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ola

頭薦骨/身心學/澄心/SRT/一人公司/被動式投資,關注個人安康發展與生活品質(QOL),個人接案中。 詳情請洽:https://tinyl.io/3L4b

施泰納談論中樞神經系統過程所產生的一些雜想

在讀施泰納(Rudlof Steiner,華德福的創始人)在這本書裡講述腦神經系統的內容時,我有一些新的想法出現。這篇文章便是用來記錄與整理這些新的想法。

我們可以用很簡單的方式來理解中樞神經系統:基本上,腦和脊椎中間的神經系統,就被通稱為中樞神經系統。在傳統解剖上的理解是,中樞神經系統像是傳令通道,會把大腦的訊息傳遞給肌肉與軀幹,讓它們做出動作,比如說我們常聽到的膝蓋嚇一跳膝跳反射;或者身體不同部位將它們的感受回傳給大腦,再由大腦重新判斷要做出什麼動作。

這個過程牽涉了很多複雜的細節,但如果以最簡單的方式來說,中樞神經系統就像傳送速度非常快的傳輸線,而這條傳輸線的方向是雙向的:從大腦送到周邊,以及周邊送回大腦。

在讀當代某些解剖上的觀點時,我會從暗處獲得一個訊息:大腦是主控身體的控制台,並且治療會聚焦在神經、肌肉(骨骼或組織也包含這個範疇上)與大腦三位一體的協調上面,比較次主流的取向則會看向體液-比如說淋巴、血液等等的。

而最主要的暗示是,腦袋常常被當成一個獨立的部位來對待:一顆很重的脂肪組織,泡在清洗用的腦脊髓液裡面,這個腦是一個計算的中樞。

恩,也有點像泡在福馬林裡面的腦...就是八點檔法醫室會出現的那種。

施泰納採取了另一種觀點:腦是下部器官。我還沒讀到太多施泰納對於下部器官的定義。然而,從全文的脈絡來看,施泰納將腦的主要中心地位拿掉,將腦放置到一個新的地位:交會,宇宙與人交會在頭部。

要理解這個觀點,必須先知道關於這個觀點的一個前提:整個宇宙與人都存在著共同的活動:呼吸。呼吸是對偶性(polarity)的,這種對偶性包含了推出與納入。人是宇宙在呼與吸之間交會出來的產物,並同樣有著呼與吸的對偶活動。腦部在兩者對偶的交會處,並且也具有對偶性的活動。

就我的理解是,施泰納對於腦部的看法,與我從傳統解剖裡面那種大腦主導的暗示恰恰好相反,施泰納對腦部的看法似乎比較像電腦的CPU,專門負責計算與處理;同時也包含了記憶體的部分:快取(就工作記憶,短期放置區),硬碟(長期記憶用),以及圖像處理。

這是一種滿有趣的新觀點,並且會更多地搭配上未受孕時的觀受(felt sense)。直覺上,我們或許可以用理型的概念來理解:我們勢必先有,才能有實際的比較點-我想我們應該都聽過理想三角形的故事:我們要先存在理想三角形的概念,才會知道三角形。然則,施泰納並不只是用理型的概念來形塑他整個未生之時(prenatal)的看法。

這裡只是先簡單描述一下:施泰納的預定是,我們勢必有未生之時的經驗,這些東西不僅會形塑我們在出生後對於未生之時的反感(antipathy),也會形成心像的種子。

好的,我有種越講越複雜的感覺。施泰納在這裡的論述很有趣,而且值得深思。簡言之,大概的意思就是:我們一定要經驗過,不然這些不可能出現在我們的心像裡面。並且我們在出生後,會有一種對於未生之時的反感存在,所以我們會下意識地避開去探索未生之時的可能。

如果從這種觀點來看,我們對於人整體的處遇就有可能大幅度更新。一個在創傷處遇中的觀點是,如果一個人可能區便當下與過去,那麼,一個人就可能修通過去對他的影響-不是影響不存在,而是一個人可以有效管理自己的生活。這種觀點可能就有著一種不太一樣的意涵:我們不需要改變傳輸管路本身,而是感變(sense-transform)輸入傳輸路徑的訊息。

另一種在文本中隱喻的意涵是,死亡-出生界定了實體我(reality me)。當我們能用新的觀點來看待自己與宇宙的關係,就能夠超越這個實體我的疆界。



用特定方式測度系統,是我們的心智用以了解事物的方式。然而,如果我們只有一套測度方式,就有可能受到由我們所建構出這套系統的限制。比如說,做肌肉的很容易只看肌肉,讀依附關係的看每個案主都可能覺得他跟父母之間有問題。這點其實你知道,我也知道,我們卻都還是很容易受到心智慣性的影響。

瞎子摸象的故事是個精準的比喻

於我而言,施泰納的觀點至少有一部份重新界定我對於腦的地位。這種觀點也比較符合我以往在工作時的經驗,只是我很少清晰地意會到以往所被暗示的觀點為何。

採取大腦對於身體具有主導地位的舊觀點有好處在,概念化容易,我也比較容易將議題概念化成行動與協調受到阻礙上。施泰納的觀點則讓我重新再次對於全人(holistic)有一種新的理解。這個全人的觀點邀請我更多地去深思,如果我把這個舊觀點放掉,把大腦請下神壇,並且納入一些新的看法時,可能會產生一些屬於我自己的新觀點:

  • 腦是中介,而宇宙心靈(Universal MIND)與人的交會會改居主導地位
  • 神經系統是傳遞訊息的鏈,這條鏈表面上傳遞的是電訊號
  • 如果深入電訊號去看,那麼,傳遞的是奧秘,電訊號則是載體
  • 腦不是送出動作,而是動作浮現在心像,然後腦轉譯心像給神經系統
  • 所以,可以改善的部分就變成了一個人與宇宙心靈的關係,包含了:
  1. 記憶的回放-一個人儲存了什麼
  2. 創意的展現-一個人可能怎麼汙染訊息
  3. 如何協調生命中的二元性:消退與產生

更多關於心智的慣性,亞歷山大技巧有許多關於如何解開動作慣性的論述,可以參考:頭頸自由身心自在歷山大技巧入門或者費登奎斯的一系列著作。而我們可以很驚訝的發現,動作與心智慣性其實是類似,甚至可以說是一樣的,只是用不同的方式稱呼它。改良了動作慣性,我們的心智慣性也會跟著良化。

另一本關於習慣的書,可以參考:為什麼我們這樣生活那樣工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