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剩支筆

閑人一名,愛閱讀愛分享, 鼓吹獨立思考 專註分享書評

讀重返天安門有感

發布於

魯迅先生曾經說過,“石在,火種是不會絕的。“

“重返天安門“這本書的作者是壹位外國駐北京記者。這也造成了本書不是以宏觀的歷史角度把講述六四事件。相反的,作者采訪了多為當初參與以及間接參與六四的人士,還有如今在的大學生,社會愛國人士等,以側面的形式描寫六四。在閱讀的過程中,歷史被賦予了新的角度,閱讀到的不是某年某月某日發生了什麽事。反之,則是從參與者的個人角度看待整起事件,讓六四帶了人性,也更容易觸動人心。

書中被訪問的人士包括六四小兵然後轉職成藝術家的陳光,六四事件後政府通緝犯裏的第十九號人士-張銘,學生領袖-大名鼎鼎的吾爾開希,中共在六四期間被逮捕的最高官員,中央政治委員會秘書-鮑彤, 以及全國最安全的老太太-張先玲。當然,為了更了解六四在如今的中國社會有什麽樣的評價,作者也采訪了大學生以及經常參與愛國遊行的所謂“愛國人士"。

透過本書,把吾爾開希平常不為人知的一面活生生的展現出來。書中描述了吾爾開希如何鼓勵學生絕食抗議,但卻在半夜發訊息給美聯社記者,請他開車到外邊的市場買食物。而在作者像吾爾開希了解指控是否屬實時,他只說了壹句,“這不應該寫出來,這很不友好。“ 在政府宣布戒嚴後,吾爾開希對其他學生們的喊話是這麽說的:”我可能會被殺頭,也可能流血,但人民的廣場不會消失。我們願意用我們年輕的生命,戰鬥到最後壹刻。“

可是後來,吾爾開希在學生撤離前就離開了廣場。在解放軍集合前就偷偷的躲在救護車後離開,在香港民運人士的幫助下花了七萬五千美元把他運到了香港。這也是香港營救六四學生中的花費最高的。當作者在采訪中問吾爾開希有何建議要對年輕的自己說時,他只說:“閉嘴,別再說了。“

書中也提起了另一個抗爭者,張銘。其中最讓人感觸的是他說他到如今也不明白為什麽當時三名學生代表越過武裝線到臺階上跪下懇求接見,並把那份七點請願書高高舉在頭上懇求李鵬總理出來對話時,沒人願意接見他們。我頓時想起了香港棟篤笑藝人黃子華多年前在他的一場政治棟篤笑“秋前算賬”中的結論:“在一段強弱懸殊的關系裏,強的一方隨便向弱的一次步,後果不堪設想。學生實際要求什麽是其次,問題是夠膽提出要求這個行為本身已經有反黨的可能性。“ 這是關於六四最好的總結,要求什麽其實不重要也沒關系,重要的是若是共產黨開了先例,還能繼續掌權嗎?閱讀了這本書後,結合當下香港的反送中革命,結論只有一個,五大訴求,不可能會成功,若是惹惱了中共,到時把坦克車開入香港,那到时大家一起玩完。

書中有兩章是從當今學生以及愛國人士的角度從解構六四如今在民間的認知。令人感到絕望的是,作者在北京,清華,人民以及北京師範大學裏以北京坦克人的照片訪問了壹百個學生,只有十五個人認出了是關於天安們事件。

在作者簡短的介紹了六四後,收到的反應有:“我認為當時國家的反應有點激烈。“, ”當時國家鎮壓暴亂是有原因的。因為當時新中國剛成立,而且經歷了很多不穩定因素。這時候如果再出現暴亂的話,中國政權可能不保。當時很多外國勢力試圖推翻新中國。“,“我知道很多人指責我們的政府,確實他們也做了很多需要被指的事。但問題是,如果另一個黨派統治中國,結果會是什麽呢?也許不會這麽美好了。就目前的情況來說,我要感激他們做過的一切。”,“其他國家才沒有真正的言論自由。”,“黨一定有充分的理由才不公開曾經發生的事情。中國曾經所做的一切後來也證明了,對穩定國家以及推動中國成為第二大經濟體來說是必要的。即使黨犯了錯誤,但是以目前的成績看來,它值得人民信賴和諒解。”

在作者訪問的人中,壹位中國政法大學的教授在訪美期間的觀察非常精準的反映了如今中國留學生的現狀。對新到國外的中國留學生來說,讓他們看見既有歷史的其他觀點,並不會讓這些學生的心智大開,反而會進壹步加強他們既有的信仰。學生們通常都會認為外國人根本不懂中國歷史,甚至認為外國教育在兜售錯誤的資訊,是西方的陰謀之壹,目的是為了阻止中國崛起。該教授把這種狹義的民主主義歸咎於中國要求教育與思想統壹性的考試制度。高考決定了高中生的未來,決定他們是否能上大學以及上哪壹所大學。這樣的考試制度確保了學生思想的純潔性和政治正確性,學生必須堅持所謂的主流正確答案才能有未來可言。

書中訪問了鮑彤這位前中共政治局常務委員會秘書,中共中央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主任。他也準確的為如今的中國國情把脈。他認為雖然目前中國的航空母艦,高速公路,太空衛星備受吹捧,但是這些都是為要讓中國保持經濟增長的表面功夫。政府自己的統計數字並不重要,因為它們都是偽造的,重要的是安撫民眾,確保他們對領導人的信心,這樣他們就可以繼續花錢而不出問題。這是壹項犬儒的策略,要利用龐大的有名無實的計劃來掩蓋內部的腐敗。

對於鮑彤來說,政府策略的第二頭馬車則是把民族主義開始轉變為軍國主義。選壹座島,任何一座都可以,對其施壓逼但不要開戰,因為根本不會贏。不過利用帝國主義正努力阻止中國崛起變成世界第壹的觀點來構建民族主義,將有助於增強凝聚力分散民族的註意力,不去關註更重要的社會問題。

看完本書,心中覺得十分絕望與無奈。書中說過,香港是唯壹還會每年舉辦紀念六四活動的地方。但是,作者萬萬沒有想到,今年六四活動,香港政府基於安全理由不讓舉辦。六四的參與者已經逐漸老去,而中國普遍民眾如今的看法則是對六四漠不關心。結合如今香港的情形以及各個國家親中主義的崛起,讓人不禁深思,中國政府到底會不會有把六四成功抹去的那一天。

最後,想把一組數據呈現給大家,根據網上中國官媒的數據顯示,中共在2019年裏,境內所謂的維穩費用是1萬4千億元,而軍費開支則是1萬1千億元。到底,在黨的眼中敵人究竟是國內人民還是外國人呢?

問一句,若有一天,石頭沒有了,還會有火嗎?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