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梟

旅居各地,差強人意專職研究神話與妖怪傳聞,時常徒步橫越沙漠岩岸,舟船縱跨冰川雪山,難得一介閒散人。

終章      謎底之揭(3-36-1)

(3-36-1)

終章   謎底之揭


  維也納國家歌劇院,位處市中心老城區環行大道上,醒目標的之一。


  通常旅人參觀完哈布斯堡王朝之冬宮,現做為總統官邸的霍夫堡後,會從英雄廣場城門,進入相當歌劇院後方區域,全維也納最繁榮的步行街商圈,特色是咖啡座林立街道半側,尤仍冠以皇商頭銜的德梅爾咖啡館,其替伊莉莎白皇后──百姓們暱稱「西西公主」──研製提供糖漬紫羅蘭花瓣糖果,此飴菓技術之難,在於整朵花沾裹糖衣後,色香紫豔甘甜如故,鮮美不枯,倘若合飲托卡伊貴腐,這款匈牙利多瑙河畔白葡萄區所產甜酒,未免過膩,不比以錫蘭盧哈娜紅茶做為基底,調合蘇格蘭地區威士忌的茶酒,有著煙燻龍眼乾焦糖香氣,更顯襯紫羅蘭之甜味。商圈中段的斯蒂芬廣場,矗立中世紀羅馬天主教堂,聖斯德主教座堂,一路直行舒勒斯特拉街,轉進多姆加斯街,漫步約五分鐘,即抵達編創《費加洛婚禮》,莫札特落腳維也納的故居,「費加洛之家」。


  巡覽比較《費加洛婚禮》和《化學婚禮》,其中隱涉的關聯,又遠了去,不如再由莫札特費加洛之家,朝魏伯加斯街,續行十分鐘,可造訪「城市公園」,景仰小約翰.史特勞斯的執琴拉弓鍍金雕塑,緬慕輕歌劇《蝙蝠》和《吉普賽男爵》豐美人性,最後沿著隸屬環行大道的舒伯特林街、卡恩特內林街,回到維也納國家歌劇院,全程不需兩小時。





  腹䵍見過反五町橫友與源晴美後,當日即自京都趕赴維也納,入宿城市公園旁的麗池卡登飯店,等待小約翰.史特勞斯來訪。


  凱風自南,吹彼棘心。


  向晚,復古留聲機播放著詠歎調《羅馬狂歡節序曲》,腹䵍口含一顆紫羅蘭花糖,持雙耳小酒杯,推啟落地窗走入觀景陽臺,任鬱燠夜風颳得捲髮凌亂,朝城市公園悒怏漫眺,那瘦巖青眉淡染愁悴,他目光移往右食指上紀念戒,月光映照下銀光柔熠,辭別維也納和布拉格整整五個年頭,再踏足,雖不至人事全非,卻已覓尋不着當年的寧靜,這塊阿芙洛黛降臨之地,伴隨祂的玩笑,掀開新波折,祂誕下邱比特同時,亦孕育一名人類怪物。


  怪物延續那群古希臘男人心性,本該剝奪阿芙洛黛雙臂,進行禁臠,迫使祂無法再擁抱其他男人,然怪物選擇極端作法,與其妄求阿芙洛黛的愛情,不如殺毀其子、取而代之,畢竟阿芙洛黛對任何男人的愛情可輕易變心,唯對邱比特血濃於水,溺愛終身。



  幽冥中,乍現一名留有富利黑艾式鬍型的男子,外表較腹䵍看來年長多歲,卻輕喊:「老師。」腹䵍收拾心情,轉身往那人微笑道:「你來了,久未見。」男子笑回:「您還記得這部作品。」腹䵍舉杯一敬,說道:「路德維希.范.貝多芬之傳承者,艾克托爾.路易.柏遼茲,讀了褊貝努托.傑里尼的自傳後,深受吸引,特意編寫同名歌劇《褊貝努托.傑里尼》,並補綴序幕於第二幕上,名《羅馬狂歡節序曲》,你特別喜愛,為此再改編成輕歌劇,怎會記不得。小約翰。」來人正是小約翰.史特勞斯,他苦笑道:「可惜世人多輕此劇,謂其低俗。」腹䵍安慰說道:「柏遼茲先生首編遭議、首演受敗,可依舊坦蕩公演。」史特勞斯話鋒一轉,低聲說道:「維也納國家歌劇院發生一起謀殺案,《唐.喬凡尼》的男主角被吊死⋯⋯兇手⋯⋯乃聖墓條頓化學騎士團副團長⋯⋯。」


