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頭佬

80年代人。喜歡讀書。不希望被看見的文字工作者。

晚來新雨

時代不同了,大家看這世界的角度也更新了。我老覺得,像我這一輩的人,心底還在為那些小時候聽說過的故事、神話、童話深信不疑,這到底是為什麼呢?

因為下雨,我想起了“空山新雨後,天氣晚來秋”這句詩,也不知道對不對,是誰的,明明在上著網卻也懶惰去查證。是的,又下雨了。來了都城幾個月,天氣雖然炎熱,但也是多雨,每到傍晚或著剛要入夜時,突然就下雨了。也許是我來的月份不對,也許我是個帶雨人。

想到下雨,就要想到故鄉。我家鄉的雨,雨下來之前和下完之後,空氣總是清新的,像是雨水把渾濁的空氣,用上強力的清潔劑大力擦洗過。但這都城的雨,卻總是怪,越下越有污濁的感覺,彷彿那抹地的水,骯髒不已,讓人感到討厭。現在外頭也在下雨,滴滴答答,臉上只有濕黏的感覺。

其他的不說,明明是一場熱雨,弔詭的是,我房間裡竟然生了黴。牆面上的一大片白,得要每個星期努力去清除。即使用上了除濕劑(隨手把它拿起,才不到半個月,竟也積了大半的水),仍感到那潮濕的黴菌無處不在。所謂人在異鄉思念故鄉的好,我的心裡大抵有這樣的種子,在悄然滋長著。

那天,在故鄉的友人特意照了張馬六甲下雨的天空給我看。烏云密布,雨水猶若銀白的絲線,照片是靜止的,看著卻彷彿會動。都城的雨也不是不好,只是打在人身上,總覺得會致癌,彷彿這雨水裡,是化學添加劑給弄出來的,教人淋了心底不舒服。

如今窗外有雨,嘩啦啦地下,倒沒有周作人在《雨天的書》裡的序文中所寫的感受,只覺這雨下得不是時候。週假沒回家,困守都城,雙目老盯著電腦熒幕看個沒完沒了,耳朵塞著耳機,聽著古典樂、流行樂或者亂七八糟的東西。我突然想起大餅的故事,妹妹常說,父親喜歡講這個故事勸勉我們家孩子,做人要勤勉,要動手別老是等著人家來餵你。

想著想著,就笑了出來,大餅的故事說給現在的孩子聽,他們說不定有千百個理由反駁,為何那出遠門辦事情的父母,不給孩子請個幫傭來照看?時代不同了,大家看這世界的角度也更新了。我老覺得,像我這一輩的人,心底還在為那些小時候聽說過的故事、神話、童話深信不疑,這到底是為什麼呢?往窗外看去,雨漸漸小了,細絲地下,只有雨天才能勾起一些有的沒的故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