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nbolun

想让你追我。

选票 03 | 把526个美国人放在同一个房间

Published at

今年美国大选是历史上最火热的一年,两边党派的选票都创历史新高。所以即便在媒体统计完票数正式宣布拜登当选后,特朗普还连续在Twitter上开炮,说自己是竞选年得票增长最多的总统,还搬出了历史数据,质疑计票过程。

美国各方面为此次大选可谓是不遗余力。除了两党之外,还有许多在为此次大选奔走的组织,比如由哈佛法学院教授发起的呼吁改投票制的Equal Citizens非营利组织,号召全民普选一人一票制而非代理人制度。因为历史上只有五位总统没有赢得多数票但当选的,其中三次发生在1900年之前,2000年后贡献了另外两次,一次是2000年布什赢戈尔,另一次就是2016年川普赢希拉里。这似乎在说,在制度中寻找游戏更容易获胜的方式已经成了一种策略,竞选都无需面向全部美国人,而是专攻一小部分群体即可。

Equal Citizens的研究显示,因为赢家通吃的规则,所以99%的竞选经费都出现在了那10几个摇摆州里,其余的各州倾向稳定,那些少数派别的选票基本都不用考虑。2016年的特朗普更是把这招儿玩儿透,今年更是再次获得高票。拜登并不算多强,在联合起来不少敌对特朗普的中立选民后才获胜,也使得对美国目前民主制度规则的反思愈加强烈。在目前这样的选举规则下,如何赢得具体议题上的辩论,如何赢得反对者的心已经不再重要,甚至在互联网的加持下,不同政见的选民之间的相互辩论、说服、妥协、合作也变得无足轻重,只要手握选票,在游戏规则里把你吃掉并成功上位才是这场竞争里的终极目的,分裂和仇视成了意见不和的唯一后果。

除了讨论制度的Equal Citizens,还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公民实验America in One Room(简称A1R),模拟了当前的民主辩论。面对日益分裂的国内现状,试图对2020年大选有更深入的了解和影响,由Helena非盈利组织牵头,在2019年9月19-22日聚集了全国526位选民在德克萨斯州东北部的城市达拉斯,通过议题讨论的形式,让他们面对面交流碰撞,以人对人而非结构对结构、选票对选票的方式,重新理解民主里的困境。

A1R官网。项目由HELENA联合斯坦福大学审议民主研究中心、芝加哥大学National Opinion Research Center、无党派中立传播公司By the People制作

项目的野心非常大,芝加哥大学NORC通过严格的选人机制,希望找到从政策、文化、人口分布代表美国公民的这500多位代表,来到现场参与审议民主式的小组讨论,收集整理当今美国公民对价值、选举、政策等问题的看法。议题内容切口具体,聚焦在美国2020选举年最重要的五大争议话题:外交、医疗、移民、经济和环境。由于这526位代表来自各行各业,文化水平不同,一份60页的详尽前期资料被给予到每个人以辅助这些话题讨论。这些问题被分配到了为期四天的各小组中讨论,许多具体的个人经验、感受和相关故事被提及。

比如移民议题下提出了五大主要问题,每个问题都提供了正反两个论证(简要翻译):

国会是否应该增加移民部门的预算,将移民流程提速?
  • 应该,中美洲寻求庇护人数过多
  • 不应该,资金应该直接用在美国人或者移民美国人数过多的中美洲经济落后的国家建设上
是否应该减少难民定居人数?
  • 美国政府有责任将花销更多放在美国人上,而不是外国人
  • 其余国家帮助难民更多,我们有道义责任帮助那些身处危险的难民
联邦政府是否应该增发visa给高精技术者?
  • 吸引更多高精技术移民对本土创新和生产力都有帮助
  • 政府应把钱更多花在本土培养上,而不是依赖移民劳动力
政府是否应该驱逐那些首次违反移民法的非法移民并判刑?
  • 立法可以威慑非法移民
  • 立法会将未登记的移民家庭分离,尤其是孩子,他们父母可能会因此坐牢并被陌生人收养
是否应该将“童年入境暂缓遣返”计划(2012年奥巴马推出,2017年特朗普废除)续签?
  • 这些孩子不应为父母的非法移民行为负责
  • 该计划会鼓励非法移民带着孩子入境
A1R的结果显示,每位代表在参与项目后的政治倾向会发生明显的中立变化,原本极左和极右的支持都被放弃,95%的代表都觉得从“他人身上学习到了很多”;认为目前美式民主运作不错的从原本的30%翻倍到了60%。
移民问题中,共和党代表在参与项目前后的变化巨大,对待移民的态度缓和不少

当然了,从我角度看,最后的结论略显鸡汤,一个浓缩式的实验虽然可以涵盖到目前的人群结构,但绝对涵盖不到更多的复杂社会关系,尤其是从大部分的互联网上的攻伐战争,转到线下的面对面交流,从一个抽象的人群结构变成具体的活生生的人,在这样强度的交流里,任何人都很难不产生同情心和同理心。

前两天和唐冠华(家园计划发起人)聊起来关于这些社会问题的应对。他认为所有的社会问题都必须进入具体的人和人的交互回应,而不再抽象地将人分为某种群体、结构、代表、票型去分析,面对人的背景、性格、逻辑、习性,和“有关系的人产生关系”。这个观点和他的事业高度相关,他是做小型生活社区的,在大型城市之外的另一种选择,但面对具体的人的做法显然无法大规模复制到城市中去,个人故事也无法在民主选举中被一一聆听。A1R这个实验某种程度也有这样的倾向,一个具体的议题被极少的“代表”谈论,谈论从个人的经验出发,变成一个临时的“小社区”,激进的观点自然会暂时变柔和,也可以进入冠华所说的“面对具体的你我他”。另外,项目前期提供的60页资料也无法复制到真实的社会环境里,民主选票中一个学识渊博的教授和一个粗鄙的文盲都将有自己的选票权,也必将有无数对事实资料不愿查阅的人,也同样会有在互联网上不断谩骂却罕有机会坐下来听另一个人好好讲述的投票者。

民主系统的建设根基不再是一个倡导非暴力沟通、高度理性的城邦社会,而变成了不断流转、身份分裂的大型传播策略。

所以A1R数据总结的乐观让我怀疑结论的准确性和可复制性,回到大型集约城市和制度化的流程里,人不再是具体的人,情绪也要面对更加抽象和强大的力量牵引,观念和选票肯定又会紧张极端起来。但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值得借鉴的尝试,把一个具体的社会问题掰碎了揉开了辩论,先不说是几十个人还是几亿人在参与,面对面的严肃讨论和激辩本身就是重要的。




下面,截图了一下《全现在》对于这个实验的报道,作者:奥布雷。该文聚焦在了参与者和ta的变化。若对该项目有兴趣,请关点击此处进入HELENA America in One Room官网。若想获得项目的前期资料,关注微信号“你想想吧”,后台回复A1R,获得pdf文件。


立场是人唯一的品格


Enjoy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and like, so I can know your companionship.

选票 02 | 两份相同的作品,若非抄袭,该如何理解创作的价值

选票 01 | 黑人民权运动中,UCLA教授是否应特殊对待黑人学生的期末考试

「斗兽场」,内地第一次沉浸式民主剧场游戏实验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