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phiaChou

台灣人,目前旅居日本中 喜歡閱讀、畫畫、創作、攝影、觀察與幻想 熱愛關心各類事物

小說_清朗的韶光(二)

攝於新宿おとめ山公園


他的生活環境沒有遇過這樣的人,

她感覺與他認識的人都不太一樣,隱約散發出與世無爭獨善其身的氛圍,表情動作還有說話語氣沒有過多的跌宕起伏,真誠不過於客套,溫婉而堅定,莫名有股讓人心安的力量。

一邊想著一邊啜飲手中的茶,等候的時間足夠他把洋甘菊熱茶喝完,靜謐且溫暖的春日黃昏,讓他不自主地沉沉睡去。就連非常輕微的開門聲響起,也沒吵醒入夢的他。

位於巷弄裡的住處,除了窗外隱約可聽見的鳥鳴與車聲之外非常安靜,過於大聲地開門肯定會嚇到屋裡的客人。她進門後瞥見客人低著頭坐在沙發上一動也不動,猜測對方大概是睡著了,便輕手輕腳地將裝滿食材的購物袋放到料理台,而後走向客廳。

她走到側邊的單人沙發,不發出聲響小心地坐下,看著眼前入睡的男人,男人表情放鬆,雙臂很自然的放在沙發上,頭低垂,眼瞼深閉,臉上的眼鏡有些快落下。

這孩子真的是把這裡當自己家了。她想著,不由自主地輕笑了一下。

入春後日照的時間漸長,她往窗外望了一眼,落日伴著晚霞傾入窗台,耀進整間屋子,讓人有種歲月靜好的錯覺。

不知她就這樣陪著他睡了多久,直到房子漸漸暗了下來,他才悠悠地轉醒。

「餓了嗎?」她面帶笑意語氣溫和,輕聲的開口。隨後,她站起身,將屋內的燈打開。

燈光使他瞬間清醒,這才意識到自己在別人家中。他坐直了身體,將眼鏡戴好,忽然的燈光令他有些炫目,他皺起雙眼。

「嗯。」他非常簡短的回應,聽不出任何情緒。看著她進入廚房,洗米煮飯炒菜燉湯,動作俐落且有條不紊,她十分專注,絲毫不在意有個人就這樣看著她忙活。

「都是些簡單的菜。」她在手端料理走向客廳茶几時說著,他趕緊幫忙將桌上的書疊堆到一旁。

她把盛好飯的碗遞給他,並給了他一雙筷子,自己坐到單人沙發上。溫熱的米飯順著熱氣將香味帶進鼻腔,即便是餓了,他也十分緩慢優雅的進食,不使鐵筷與白瓷碗交碰時發出過大的聲音。

