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子青shinhan

|詩詞|散文|日常|文學|電影|鋼筆|手寫字| 現代詩創作者,自詡是寫詩的說書人,將心底的一些故事,都不小心寫成了詩。 🍁 如果想更認識我,請參考置頂自介。 🍁 可互追,有拍必回。

|不成文的郵件匣:〈忘卻花季的蝴蝶〉|

某些褪變,並不會過問誰的意願、
「畢竟某些褪變,並不會過問誰的意願。」

那盆蘭花凋謝時,像是一隻蝴蝶剛剛飛落。

母親一直有擺弄花草的習慣,偶爾會從市場的花販,抱回幾盆蝴蝶蘭,雖然不是名貴的花種,卻也能在形貌上窺見幾分氣質。

有時看它花開,就像一隻蝶攀在萼葉上,正汲取釀好的蜜;有時看它花落,也彷彿初靜的蝶,等到風起、又翩翩起舞。

但這些、並不是它們生來的樣子。

還記得母親說過,至今所見過的蝴蝶蘭,多是人工培育,斑點、顏色乃至於花瓣厚薄,都能夠改良、符合現代的審美,只有我們沒看過的面目,不會有捏造不出的模樣。

相比起野生花種,花瓣狹長如葉、顯得單薄;人工的花葉更像是絢爛的蝶,直欲振翅。

只是不會結蛹的蝴蝶,所孵化出的翅膀,能否算是褪變?


我始終沒有答案,但想來是自己,終究對一株花、太過苛責。

畢竟那些褪變,並不會過問誰的意願;一如彼此,面對所謂的變化,往往身不由己。

我們似乎沒有更好的辦法,卻也不再執意勘破原貌。此時此刻,即便看著人為的造物,也能夠感受到幾分明艷,聯想一切綺麗的想像。

儘管更多時候,像是被豢養的存在,不再擁有自己的季節,卻也終於可以不去執著,某些過去的時間,能夠接受另一場盛開的花期。

那些漸漸忘記的往日模樣,或許來日還能沿著歲月指認,但安於此刻的生活、也很好。


Photo By unsplash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不成文的郵件匣:〈從彼此的世界經過〉|

|不成文的郵件匣:〈烽火〉|

|不成文的郵件匣:〈彷彿〉|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