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仙梳纖

喜歡閱讀,在練習寫不爆雷心得。 隨意寫,什麼都寫,沒忘就寫。

寡情

昨天有幸跟一個長輩一起到更生人家送餐;其實不是我認識的長輩,是不認識的前同事的現任同事;只是前同事比較忙,剛好下午我有空檔,本來想拒絕,但想想,同事平常很少用如此堅持的態度請託事情,本來基於人情壓力想說就幫個忙好了,沒想到這個經驗成為我自己一個很好的收穫。

因為送餐的東西有點重,到了目的地之後就幫著一起拿東西上去;打開門,看到的是滿坑滿谷的垃圾,跟過去從電視上看到「搶救垃圾屋大作戰」一類的畫面相比,可說一點都不為過。雖然還有走道可以行進,沙發上也還算有位置可以坐,但櫃子裡、桌面上都是東西。看得出來都是推積、閒置很久的物品,唯一看起來比較近期發生的垃圾,是喝完的啤酒罐,散落在家裡的各個角落。

開門以及接待我們的人,是個案的爸爸;個案未成年,目前還在戒護中(一下找不到正確的用詞);長輩是更生少年關懷協會的志工;會進行送餐,是希望在孩子出來、回家之前,可以先把家裡的環境維護好。

長輩提醒個案的爸爸,既然現在沒有工作,就可以趁在家裡的時候把東西都清理好,讓孩子回到家之後有一個比較舒適的環境,也比較願意待在家。被問及已經多久沒工作,爸爸回答:從六月;後來又改口,沒工作半個月。爸爸之前做保全的工作,說每天工作的時間很長,根本沒時間整理家裡。

孩子還有一個哥哥,哥哥成年了,還在讀大學;據說生活費跟學費是大伯(爸爸的哥哥)在協助;我們到的時候,哥哥在屋內睡覺,沒有現身。

因為帶去的物資有冷凍食品,長輩表示東西要放冰箱,我們往冰箱走去,沒想到是後續另一個惡夢的開端。

冰箱上下兩層都是滿滿的東西,完全就是「阿嬤的冰箱」。屋內各種無用的物品堆積,冰箱裡也是同樣的狀況。我第一次看到豆腐、魚、罐頭...等各種食材可以發霉腐壞到這等地步,爸爸說:因為之前工作很忙,採買買了兩次之後就知道自己根本沒時間煮,所以他不要物資。(背後的台詞是他要錢)

我們立刻動手把冷藏區中已經壞掉、發出惡臭的食物都丟棄,爸爸還在旁邊一直說:不要太多,我一次只能丟兩包垃圾。(14公斤的垃圾袋,我還現場上演了一隻手可以提兩袋給長輩看;獲得一個比讚。)

接下來的對話就在:「你要趁現在沒工作、有時間的時候整理家裡,等孩子回來煮點東西給他吃也好」『我工作很長時間,沒有辦法煮飯或整理家裡』、『不要丟太多,我拿不動』這等照樣造句中度過。

協會願意協助爸爸找工作,從對話中可以得知,爸爸完全沒有進行任何動作,只用一些「喔喔,好」、「之前工作太忙了」的言語搪塞,實際上沒有動作,沒有聯繫協會想要知道工作的相關訊息;之前協會有提供可以立即上工的職缺,當天爸爸是直接no show。

從這個爸爸身上,我感受不到他對生活的情感,對孩子回家沒有期待,沒有想要工作,沒有想要整頓家裡,他就是活著,在呼吸。

這樣的寡情、消極無為,雖然不至於引發我的反感,卻還是在心裡有引發很多感慨。也沒太多無能為力的感傷,因為這是他所選擇的人生,從我們彼此之間的對話,也可以知道我們的勸阻應該不會產生任何的影響。這間房子是爸爸他們的不動產,這棟樓裡面有兩間是他們的屋子。一個在台北市有兩棟(還不止)房子的家庭,在城市的一個角落黯然的存在著。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