中午和瑋俐在餐廳吃飯時並沒有過多注意他,但現在餐席上也只有他們兩個人。眼見他優雅的用餐動作十分自然,感覺對方不是因為拘謹使然,而是自身已成的習慣。

「平常課業忙嗎?」她忽然劃破寧靜開口問。

「還好。」是挺忙,但他應付的來。

「除了上課,平常都做些什麼?」語畢,她將一口菜送進自己嘴裡。

「看書。」果不其然,這孩子不太碰手機,感覺就不是喜歡玩遊戲那一類型的人。

「不找朋友一起出去玩嗎?或是參加社團之類的?」她把口中的食物咀嚼嚥下後,將話題轉往社交方面,並輕聲放下碗筷看向他。只見他沒有任何表情,依然十分優雅的進食。

「沒有。」他習慣自己一個人,也喜歡自己一個人。

幾句話間,他將大部分的話都省下了。

她感受到對方絕非不會說話,也不是厭棄與她談話,只是單純不愛聊天,她便不再多問。

以這樣近似孤僻的性情,沒有朋友也是無庸置疑。會來她這裡興許也是這個原因,看樣子她莫名其妙收容了一個貌似想蹺家的大男孩。

「還夠吃嗎?」她在他吃下最後一口飯的時候問道。

「可以。謝謝。」他朝她淺淺的笑了一下,簡約的話語中帶著真誠。他不是什麼美食饕客,也沒有特別大的胃口,這頓飯對他來說已經很美味。

「那就好。」不知道對方喜歡吃的食物,週日傍晚的小超市也尚未補齊貨物,她也只好有什麼食材發揮什麼,也好在對方並不挑食。

用餐畢,她將碗筷洗了個遍,而後取出筆電,盤坐在單人沙發上,忙著校對明日週一需要的匯報內容,而他依舊坐在雙人沙發的一側,安靜且不打擾的翻看她的書。

屋裡只有手指敲打鍵盤的聲音與書本紙頁翻過的沙沙聲,氛圍安靜且讓人聚焦投入。

時間流逝,他的手機震動提醒了他。是姊姊來的訊息,說明與陳經理一家交誼的餐會已經結束,詢問弟弟什麼時候會回家,這才發現時間已近十一點了。

「我該回去了。」他開口的聲音,讓她專注在筆電裡的目光轉移向他。

「啊,已經這麼晚了。」她瞥了一眼筆電上的時間,「我送你下樓。」

他點點頭,換回他的跑鞋,隨屋子的主人走下樓梯。樓梯間昏暗的日光燈,伴隨著隱隱約約從各門各戶裡流竄出的電視機與談笑聲,有別於黃昏時的寧靜。

出了公寓大門,剛入春的晚間仍帶了些寒意,她不自主的稍稍抱緊了雙臂。

「快回去吧,路上小心。」

「嗯。」他踏上柏油路,轉身看了她,「我還能再來嗎?」

聽聞,她揚起嘴角的輕笑了出聲。路燈微弱的黃光灑在她有些疲憊的臉上,眼神依舊帶著溫柔。

「可以。」


ーーーーーー


此後的半個月間,他只要不忙報告考試或家庭聚餐的時候,就往她家跑。如遇到她加班晚歸,他便在自己的車內等著,連春雨滂沱的今日也不例外。

他總是會等著她一起晚餐,除此,其他的時間也都只是端坐在沙發上翻看她的書,來一次看完一本就回去。不主動說話,也不會特別要求什麼,就像屋裡的一樣尋常擺件。

「這本很好看,」他忽然開口。剛從廚房洗好碗,拿了兩杯水走向客廳的她有些驚訝,「我很喜歡。」他聲音青澀且低沉,卻帶著一絲雀躍。他拿著那日她在書店買入的書續說著,然而那幾本新購入的書她還沒有時間好好的讀。

