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藍

來自馬來西亞,砂拉越古晉的無聊男子。

生活 | 買菜男

 (編輯過)
兩年多下來,我從一個對蔬菜瓜類不是很熟悉的人到現在已略懂,總算知道自己吃的蔬菜叫什么名字了。

疫情爆發後,顧及老人家健康,不讓到人多地方,所以這兩年多來我跟妹妹開始負責為家裡採購糧食及日用品,一星期一或兩次到百貨超市採買。

為了避免麻煩,能一次性採買蔬果及日用品,決定放棄去傳統菜市場,而去有提供蔬果百貨超市購買。

兩年多下來,我從一個對蔬菜瓜類不是很熟悉的人到現在已略懂,總算知道自己吃的蔬菜叫什么名字了。

我們固定的每星期三或四到離家15分鐘車程的平價百貨超市采購。一進超市大門我們第一先奔向雞蛋區。2年多前的一托30粒雞蛋,分等級從9馬幣到11馬幣左右,現在一托已經漲價到12馬幣到13馬幣左右,顯示我們已經來到高通貨膨脹的時代,手里能用的錢更少了。

接下來就是蔬菜區,這里跟傳統菜市場最大不同是,幾乎所有的蔬菜都是包裝好的,不同蔬菜有不同的價格,從2馬幣到4馬幣左右,數量當然有不同,但都是三把左右。

我首先看有沒有奶白菜,這是媽媽鐘意的菜。奶白菜外型株型中矮肥,葉柄寬厚為奶白色匙羹形,葉片圓形綠色。媽媽都是下油配一點素料快炒,口感不錯,我自己也喜歡。

奶白菜不貴,一包大概有五到六顆,價錢約三馬幣多。接下來大多數是買菜心、芥蘭、油菜、紅梗莧菜等。之后就輪到馬鈴薯、包菜、白菜、紅蘿卜及西蘭花,這些都是秤斤兩計算,馬鈴薯最便宜,有時候1公斤才近2馬幣,最貴也很少超過4馬幣。白菜,西蘭花就貴多了。往往一粒白菜超過10馬幣。

此外,還會買小玉米、番茄、番薯、毛豆等,但不買長豆,因為健康及體質關系,我、我爸,我妹都不能吃。 選購完必買的蔬菜后,我就跑去看看蘋果,通常會選擇一包里面有10粒的小蘋果,價錢10馬幣左右。奉行一天一蘋果,醫生遠離我的政策,偶爾還會買木瓜或者香蕉。價錢都在4到6馬幣。

現在的我十足一個買菜男,還會比對價錢。

我很小的時候住在木屋區,當時爸爸工作忙碌,一大早就出門工作,家附近由沒有菜市場,媽媽要買菜就是每天早上等待菜車的到來,菜車就是一個小型移動的菜市場,由貨車改裝而成。里面裝滿蔬果、魚類、肉類,干糧等。

當時除了菜車之外,晚上還有面包車,那時不像現在到處都有面包店,面包車的出現,方便人們容易購買到面包、蛋糕等,作為隔天的早餐或者當晚的宵夜。

爸爸生病接受治療期間或康復直到現在,我已不讓爸爸駕車了,所以疫情前載媽媽采購的工作自然落在我身上。采購的地方,每過了一段時間就會換地方。

那時候去最多的是一棟靠近砂拉越河的傳統菜市場-畢打拿菜市場,跟其它菜市場沒有多大分別,是一個開放式空間,地板永遠是濕的,空氣里摻雜許多氣味,有新鮮蔬菜、肉類、魚腥味等。

傳統菜市場也是一個有人情味的地方。雖然媽媽一周才去一次,但一直光顧的攤位攤主會認得媽媽,有時候會多給一把蔬菜,算便宜一些,也會提醒如何看新鮮不新鮮,甚至教要如何煮及配搭。

傳統菜市場也是一個擁有人間煙火的地方,在早上劍鋒時間走進傳統菜市場,眼前就是人山人海川流不息,熙熙攘攘的,看著一排排的蔬菜、魚雞豬牛攤,顧客的腳步聲,顧客與攤主討價還價、聊天及吆喝聲都混成一片,是個熱鬧存滿生活氣息濃厚的地方。

這些百貨超市都感受不到,大家都保持禮貌走路推車、甚至說話都小小聲,更沒有討價還價或吆喝聲。所以媽媽可以在傳統菜市場走上一個多小時,我在百貨超市半個小時就可以搞定全部。

不管疫情何時結束,或者結束後,我這個買菜男會繼續幹下去,希望有天能挑戰到傳統菜市場跟老闆討價還價買上幾把的青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