映時代與世界的變局與問題,同時虛構與非虛構並進,以出版品奠基國民性的文化構造。臉書:春山出版。

一位青年記者的追索:《真相製造》推薦序

發布於

作者◎李雪莉

謊言與假話是人類史的常態,但如今它們堂而皇之侵入公共領域的速度與廣度,仍舊令人咋舌。我難忘二○一七年一月美國NBC 電視新聞上,《會見媒體》(Meet the Press)的主持人陶德(Chuck Todd)追問白宮顧問凱莉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為什麼川普團隊會宣稱「這是歷史上最多群眾參與的總統就職典禮」,康威不帶愧色地說,這是「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s)。

只見陶德回應得很直接,「另類事實不是事實,而是謊言。」

公眾人物公然說假話,製造假訊息,被讀者和觀眾接收並誤以為真,這樣悖反社會倫理與信任基礎的「另類事實」,近年大行其道,假象變為真相,以假亂真的內容透過媒體與社交網站擴散,影響你我的公眾生活,甚至改變了我們對世界的認知。

記者的本職是求真。如今各國記者的嚴肅工作更遭逢前所未有的挑戰,荒謬不已的謠言假話進入言論市場,不但讓記者必須花更多力氣核實,還不確保能敵過假訊息的威力。例如,讓長輩們奉為圭臬的錯誤養生資訊、由中國官方製作並訴說新疆生活非常美好的洗腦影片,甚至邪教般的極端政治意見,透過各種網路管道如天羅地網般襲來。這些可以輕易找到證據推翻的謬見或偽科學,在短短數年間,出現在我們每天登入的社群網站與社交軟體,以及不少號稱為媒體的平臺裡,對民主社會造成的災情實在不小於天災與病毒。

我想,這是致昕撰寫此書《真相製造》的用意—既然我們都被壟罩在這個災情裡,又無法快速發明緩解的疫苗,不如好好鍛鍊自體免疫的能力。

免疫的方法是先瞭解我們所認知的世界被如何改變了。致昕把這些年他遠赴各國採訪與調查的足跡,完整地告訴讀者,原來我們每天所見所聞的內容有不少是毫無根據被惡意製造,並且被人們無防備地照單接收,而謊言與假象又如何讓不同的國家、社會、家庭與個人付出代價。

致昕記者生涯的養成過程很獨特,政大外交系畢業,曾待過創投、新創公司,在英國《金融時報》臺北辦公室做過駐臺助理記者,也在《商業周刊》擔任記者。他有個關注公共事物的心靈,曾參與g0v等行動組織,並在兩年半前從一位自由記者的身分,加入了我們,擔任非營利媒體《報導者》的副總編輯。

我前後擔任致昕的編輯約有六年的時間(在他還是freelance時就經常合作),其中的兩年半更是密切共事,而有機會理解這位年輕優秀記者長期的問題意識。他一直走在很前面,當多數人對新創與科技的聯想是商機,致昕更關注的是科技怎麼重塑人們的世界觀。於是,他很早就把假訊息、資訊戰、網軍等議題納入自己的選題視角,關照的範圍涵蓋歐洲、美國與東亞。

這個新興領域的採訪相當不容易:造假者使用的科技與手法嶄新複雜、訊息跨國跨界不易追蹤、證據的取得經常要耗費人力並且要跟時間賽跑(製造者通常會轉換網域或掩蓋網路足跡),而受害者和加害者面貌多元,在追蹤過程中也時常要注意來自駭客的資安攻擊。

除了克服技術和採訪的困難,我覺得致昕在處理這類議題時最為可貴的是,他並非冰冷描述這些造假方法,也不用泛道德的姿態書寫,他試圖理解,究竟是哪些人容易跳入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兔子洞(rabbit holes)?這些數位兔子洞是怎麼出現的?兔子洞裡的力場如何被創造和扭曲?

《真相製造》一書的開場,致昕帶著讀者看見十九歲聖戰士加入ISIS的過程。他的方式是直面地訪談聖戰士的母親,讓讀者跟著這位母親的疑問和思路,瞭解到原來多數聖戰士是被生活、娛樂、財富、認同等訊息(占九七%)所吸引,之後才被極端的仇恨資訊(三%)所壟罩,訊息一步步切斷年輕人與外界的連結,讓他們走入恐怖組織召喚聖戰的洞穴裡。

他也帶著讀者到北馬其頓共和國。我記得兩年前《報導者》在處理「跨國網軍與他們的產地」專題時,致昕找到一位來自北馬其頓共和國的「網軍教練」賽爾科斯基,他的名片上大剌剌地說自己是幫助川普意外贏得選擇的那個人(二○一六年的美國選舉被不少來自俄羅斯與北馬其頓的假訊息所影響,即便被證實影響了選情,也覆水難收)。

致昕沒有直接批評他們,而是保留其原話,讓讀者試著理解「操弄真相」在世界各國如何成為一門巨大的生意。因為他採訪的開放態度,讀者可以在其中更立體和深刻地瞭解在高失業率的國家中成為一位網軍,並不總是被陰謀論驅策,網軍說:「我知道這可能不是最道德的職業,但這真的改變了我的人生。」而網軍教練賽爾科斯基甚至在他的採訪下,提醒臺灣讀者:「你必須對一切保持懷疑,對一切小心。」

因為足夠的同理和好奇,讀者可以跟著一位記者的視角,目睹「真相製造」生態鏈的複雜和多元。

在這生態鏈裡,有政黨、政客、側翼組織,有利用數據操弄的資訊戰商人、有自媒體與內容農場等協力者。而生態鏈最下方的是容易受極端意見影響的脆弱者。而「真相製造」的光譜,從揶揄模仿、無心轉發的錯誤訊息、混雜真與假的偽裝新聞、一直到刻意傳遞偏見與仇恨而創造的假新聞(fake news)。

《真相製造》是一位記者多年的認真追索與積累,讀此書時,我感受得到致昕努力勾勒和拆解製造者的邏輯和手法,他希望讀者們知道,那些社團、粉絲頁、貼圖、以及生產者慣用的說法是怎麼按部就班生產出虛假資訊,形塑大家的世界觀,癱瘓民主。

在假訊息、帶風向的手法不斷進化和升級的黑暗時代裡,希望這本書能幫助更多讀者擁有判斷力和警覺心,同時也期待讀者能找到自己信任的媒體、記者、意見領袖,並鍛練自己批判思考和辨識的能力,提升對「假」的免疫力。

(本文作者為《報導者》總編輯)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