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樹的流浪之歌

一名喜愛戲劇與咖啡的日文翻譯,一名熱愛旅行與書寫的街頭藝人。 民謠|書寫|行旅|跑馬|劇場 Matters文章索引: https://nice-crayfish-628.notion.site/d848efa3d05d45b5ba89ebbaee03a020

拜訪聖誕老人┃芬蘭‧羅瓦涅米

 (編輯過)
在綿綿細雨中,背著全身25公斤裝備,走了1個半小時的路,最後終於在4點15分時,才抵達了聖誕老人村。他老人家都快下班了。

這世上才沒有聖誕老人。

記得幼稚園時的聖誕夜,當看穿眼前的聖誕老人,只是園長假扮的之後,我就開始如此確信著。

離開Sampa家的隔天,我花了700台幣,在羅瓦涅米的客棧,整整待上了20小時,才捨得離開有床的室內,繼續開始北歐的流浪。

眼前的目標很簡單,搭便車一路往北到挪威北角-世界的盡頭。而在這之前的任務,就是親眼去看看,我從不認為真實存在的人物。

正午12點準時從客棧出發,走了1公里到能招車的地方,將近兩小時過去,沒有任何一輛車停下。雨一直微妙地下著,7公里外的聖誕老人村,用走的便是了。

徒步去找聖誕老人

才上路沒幾分鐘,雨就跟我開了玩笑,讓我得趕緊找亭子避雨。等雨勢小些之後,再試著去路上招車,一名車主停了下來,卻發現我行李很多,揮了手開走了。

在綿綿細雨中,背著全身25公斤裝備,走了1個半小時的路,最後終於在4點15分時,才抵達了聖誕老人村。他老人家都快下班了。

聖誕老人村的門口是個商店,商店往裡走有條長廊,聖誕老人就待在長廊盡頭的房間裡,等著遊客的到來。

聖誕老人在走廊盡頭等著你

在我前面的兩個遊客含蓄地打開門,跟聖誕老人打完招呼後,沒進門就匆匆離開了。

我背著行李,默默地走進房間。

「你叫什麼名字?」聖誕老人問。

「我叫Naoki。」

「喔,所以你來自日本?」聖誕老人好奇著。

「不,我來自台灣。」

「喔,台灣,是台北嗎?」聖誕老人想都沒想地說。

「對,你知道台北?」我眼睛一亮。

「知道,我還知道桃園、新竹、台中、嘉義。」聖誕老人如數家珍般地說著。聖誕老人居然這麼熟台灣各縣市,甚至也會說些日文跟中文。真是個博學多聞的智者。

「所以你現在在旅行?」聖誕老人接著問。

「對,我正在環遊世界,從越南開始一路經過8個國家來到芬蘭。」

「你搭便車來的嗎?」

「對,但我今天在羅瓦涅米招不到便車,所以我今天從羅瓦涅米走來。」

「你的背包上有帳蓬跟墊子呢,看來你也在外頭露營。」聖誕老人實在很懂得找話題。

「對,而且我也使用沙發衝浪。」

「你是個特別的旅行者,我必須送你一點小禮物,來,我們來合照吧!」聖誕老人笑著。

「啊,聖誕老人,不好意思,但是我可能沒有辦法負擔30歐。」 我在來之前查過,跟聖誕老人合照,要取得洗出來的照片,必須支付30歐。

「沒關係,這是我要送你的禮物,你也有電腦吧?我們也有電子檔給你。」 我聽了開心不已,聖誕老人人也太好了吧!

「我可以唱歌給你聽嗎?」我說。

「當然!我很樂意。」聖誕老人溫暖地笑著。

我迅速準備起吉他跟口琴,急忙調過音後,唱起Norwegian wood。聖誕老人很捧場的打起拍子。唱完歌之後,我送了一張台灣明信片給聖誕老人。把卡片拿給他後,跟他握手時,發現他的手真的好大好厚。

「請問您今年幾歲了呢?」我不禁好奇。

「喔,我已經快要400歲了。」他淡淡笑著。

他的眼神裡絲毫感覺不到他在說謊,回答時也沒有任何猶豫。真是敬業的偉大演員。 表演時美麗的小精靈在旁幫我錄影及拍照,最後把沖洗出來的照片跟電子檔一併給我,另外還讓我挑了兩張明信片帶走,我後來仔細算了一下,我大概拿到了將近要價台幣2500元的禮物。

聖誕老人每年會收到超過50萬張的卡片

短短十分鐘左右的交流,好像做了一場夢一樣,可以跟他聊天就很開心了,沒想到居然收到禮物,不愧是受小孩愛戴的王者啊。 我在旁邊的小空間收拾我的行李,接著進來了四位男士,聖誕老人也熱情地招呼他們一起拍照,之後並打折給他們,但一張沖洗照片還是要價15歐,我暗自竊喜著,笑著走出了房間。 出了房間後,在附近的北極圈線,請路人幫我拍照留念,便繼續回路上搭便車。招手不到五分鐘就有車停下,一問對方目的地,就是我今天的目的地-伊瓦洛。

聖誕老人的氣場也太強大了。

我搭了將近三個小時的便車,來到270公里遠的小鎮,進到附近店裡吃著披薩,最後因為下雨的關係,我把帳篷搭在顯眼但無人的公車亭下,在天仍大亮的夜裡,慢慢咀嚼著今天的發生。

這世上才沒有聖誕老人。

我收回這句話。

2019.05 in 芬蘭與聖誕老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搭便車到你家┃芬蘭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