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s Simple
It's Simple

Abrid-誤會

本篇非第3章

10 月 27 日,星期一,天氣比之前寒冷…

由於昨天灌太多啤酒,導致今天早上頭痛得跟唐三藏念經時一樣,而且還暈到張

不開眼睛,除了頭痛以外,前天跟凱翔打架的傷到到現在都還感覺得到,真的是

雪上加霜。

我使力的張開眼睛看了一下手機時間,上午 8:20,老實說,我真得很想繼續睡,

但是第 2 節是主任的「3D 互動媒體」,每堂必點,於是我就在到底要不要翹課

得這個問題,在床上掙扎了很久,過沒多久,還是決定起來了,下來的時候,還

踩空了一下,好險我手腕有力,沒有跌下去,這一嚇,睡意全沒了。

換好了衣服出門,再看一下時間,8:40,原來我剛剛已經賴床了約 20 分鐘,我

帶著睡眼惺忪的眼睛和宿醉離開六宿。

「噹~」我的手機響了,一看是 fb 的通知,這個時候我才走到圖書館,想說離 T

棟之前還有一段路,滑一下手機也無妨,於是我就這樣邊滑手機邊抬頭看路經過

三連堂草原,因為我很怕撞到人家,所以我必須要這樣一心二用。

就在要接近 N 棟時候,我突然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仔細一看,是凱翔。他好

像在跟誰講電話,而我停在原地看他,等到他講完電話轉身的時候,他才看到我。

他用那種瞧不起的眼神看一眼,嘆了氣,頭轉向右邊,像是當我空氣一樣的走了

過來。

我看到他臉上的傷,還有上禮拜六的情形,冷靜的回想一下,「他會這樣看我,

該不會認為映潔被玷汙的影片是我拍的吧?」。

當他越走越近,越走越近時,我決定了!我要跟他坦白一切,我慢慢地靠近他,

越靠越近,準備開口時,凱翔頭也沒轉直接從我身邊經過,而且還用肩膀撞了我

一下,但我並沒有被他的舉動嚇到,因為最重要的是解開誤會。

「凱翔!」我叫住了他,但他沒回頭。

「上禮拜六,真的很抱歉!我有話想跟你說!」我用委婉的口氣跟他講。

「我不跟畜生說話」跟我想得一模一樣,他真的認為我是影片的掌鏡人或裡面的

面具男,講完還是頭也不回的就要走了。

「她是初戀女友!」我大聲對著凱翔喊。

「女友?不錯嘛!玩現成的,也不用自己去抓一個來玩」這時凱翔才轉身看我,

用那剛剛的輕蔑的眼神瞪我。

我聽到他對我講這句話,整個火了!雙手握拳,想要再跟他進行第二回合,但是

不行,這樣對解開誤會有害無益,於是深呼吸一口,慢慢放鬆拳頭。

「影片中不是有一個企圖阻止面具男但是最後卻被打成重傷的男孩嗎?」我這時

想到影片中的我應該有拍到全臉。

「是啊,那又怎樣?」凱翔繼續用了眼神看我

「那就是我!」我大方的承認

「你?」凱翔眉頭皺了一下。

「影片應該有一部分是拍到全臉。」

凱翔拿出了手機,開了影片檔,轉到剛剛我所說的」全臉」,把手機抬到跟我頭一

樣的高度,快步地向我前進,只是看著看著,他步伐越來越慢,眼神表情從剛剛

的輕蔑轉為懷疑,到最後在離我約一步的距離停了下來,然後看了我一眼,這時

他的眼神不像之前那樣瞧不起人,反而是懷疑,好像是在想「這真的是你嗎?」

「叮~咚~」學校鐘聲響起,我一看時間,9:00 整,是第一節下課鐘聲。

凱翔看了一下三連堂,突然對我說「中午,三連堂見」

「噢!好!」我回過神來回應。

「不要遲到!」手指著我,半信半疑地看著我之後就轉身離開。

看來他應該是相信我剛才講的話,才會跟我約在三連堂。

到了 11:50…

這時剛好主任在點名,一點完我,我就起身離開教室,衝往三連堂,

當然,這時間凱翔還沒來,我就坐在外面的樓梯等,沒想到一等,就是 1 個小時,

正當我準備打算離開時,一個白色物體突然出現在我右邊餘光,轉頭看,是一盒

便當,而拿的人就是凱翔。

他自己也有帶一份,他給了我之後就坐在我的左邊。

「你遲到了!」我看著便當對凱翔說

「sorry ! 處理一點事!」凱翔回應

我兩個人就就坐在三連堂開始吃午餐,在這之間,我們都沒轉頭看對方一眼,直

到…

「士哲!對不起!」凱翔突然蹦出這一句,而在專心吃飯的我,還沒意識過來。

「啊!什麼?」我轉頭看士哲

「對不起!我不應該這樣懷疑你的。」

「沒什麼!有誰不會替自己的女朋友出氣」

吃完便當後,凱翔把他的手機遞給我,叫我看這兩名女子。

「這是…什麼?」我邊滑手機邊問

「這 3 個都是清涼照的受害者」