  「馬克西米利安.斯福爾札。」史特勞斯停頓一下,方說出該名。


  腹䵍痛苦閉眼,胸臆迴盪悲澀,當墨薔淳隨鬼一法眼,進入京都貴船靈山修煉五日時,他已接獲黃茉莉稟告,薩爾斯堡發生亞伯拉罕.摩瑟事件,墨者查報的兇手形象,竟貌似馬克西米利安。一百五十年前,腹䵍也曾任教查理大學,因常前往維也納皇族夫人邀約的沙龍音樂會,間接指點小約翰.史特勞斯演奏小提琴的技巧,故其稱之老師;百年後,重回查理大學,遇見平生最喜愛的學生,縱出貧賤,卻聰慧冷情,自生澹宕英氣,較之忻忻載歡作派,素來更欣賞薄薄斂芒性格⋯⋯然而,那孩子犯下手刃人類的罪孽⋯⋯腹䵍趕來奧捷查明真相,必須查!甚至不惜放下自家鉅子在京都,可能後續遭遇凶險⋯⋯。


  來了,該如何?


  究竟是查明真相,抑或證明事實?


  罪在他腹䵍、錯在他腹䵍。


  不論擔任護神和老師⋯⋯俱失職⋯⋯。



  「老師⋯⋯老師?」史特勞斯喚回腹䵍,他應聲睜眼,史特勞斯說道:「老師,還想請您尋找魔琴傑里尼下落。」腹䵍疑道:「魔琴傑里尼?」史特勞斯答道:「想必老師也知道數日前,薩爾斯堡發生的命案,死者亦扮演喬凡尼的男演員。莫札特先生,生前一直尋找傑里尼。」腹䵍微歎,問道:「小馬克與傑里尼有關?」史特勞斯緩緩搖頭,淡笑說道:「學生不知,只是莫札特先生尋找傑里尼的詭異舉止,引發樂壇猜疑。」


  彼時腹䵍和小約翰.史特勞斯一夜漫談,尚不知涉及深廣,直至兩週後,腹䵍受「明鬼四之術」召喚,現身米拉貝爾宮,阻止媯盤狙殺波希米亞斯拉夫傳統一派煉金術師,得知莫札特破解同為共濟會會員,牛頓所設謎團,將其中一截賢者石從皇家格林威治天文臺,改藏布拉格天文鐘,過程裡莫札特也懷疑諸多,是故欲尋魔琴傑里尼。


  莫札特未竟遺憾,駭世巧合,由名緣格林威治迷宮社區的墨薔家,接手完成──樂壇、玄異圈、生物科技界,諸人誰不是被牛頓玩弄股掌間?牛頓心中真正賢者石,為做以提升人類醫療救命的珊瑚藥性,何能訴非?





  「腹大哥。」


  腹䵍好一會兒才回神應聲,我自弗雷處拿過紅色珊瑚,伸手握住腹䵍,把石頭塞進他掌心,用略浮腫疲勞的雙目,柔瑩凝視他,說道:「腹大哥,我們終於找着賢者石。」腹䵍怔愣,他頓然明白我的心思──讓他親自交予馬克西米利安珊瑚,此後⋯⋯待我入酆都鬼城,歸彼自由。


  沒等腹䵍回答,我對弗雷說道:「太陽神,祢想說『英國威爾』什麼?」弗雷見我記得祂的話,高興道:「英國威爾特郡什魯頓⋯⋯。」我搶答說道:「巨石陣遺址麼?」弗雷兩掌一拍,道:「對,那裡有巨人族出現的跡象,聽說嚇壞遊客啦。」我努嘴鄙夷說道:「不是吧,祢養隻比比雞,還真成雞婆,就算巨人族出現,那也在英國,祢住海邊呀?管忒廣!」弗雷義正辭嚴說道:「小鋸子(鉅子)不懂,吾妻葛德乃巨人族,哪兒有巨人族、那兒自該關心。」我佯裝抱拳施禮,但出言不恭:「是,您放箇屁都是香的,不過我下一站要去酆都,回得來再說。」護神三人聞言,神情均是一黯,反倒弗雷興奮驚呼:「酆都!小鋸子行啊,敢進東方冥界歷練一番⋯⋯唔,好吧,就送你『斯基德普拉特尼船』。」


  弗雷邊從衣袋掏出一艘不足掌半的古代帆船,邊炫耀唸叨:「莫說黑帝斯管轄的五冥河,阿刻戎河、克塞特斯河、斯堤克斯河、弗列革騰河、麗息河,連塔赫塔羅斯淵,我的船都能渡,奈河也沒問題,哈哈。」弗雷不假思索地遞船給我,望看祂神情自豪,我問道:「需不需要唸咒?」不提便罷,一講弗雷愈驕傲說道:「北歐神物是奇寶,不需要。」拿人贈禮,也不好吐槽,末日之戰諸神黃昏前,祂弗雷就是為了追妹子求親,隨意送出勝利劍,只好掰鹿角對戰火焰巨人,落得力竭身亡下場。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第三五章    胡斯卡魔琴(3-35-8)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