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心心

醫檢師登出中。 【轉職路上x 情緒覺察 x 學習動能】 【我的其他連結】https://linktr.ee/sinsin.tw

★我在南投長大★我不是南投人

發布於
南投山上一處

「妳是哪裡人?」這是我最討厭的問題。

我是南投人,但你別問我南投事。我只能抱以尷尬地微笑搖頭說不清楚。

小學搬來南投中興新村,下課時間大家都講台語,認為我是外省人,笑我不會講台語。當開始會用台語回話,老人家還是第一時間會問我是不是外省人。我說我不是外省人,人家問我爸媽哪裡來,我說花蓮。他們就會回:那你就是原住民囉?(冏)


:我不是外省人我也不是原住民。

::那你是哪裡人?你不是閩南人啊!還是你是客家人!?

人生最常遇到的大哉問就是:妳是誰?妳從哪裡來?妳為什麼搬來這裡?

長大後我突然發現,原來從小我就在接觸這種哲學問題啊!!(笑)



我既不是外省人,也不是原住民,不是閩南人,也不是客家人。


為什麼非得要歸於一類不可?但我時常就是這麼格格不入。到了台北,用了台語回了店家的話,就會被說,妳不是台北人齁?我就會笑說,我是啊!!我的身分證是。每每聽台北的朋友說小時候沒人講台語,也沒人會猜誰是本省人誰是外省人,真讓我好生羨慕。但我住過台北半年卻不習慣台北的生活,我真的不是台北人....

我只是身分證上的台北人。


主觀上我覺得自己不屬於南投,但我卻在這裡長大。直到現在我還是不會說我是南投人,我會說我家在南投,但我不是南投人。我其實不喜歡南投。因為都是小時候霸凌的回憶。逼著自己了解融入同學在笑什麼講什麼,但我還是覺得自己誰也不是。即便在台北,那些把台語當低俗還假裝不會台語的台北人也很讓我倒胃口。它不過就是個語言,是個中性詞彙。會講不會講或會聽不會聽都只是溝通的方式不同,幫他上色定調的人才是最奇怪的。


對現在的小朋友來說聽不懂、不會講沒有關係,很正常。但我的小時候,那些大人卻老令我感到尷尬跟奇怪,好像不會說是一件很嚴重的事。現在台語聽得懂也會簡短回話,但終究怎麼講都講不輪轉。


唯一可以認證我是南投人,就是我經歷過921,我沒有其他南投人心裡創傷來得多,其他鄉鎮的朋友是經歷死別,對外交通阻斷、停水停電很久,而我們其實是平安無事的。雖然也有停水停電,但時間好像不長,我僅有的印象是為了看看能不能撥電話出去,拿起話筒突然聽見花蓮的朋友的聲音,說是打了兩三次了,但我們都沒有響鈴。再來有印象只有一段時間,我爸爸都去專門灌溉田的圳寮挑水回來,我們煮水擦澡。


「練習語言就是交一個道地的男朋友,妳會進步神速。」艾蜜莉在巴黎 裡有個巴黎男子說的。(笑)我交往過道地的南投人,那時跟著他釣蝦、也跟著去山溪看他釣魚。台語開始比較會說,也是他教我的,精確地說,他教我唱台語歌。也就那麼一首....但我終究不是南投人,我也一點都不傳統,我甚至覺得繁文縟節都只是壓榨女性勞動而已。所以深刻感受到傳統價值的壓力就是在南投所接觸的人事物。



國中畢業後我就在台中讀書工作,一直到現在。我都說我是台中人,但我不夠道地,因為我吃東西不會配東泉辣椒醬。我不知道忠孝夜市跟第二、三市場有什麼好吃的?!我也不知道以前的自由路多繁華,不知道泡沫紅茶店要去哪家?但台中人不會介意我不知道。我會認為我是台中人,因為妳問我路我會知道方向不用靠導航,還有我對台中的改變有感,這幾年也漸漸知道上述那些地方哪些是老台中人會去的。



這次離職後是我待在南投最久的一段時間,我還是住在台中,因為我不想搬回來。只是每天來回幫家裡事務所做事。常常開車,走了很多南投的地方,Well,我還是不喜歡南投。

南投縣政府一直喊窮,也沒見他們認真開始規劃增加地方財務,最簡單的連收停車費都沒有收,交通亂象靠檢舉。縣政府跟地方機關蓋很大,停車位卻連自己員工都不夠停。全部往路上白線堆,訪客更是一位難求。城市規劃靠各個產業,哪裡發展好,就幫哪裡重整道路,但整頓門牌要人民自發的處理,而不是由縣政府或地方機關主動去發展或協助。在這傳統價值很高的地方,就是有關係靠關係,沒關係的要自己先發展起一定規模。等到規模大了,才注意到法規哪裡不行,要業主想辦法弄到合法。現在會有人問我為什麼南投可以這麼藍?我只能說地方勢力很深。比消波塊還難撼動。


撇除政治跟人,南投是個很美的地方.......

我盡量想講好話,但除了風景,我真的沒別的話好說了。


如果你對我的文章有共鳴,請不吝給予掌聲,五個拍手還能留下你的足跡,讓我們一起化讚為賞,彼此激勵創作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6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