「首先看第一個吧!」

「第一張,郭冠櫻,新民高中學生,08 年因為要取悅男朋友而自己拍攝一堆清

涼照與影片給男友,結果男友電腦中了木馬,所有照片、影片因此外流,事件爆

發後男友過河拆橋,轉學了。而女主角也因此被勒令退學,後來重考一年,重讀

一次高中,26 歲大學才畢業」

「第二張,徐湘婷,20 歲時生活照被駭客破解竊取,傳到 30 歲了都還再傳。」

「所以,你給我看這兩位正妹的用意是什麼?」雖然這兩個女孩子的遭遇跟映潔

很像,但是我還是沒明白凱翔的重點在哪

「這種東西就像細菌分裂,2 個變 4 個、4 個變 8 個,到最後越清越多,清不完,

也清不掉,你就算砍了一個網站,刪了一個鄉民的記憶,另外一個鄉民的也會火

速的備份到其他的網站,這就是網路和鄉民最可怕的地方,我知道你想幫你女朋

友,但是你這樣做,根本對她沒有任何益處,而且還會擋到我追查線索。」

「我大概懂你的意思,但是接下來要怎麼做?」我把手機還給凱翔。

「鄉民的數量就細菌一樣,多到清不完,所以現在我們做的,就只有在她被逼到

牆角前找到她。」

「你所謂的」牆角」是…?」

「abrid」

「abrid ?」我驚訝的說

「我擔心的是她最後的目標,會是全台灣人的記憶。」凱翔起身

「所以你去了 3、4 個小時,就只找到這些」我也起身走到凱翔旁邊。

「你也太小看我了吧!」轉頭瞪了我一眼,回去從背包裡拿出一台白色平板,我

也好奇得靠過去。

凱翔不停的在平板上滑呀滑,左滑右滑,終於找到一個資訊,他把平板轉過來我

這邊,給我看了一個斗大的標題「男老師帶全班到烤肉,意外氣爆 10 重傷」

我是沒有把內文看著很仔細,不過我看到了一個關鍵字「2 年 7 班」,往上一看,

2017 年,照這樣時間推算,是我那一屆?

「這不就是一般的意外事故嗎?」我指著平板問

「如果我說…這是預謀呢?」

「預謀?」我實在很難理解,意外和預謀這兩者是怎麼兜上來的

「我先給你看一張圖」凱旋把圖片往左滑,換了一張圖,是一張黑白影印的檔案,

上面是順風婦產科,可以看得出來這是一個病歷,但最讓我訝異的是,映潔的名

子居然在上面。

「映潔名子怎麼會再上面?」我瞪大著眼睛看著凱翔

「這是當年的護士留下來的檔案,你女朋友在出事一個月後發現自己懷孕。」

「那…跟這起意外有什麼關聯?」我的手開始抖的不停

「其中一位護士他的表妹就是爆炸案的傷的最重的郭偉婷,她看你女朋友進診

所,於是就偷偷溜進去拍了就醫過程,甚至還偷拿病例秀給你女朋友」

「然後呢?」我繼續追問。

「後來偉婷就利用這個把柄不停著控制她,幫她跑腿等等,你女朋友可能是受不

了這樣霸凌,才會促使這場爆炸案發生。」

「後來她表姊去整理偉婷房間時,發現映潔病歷的影印複本,她表姊前去診所整

理病歷時發現,病歷正本已經不見了,她推測正本可能已經在偉婷身上隨著爆炸

而銷毀了,所以她為了自保,把這影印複本藏了起來,塞了一個再製版的病歷回

去,而醫生也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在映潔面前銷毀並再製版的病歷。」

「之後診所有出事嗎?」

「沒有,但整件事情還沒完。」凱翔又滑了一下平板,這次是一個報導,上面寫

著「高職化工科實驗意外,8 重傷」

「高一的時候,有兩個化工科的白目在妳女朋友面前秀這段已經外流的影片,結

果就跟郭偉婷那次一樣,整個班都被拖下水。」

「我想你女朋友可能認為影片這種東西可以像病歷一樣,可以永久銷毀,但是她

不明白,影片已經向潑出去的水一樣,覆水難收。」

「這就是我們要找到她的目的,雖然要說服她很難,但是如果不找到她,她還是

用她所相信的去做。」

「ok,我了解了」

「不過我還是不明白為什麼你會出現在影片裡?」雖然凱翔知道映潔跟我之間的

關係,但是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他還是一頭霧水。

「好吧!我說給你聽。」我嘆了一口氣。

「為什麼不乾脆就把那段記憶給我看?」

「時間多的是,而且我這段只為」她」而開,其他人我只用口述。」

「是,是…愛情的力量真偉大」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Loading...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