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 Huang

大齡斜槓少女 / 人妻進行式 / 關注議題包含但不限於人文關懷、社會公益、在地故事;近兩年的視角多放在底層、貧窮、性別 / 喜歡觀察遇見的每個人 / 常常讀書、偶爾寫字 👇不定期出沒於下列平台,歡迎追蹤交流👇 linktr.ee/snowhuang19

最震撼的是自己成了豬隊友(Liker ID: snowhuang19)

其實我一直到今年才認清,我可能不適合有同事,至少至少,不能是團隊裡最菜的那一個。

Photo by Anthony Tran on Unsplash

身為一個斜槓,我上過班,也接過案,中間還一度跑回學校再唸碩士。但從今年往回推的前兩年,我沒有一份進辦公室的工作曾經維持超過三個月。

我自己形容這是一種「職場過敏」,我勇於進入自己有熱情的領域、渴望一展長才,也在察覺這個職場不適合自己的那一刻,勇敢選擇離開,就像避開過敏原那樣。

但在無意間看到前同事G的筆記本的那一刻,我才發現自己以為的「勇敢」,竟然是別人眼中的白目⋯⋯


稍微補一下脈絡,我唸的碩士廣義來說屬於文創產業,我自己的論文則定調在社區文化保存。所以研究所畢業之後,我就沒有打算要進商業取向的大公司,歷經了幾份工作都是中小型NGO組織。

G是我最近一份離開的小組織工作裡的同事,雖然年紀比我小,但以年資來說,早了我一個月進組織,勉強算是「前輩」。

但其實除了同事的身份之外,我們還曾在另一個社區組織裡擔任過同一期志工,分別協助不同的方案;既然不算完全不認識,當我們知道彼此即將一起工作的時候,其實都懷抱著挺正向的期待。

雖然小組織通常都是一個人當好幾個人用,但還是有大方向的職務分野。我的職務比較偏行政,有大量的文件跟作業規則需要熟悉,執行上也需要較為耐心與細心。而G跟另一位同事的職務則比較偏社工,主要負責陪伴個案,也比較常跑外勤。但除了職務上的分野,我們組織還有辦公室跟現場的區別,現場工作屬於外勤的一部分。

有人主外、有人主內,理論上應該合作無間才對,但到職兩週左右,我就覺得有些不太對勁。


一開始是我發現職務內容跟我當初和組織負責人(後面會簡稱老闆)談的不太一樣,以老闆的理想跟規劃,他希望我在兩週左右應該可以到現場一起分工,也就是說,我的工作會有一半在辦公室,一半則在現場。

但我實際到職之後發現,行政要處理的雜務實在多如牛毛,我希望能先理出個頭緒再往下進行,否則處理的都只是事件,但真正的系統卻還是一直製造層出不窮的問題。所以我開口跟老闆協調,是否能多給我一些能在辦公室熟悉作業的時間,晚一點再進現場。

老闆答應了,也當下拉了所有同事(好啦總共也才三枚)一起開會討論。雖然歷經一番討論、幾次沙盤推演,最終的結論其實跟沒討論之前差不多,但我真心感謝老闆有把我的需求聽進去,而不只是希望我單方面忍耐。

後來我開始進現場了,畢竟自己大多數的職場經歷都是跟文書相關,一開始對於需要大量身體性勞動的現場作業,我其實有點吃不消。附帶一提,我的行政內容還包含組織會計,會經手大筆金錢,而我自己並不是個擅於處理金錢的人,於是這也成了我極大的壓力源。

其實我知道老闆跟同事對我都很好,總是說著有問題盡量提出來,我們都可以為你解答,但很無奈的是小組織真的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慢慢等你熟悉上手。而每次看到比我才早到職一個月的同事們可以游刃有餘的處理手上事務,不論是辦公室行政或是現場作業,我都好生羨慕。


大概是到職將近一個月的時候,我開始覺得G對我的態度變得不是很友善。

因為NGO通常需要依靠政府方案才有經費營運,核銷跟接受督導(有點類似商業組織的稽核)就是NGO的日常。在我們執行的其中一個方案,我負責的是經費核銷,G則是負責應對來考核的督導。

有一次,督導來考核時提到,有一個之前多次催促我們要補上的資料一直沒補(所謂的「之前」是在我到職之前)。那天剛好G不在辦公室,所以就由我去應對督導,當下督導提醒我要趕快把資料補上,事後還寄了email來提醒。

