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山

在媒體業待了三年多,現在正在人生道路上迷航的人。

不要無助了,我們站起來:談談大選過後,從「長輩群組」冒出來的情緒勒索貼文

韓粉父母無助會的首圖是無助又崩潰的霍爾,真的很適合呢。願我們也有像霍爾一樣的魔法,保護我們的家人。

台灣總統大選總算落幕了,可是這場「戰役」好像漫漫無期。這篇寫給父母是韓粉,現在覺得無助的你。

這裡先介紹一下標題說的「長輩群組」。這是父親這邊的同輩以及我的同輩們(姑姑、叔伯、表哥、堂姊一類都在內)平時用來聯絡感情,辦一些聚會的討論地。

我們家的長輩群組有點和平。平日就是一些早安、午安、天冷多加件衣的圖片與問候。

不過,這樣和平的長輩群組之中,在大選過後還是出現了這段文字。

這是一則很明顯是轉傳的訊息。大意表面上看起來是:「我們這些老人家是管不了你們這些年輕人了,我現在要去逍遙了,你們的選擇,你們自己負責吧!」並且勸同樣以老人自居的同夥們,別再傻傻把錢留給這些與自己選擇不同的子子孫孫。

這則訊息來自我一個「經濟藍」長輩,群組內並沒有意見不同的聲音回應這則訊息。

標題說是情緒勒索有點過了(比較像經濟勒索?笑)但就是隱約給「我們這群年輕人」一種不快的感覺。

那不快不是覺得不爽,或者憤怒,而是——想要說點什麼回應,卻又會顯得自己小氣,於是只好選擇不說——的那種不快。

那種不快,或許也是因為知道,現在這則訊息,流入了全台灣好幾個家庭群組裡——你隱約知道,這是有人存心要我們撕裂彼此。有人存心要造成家庭的傷痕,與更深的世代鴻溝。

我想起那些在 #韓粉父母無助會 求助的年輕人,無論他們出社會了,還是未成年,都正在承受這些情緒,而且這情緒不是選後一天而已,而會持續下去——如果沒有人嘗試修復它。

沉下去的那則訊息

這個群組之中,淺藍、深藍、淺綠、深綠都有(我一向不是很喜歡用顏色來歸納政治立場,不過這些年紀 50、60↑ 的長輩,是真的在用顏色投票的),因此,這則訊息沒有在群組內引起討論或回應,畢竟在這個群組裡,成員們各自的立場的不同,隔日的早安、午安依舊。

參與政治是一件困難的事,了解政治更是。

一般百姓們最大程度的「了解政治」,其實就是看一些新聞與政論節目,以及臉書社團、社群媒體上 KOL 的發言,然後結合自身價值的判斷,接著更加鞏固自己在政治上的信念與堅持。

鮮少有人會去關注自己選的立委,最後有沒有在國會中實踐他當初提的政見。能夠關心總統有沒有實現政見,就已經是了不起的、參與政治的行為了。

參與政治不只指「自己本身」接收資訊、做出選擇的行為,也包括自己與身旁之人的互動,就比如我選擇加入這個長輩群組,為的是想要默默觀察這個群組是不是假新聞、謠言集散地,如果是,我會選擇出面闢謠;如果不是,就當是與長輩聯絡的地方。

我是在大選前沒幾天加入的,現在看來,我加入的有些太晚了。

在 Facebook 漸漸在父母親那輩開始流行時,他們就時常告誡我們:盡量別在上頭發表一些政治言論,或者是按政治相關的文章讚,少在 Line 群組裡談到政治,我也都照做,因為我們都「不想要引起紛爭」。

他們也害怕,如果有一天台灣真的被統一了,我們得要為自己曾在網路上發表的言論付出代價。

但現在看來,這種「逃避」的行為,並不能保護我的家園,或者不夠抵抗那股想要撕裂台灣社會的力量。

所以我跟朋友們,都不會再選擇逃避了。

第一次在長輩群組出面闢謠

跟其他敢在長輩群組與長輩們直接「聊(戰)政治」的朋友們相比,我在這相對平靜的長輩群組中,能做到的只有看到明顯有問題的轉傳訊息時,用一點力氣為他們做查證與闢謠。

例如,選後沒幾天就四處流傳的,一則「呂秋遠律師的提醒」貼文就來到了這個群組中,這則訊息的內容真假參半,而且形式上並不是文字訊息,而是圖片訊息。

這種一看就知道有問題(明顯與網路原生代的常識相悖)的訊息,對於 40、50、60 歲才開始接觸網路的長輩來說,的確很容易造成恐慌,也因此會在長輩群中快速流傳。

這一類的假訊息目的是什麼?我暫時沒有去想,不過這種附上了「人名」的訊息,要查證反倒容易,於是我就去看了呂律師的臉書有沒有相關的闢謠貼文,結果還真的有——而且這還是他時隔兩年再度闢謠。

