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吕频被指包庇性骚扰犯”,我理了一下我看到的信息

女权词汇空洞化,我们该怎么办?

大兔

1.北美女权群是一个实名群。2.如果需要群主和群友做法官和陪审团,没有可能“被告”和“原告”是谁都不知道,逻辑上不可能且实践上不可能

吕频:假女权真网暴,公号“哲学社”诽谤黑文真相

大兔

我感觉我并没有笼统地归于“大佬”,因为我的文章分析了大佬权力从何而来,责任从何而来。

本站用户“大兔”郑楚然被警方带走

大兔

我被带走,被问及了之前王小嗨及其支持者在网上“告密”的内容(关于尖椒部落涉及境外势力等问题)。现在我已经回来了,但是风险依然还在。谢谢大家关注

做一名“女权大佬”是一种怎样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