等隔天同事們一起聚在辦公室處理各自事務的時候,我提醒G昨天督導提到的事,請她去看email。G立刻回應說,那就讓我去處理就好,我當下有點不解的問,為什麼是讓我去處理,沒想到G竟然以冷到要結冰的口氣回應我說:「這本來就是你該處理的工作。」

當下的我有點黑人問號,但感覺G非常篤定,另一位同事似乎也沒有要出來說話的意思,我也就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事後默默再去跟老闆確認一次,我跟G之間的分工界線。雖然老闆的回應驗證了我的疑慮沒錯,但他表示這只是小事,G可能是最近工作壓力太大,就讓我辛苦一點去幫忙處理就好,這件事也就這樣結案了。


又有一次,印象中連續上了兩天現場班,到了第二天的我明顯有點精神恍惚,而且因為前一天太累的關係,我忘了執行一項現場工作必備的工序,於是當天到了現場才匆匆補做。那天原本G是休假的,沒想到就這麼剛好,另一位同事忘記帶現場工作必備的某樣東西,只好拜託G送來,於是讓她硬生生目睹我正在現場補做的事實。

關於這個「忘了做而補做」,另一位同事跟G的反應截然不同。我當下當然是很緊張且帶著愧疚的,但在G還沒出現在現場之前,另一位同事聽到我說忘了做,就只是淡淡的請我趕快到旁邊補做就好。沒想到G看到我正在補做,竟是把我罵了一頓狗血淋頭:她義正嚴詞的對我說,現場每個人都跟我一樣累,但儘管如此還是會把該做的做好,不會發生當天才補做這種事。

但我覺得當下比較重要的應該是把這事補做好,而非聽G訓話,所以我試著先打斷她,希望她可以不要選這時候生氣,先讓我把該做的事做完。沒想到G聽我這樣說反而更生氣了,當下一把搶過我進行到一半的工作說:「那我來!」就這樣幫我把工作完成,後來一直到她離開現場之前,我們都沒再對彼此說過一句話。

過沒多久,我就在一次跟老闆的長談後提出離職了。


終於要寫到跟標題相關的這一段了,如果可以,我真的希望自己從來沒有打開那本筆記本,就像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一樣。

在我提了離職之後,跟老闆約好會再待一個月,等他找到接替的人選再離開。於是那一個月就跟之前沒什麼兩樣,跟G之間也因為之前累積的摩擦事件,後來都只有公事上的交談,彼此算是相安無事。

那一天,又是一個忙到翻掉的節奏,G先下班回家了,我還在辦公室裡挑燈夜戰,對抗核銷大魔王。因為長期自由工作的習慣,我離開辦公室時通常會把東西都帶走。但那天G不但把筆電留在辦公室,也留下了她用來記錄工作重點的筆記本。

就這麼剛好,隨便翻開某一頁,就看到我自己的名字,原來之前並不是我的錯覺,G對我的態度何止是不友善,在筆記本裡,我還直接被貼上了「豬隊友」的標籤!

匆匆看過她的筆記本關於我的段落後,我拼湊出這段時間的來龍去脈:看來G覺得直接找老闆討論的我意見太多,沒完成自己的工作還一副沒事的樣子,甚至因為我工作的上手速度太慢成了所有同事眼中的大麻煩,她卻不知道該如何跟我溝通,所以總是擺出那副冷冰冰的態度⋯⋯

雖然當下有點難過,但也更慶幸自己很快就發現這是一個不適合我的職場,也終於讓我放下了離職到底對不對的心中大石。這份工作雖然只持續了短短不到兩個月,卻讓我學到了寶貴的一課:要承認自己的有限,還有認清自己可以發揮專長的環境跟角色。

說到底,人人都可能是他人眼中的「豬隊友」,人生經歷與個性特質本質上的不協調,本來就容易有許多的摩擦與衝突,找到價值相近的工作夥伴談何容易。這也是我後來比較喜歡自由工作的關係,只要把自己該做的事做好,不會有人干涉你會不會「做人」。與其一直去溝通希望別人配合,不如學習倚靠自己這個永遠不會衝康你的夥伴:)

寫這篇的過程超級痛苦,好幾度把草稿丟著喘口氣才能繼續,雖然沒什麼負能量,但我盡力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區活動提案:最____的職場豬隊友

2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