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仙梳纖

隨意寫,什麼都寫,沒忘就寫

粽子不加甜辣醬

發布於

接近端午,網路上跟社團都出現各種業配文,或者「懷念阿嬤的粽子」相關文章。

雖然身為外省第三代,對台灣堅持務必加甜辣醬的傳統毫無感覺,甚至算是排斥...北部粽南部粽硬要選的話,我選南部粽;在加熱方法相似、同樣用水煮的湖州粽,我只吃甜口(就是豆沙粽);潮州粽太愛與豬油結合,有點受不了...

我阿嬤(爸爸的媽媽)是幹練的雜貨店老闆娘,不包粽子;外婆(媽媽的媽媽)是四川人,跟浙江寧波人結婚,但外婆走得早,雖然知道外婆每年都會包粽子,口味跟細節都已經模糊了。

每一家的粽子對我來說都算重口味,加上胃食道逆流不能吃太多糯米,到充滿誘惑的南門市場基本上都能把錢包抓穩,偶爾遇到素粽或者單純的花生粽,才會有幾分心動。

完全就是因為心中有一個懸念,因為我在追求的,是令狐沖粽。

「令狐沖聞到一陣清香,見岳靈珊將剝開了的粽子遞過來,便接過咬了一口。粽子雖是素餡,但草菇、香菌、腐衣、蓮子、豆瓣等物混在一起,滋味鮮美。」

目前為止吃過的素粽,鮮少有放草菇菌菇的口味,雖然不能想像粽子裡放的豆瓣到底是什麼樣狀態(應該不是豆瓣醬那種吧),想像起來就是極其清爽的滋味。只是,令狐沖在思過崖上吃到的味道,更帶著知道小師妹與林平之雙宿雙飛的酸澀。

或許應該自己學著怎麼包粽子,才能讓我吃到這個想像中的美好。(很好,我又爛尾了。)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