「是嗎?那你等我看完,我們交換心得。」很少聽到他主動開口,她很是意外。將兩個水杯放到茶几上,坐上單人沙發,微笑著與他定下約定。

雖說非常喜歡這本小說,但他全部看完一次後,重新再翻就不再看完它。內容的結局讓他不是很舒心,卻作為這本小說的整體,這樣的結局是必要的,並不會減低他對其的喜愛。

那種不白不黑,不悲不喜,有別於烈日晴天或者像現在一樣的滂沱大雨,較似清明時的陰雨那般,介於灰色調一樣的晦暗結局,令他很難釋懷。

「嗯,等妳。」他答道,不知道面前這個跟他性情相似的女人,看完這本書是否也有一樣的想法,他很想知道。

「今天雨下這麼大,你要不要早點回去?」她忽然轉換話題開口問道。

他大約都是在她家待到十點左右離開,但她的住處跟他念的大學與家都是各個不同的方向,往返路程有些遙遠,這大雨一時半會兒不會停的。

「這幾天肯定還會持續下雨,」她看向窗外,雨打的玻璃上只見模糊的路燈黃光,「過陣子天氣好了,你想來再來吧?」話語的聲音溫柔且平靜,不帶逐客,而是充滿關心。

「嗯。」他聽聞點了點頭,臉上閃過一絲失落的神情,但很快就將表情收起來,離開了她家。

大雨使得路上的交通壅塞,只能緩慢地開著車,雨聲嘈雜,在車內只有引擎與空調聲的寧靜裡,心中如雨紛雜交織的紊亂情緒,無法言語。

他花了比平常還要長的時間才到家,將車停妥後並沒有下車,就一直坐在車內。

剛下班停好車的瑋俐看見了弟弟在他自己的車內,且敲了敲副駕駛座的車窗,有些嚇到車裡沉思的男人。他將車窗按開一些,不讓雨淋進車內的程度。

「到家怎麼不進去啊?」瑋俐打著傘帶著疑惑的神情問著車裡的人,她的香水味順著濕氣的風飄進車裡,「怎麼啦?心情不好嗎?」

男人看著她,搖搖頭。

「雨挺大的,快下車吧,我們一起進去。」瑋俐催促著,繞到駕駛座的位置,幫他打開車門,將傘與他共撐。

「吃過飯了嗎?」她關心的問著。見對方點了點頭,鎖好車門後,她將傘交給高個子的弟弟來撐。

「你最近好像都挺晚回來的,」她近期也因為工作忙得很晚才回家,但還是留意到自己的弟弟這陣子時常晚歸。「去哪兒了呢?待在圖書館嗎?」

眼見他表情有些黯淡,依然沈默無語。

該不會是交女朋友了吧?瑋俐心想著,不過她很快就覺得這想法不太可能,自己的弟弟多少還是了解的。

「如果你願意去多交交朋友是好事。」她微微地笑了一下,縱使弟弟不開口提任何一個字,但她看得出對方心情不好,他這年紀要心情不好大概就是交友上面的事情了,「我知道你不喜歡聊天,但是這樣是很難與人交心。」隨後她收斂了笑容,她只是想將嚴肅的話題開啟的不要太讓人無法接受,「很多事情你不說出口,是沒人知道的。」

對方不發一語,她抬頭看了他一眼,想確認他是否在聽。

「尤其是這裡還有這裡的事情。」她續說,並分別指了指自己的心窩與太陽穴的位置。

「現在你還年輕,真的有一天,遇到了認真想好好相處的人,說不出口的話,先在心裡整理好然後寫下來也可以啊。」最後她臉上再度搬回笑容,將有些嚴肅的話題終結。她不曉得這些建議對方會不會親身實踐,也不知道是不是能解了對方看起來鬱悶的情緒。

談話期間,他只有點頭並沒有任何回應,三兩句話的時間,他們已經走到家了。

這場春雨間歇性的持續了快一週,這一週間他非常聽話的沒去叨擾她,反而是經常將手機裡與她的對話介面點開又返回。

他順著姊姊的建議,本想跟她說點什麼,反倒不曉得要怎麼開啟話題才好,人際關係上的事情,遠比課業還困難得多。

這天他如往常課後回到家,家裏依舊空無一人。大家回來的時間都不一定,母親總在早上將料理準備好放在冰箱裡,誰晚歸或餓了,自行取用。他與家人很少有機會聚在一起晚餐,同住一個屋簷下,卻是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即使能共同吃飯,也都經常參了外人。

每每他自己獨自在家吃飯的時候,非常安靜。他十分習慣這樣的寧靜,也讓自己吃飯的聲響不要打擾了俱寂的萬籟。

他想起了跟她共進晚餐的時光,同樣是寧靜的。有她陪著一起吃飯,在那樣適當且平靜的空間裡,增了幾分溫暖,也讓心裡產生難以言語的安心感。

與她的對話記錄依舊停留在春雨鋒面剛到的那一天,他詢問著是否可以過去找她。在那天晚上他離開後,深刻感受到一股莫名的苦澀,之後的這幾天,他慢慢消化出那種說不出的感受,就是寂寞。

他一邊將微波好的食物送進嘴裡,一邊盯著手機螢幕,然後把她的名字「王晏禎」輸入社交平台的搜尋框中,螢幕上熠熠的列出同名的帳號。

到底哪個是她呢?他思忖著,同名的帳號都點進去細細的看了一輪。幾組帳號看下來都無法確定是不是她,他有些挫折。不過社交平台的個人內容很多都是包裝過後的,也許只是他沒好好留意,他想著。在一頓飯的時間裡,又將幾組這個名字的帳號再看了一輪。

折騰一番,他仍然沒能找到她的帳號。

他搞不清楚自己這種想了解對方的心情,深感鬱悶沮喪且思緒紊亂,如此食不知味的晚餐吃了一個禮拜,他煩悶的責怪這場春雨。

許文翰:「這幾天還好嗎」

他思考良久,終於將訊息發出,這也是他這陣子一直想關心的。對方的訊息回得有些久,還是讓他等到了。

王晏禎:「還可以,跟平常一樣」

許文翰:「等等能去找你嗎」

看著窗外的雨停了,他小心翼翼的詢問著,心中忐忑。

王晏禎:「是可以,不過天氣還不太好,想來的話路上小心」

許文翰:「嗯」

王晏禎:「我還沒下班,可能要等一下,晚餐你先自己吃」

他眼底散出了久違的喜悅,將車鑰匙帶上,決定直接到她家樓下等她。

大約兩個小時,他在路邊把一本自己放在車上的書翻完了,才遠遠的見到她緩步走來,他下了車。



--------清朗的韶光(二)完




小說_清朗的韶光 (一)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