這種訊息查證起來相對容易,也因為本人出面闢謠了,很容易就說服了長輩們。

我記得大一時,父母剛從智障型手機換成智慧型手機,LINE 也漸漸玩得上手,那時真是災難啊——他們那時真的很樂於轉傳謠言。

還小的我與哥哥說爸媽轉傳的 LINE 訊息是假的那時,他們還曾生氣地反問過我們:「那為什麼你查到的,你就確定是真的?我們傳的,你就說一定是假的?」那時還在讀大學的我一時啞口無言。要問為什麼……『這怎麼看,都是假的吧?』 心裡只是這麼想著。

之後父母就鮮少傳那類的訊息到我們家的小群組中。這是個壞示範。超級壞的示範。

我後來慢慢意識到,要真正做到阻絕假訊息侵擾、誤導我們的長輩,並不是一句簡單的「那是假的啦!」就可以的。

你得要附上詳細的說明,語氣也得要溫和,而且最好鼓勵他們多多傳訊息到家庭群組中,這樣你才能知道他們平常都在接收什麼資訊。所以,無論收到怎樣的訊息,有時間最好都做個簡單的回應。

這些我是在「你今天關心長輩了嗎?」學到的。在這裡可以學到該怎麼跟長輩溝通。我個人認為非常有效。

偷偷說,我會幫我爸媽在 LINE、Facebook 上追蹤一些可以信任的媒體,例如《報導者》、《端傳媒》、《華視新聞》等,最近的興趣是讓他們看 公視P#新聞實驗室

偷一下 公視P#新聞實驗室整理的 U 質媒體名單。

幫長輩介紹幾個好用的查證工具吧

因為台灣假訊息、假新聞的問題太過嚴重,因此也出現了幾個 LINE 闢謠機器人,就我所知道的「真的假的」,只要加入這個機器人好友,就能把收到的文字訊息「轉傳」(分享)給這個機器人,它會自動回報有關這則訊息的正確性。

另一個 AI 機器人「美玉姨」因為受到了極大的關注,民間甚至出現「其實這是政府在監控人民對話紀錄」的謠言,美玉姨也受到許多長輩群組們的排擠。

他們深怕在群組裡批評政府、談論政治,就會被警察給抓走。即使這裡是台灣。

加上現在有關《反滲透法》的謠言已漫天亂飛,因此我並沒有把「美玉姨」加進長輩群組裡,只是推薦叔伯阿姨們可以使用「真的假的」來確認訊息的真假。

可能是因為我在科技媒體圈工作,因此他們對我的話也沒有什麼懷疑,我也在推薦這個帳號時補了一句,「我也有推薦給我爸媽用哦~」才會博得他們信任吧。

這次大選,我深切地感受到何謂「後真相時代」。當社會撕裂到一個地步,有時候再多的查證、再多的證據去證明一件事情不是真的,都沒有一個「有魅力的領導人」所說的話有用。

所以,查證工具並不是重點,重點是你,你如何成為一個值得讓長輩們信任的人。

他們越撕裂我們,我們越要去修補

會想要寫下這篇文章,除了在心中跟自己約定,大選過後無論結果如何,都要用文字紀錄下這一刻。

只是我沒有想到,會是這麼一篇文章。

其實一開始我多少抱持著想要「抱怨一下」文章開頭那則情緒勒索貼文的心情來寫這一篇文章的,直到我在 PTT 看到了這篇寫得極好的文章,才讓我做出了不一樣的決定。

不是抱怨、不是偷偷在背後嘲笑我的韓粉長輩,而是出面,用適當的、他們可以接受的晚輩語氣,與他們閒聊:「這個呂律師已經在兩年前出面闢謠過了喔!」並且附上呂律師那則貼文的連結。

這是我的第一步。它看起來微不足道。

但我希望長輩們知道,也許我們今天的選擇各自不同,但你們不是沒人要的老人,你們不是書讀得沒有我們高的非知識分子,你們就是我們的長輩——從小看著我們長大的長輩。

如此而已。

「他們越撕裂我們,我們越要去修補」

從前我讓同婚的議題撕裂了我與我的高中同學,在擁核/廢核、廢死、統獨議題再度被拿來撕裂台灣社會之前,「你要記住,我們都是台灣人。」

願我能及早提起勇氣,在長輩群組裡,與他們聊聊政治。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