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nerige

研究论文

發布於

9月初,闫丽梦会见了乔治敦大学(Georgetown University)传染病专家丹尼尔·卢西(Daniel Lucey)博士,后者曾提出,这种病毒有可能是实验室实验的产物。卢西博士说,闫丽梦的伙伴安排了这次会面,希望找到一位可信的科学家来支持她的说法。“这是我去那里的唯一原因,”他说。

在四个多小时的时间里,闫丽梦讲述了她的背景和研究,而她的同伴 (卢西拒绝透露此人的名字)不耐烦地在房间里进进出出。他说,闫丽梦似乎真的相信病毒已被武器化,但难以解释原因。

最后,那个同伴问卢西,他是否认为闫丽梦有“确凿的证据”。卢西说自己不这样认为,于是会面很快就结束了。

几天后,闫丽梦发表了一篇26页的研究论文,并称其能证明病毒是人造的。这篇论文在网上迅速传播。

这篇论文没有经过同行评审,也没有在科学期刊上发表,而是被发布在一个在线开放存取库上。它得到了郭文贵资助的两家非营利组织的支持。班农说,出于安全考虑,该论文的其他三位合著者都使用了化名。

病毒学家立即驳斥这篇论文是“伪科学”和“基于猜测”。一些人担心,这篇论文满是图表,充满了“独特的弗林蛋白酶切位点”和“RBM-hACE2结合” 等科学术语,这会给她的主张披上一层可信的外衣。

“它充满了各种科学式的术语,乱七八糟地混在一起,看上去让人印象深刻,但不能证实她的观点,”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免疫学家吉吉·奎克·格隆瓦尔(Gigi Kwik Gronvall)说,她是撰文驳斥闫丽梦报告的几位作者之一。

其他关于大流行的错误信息也强调了所谓的专业知识。春天,一段26分钟的视频在网上疯传,其中有一名信誉扫地的美国科学家指责医院夸大与该病毒有关的死亡人数。7月,在一段视频中,一些人身穿白大褂,自称是“美国医生”,并暗示口罩对预防病毒是无效的;该视频因分享虚假信息被社交媒体平台删除。

9月15日,在报告发表后的第二天,闫丽梦获得了她迄今最大的舞台:与塔克·卡尔森一起在福克斯新闻上亮相。卡尔森这档热门节目经常成为颇有影响力的右翼传声筒。

卡尔森问闫丽梦认为中国官员是有意释放病毒还是在无意中释放了病毒。闫丽梦毫不犹豫地做出回答。

“当然是有意的,”她说。

这段视频在网上疯传。

尽管脸书和Instagram认为这是虚假信息,但这段采访视频在网上的浏览量至少达到了880万。田纳西州参议员玛莎·布莱克本(Marsha Blackburn) 等著名保守派人士在Twitter上分享了它。特朗普的福音派支持者富兰克林·格雷厄姆牧师(Rev. Franklin Graham)在Facebook上发布有关闫丽梦的帖子时,它成了当天美国Facebook账户发布的分享次数最多的链接。

福克斯的另一位主持人卢·多布斯在Twitter上发布了一段他和一位嘉宾讨论闫丽梦“重大案例”的视频。特朗普转发了这条推文。

受众已经准备好了倾听她的观点,他们欢迎闫丽梦。3月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近30%的美国人认为这种病毒很可能是在实验室制造的。

“一旦被塔克·卡尔森报道,它就不再是边缘观点了,”布法罗大学(University at Buffalo)研究虚假信息的尤塔姆·奥菲尔(Yotam Ophir)教授说。“它现在成了主流。”

福克斯新闻拒绝置评。

几周后,卡尔森在节目中说,他不能认可闫丽梦的理论。不管怎样,他还是把她请回来做嘉宾,详细发布了她最新的声明:她告诉他,她的母亲被中国政府逮捕了。

中国政府经常骚扰批评者的家人,以此作为惩罚。但时报在10月通过手机联系闫丽梦的母亲时,她说自己从未遭到逮捕,非常想和女儿取得联系,她已经有几个月没有和女儿通话了。

她拒绝透露更多信息,并要求不透露姓名,理由是担心闫丽梦被她的新盟友操纵。

“他们阻止女儿和我们联系,”她的母亲说,她指的是郭文贵和王定刚。“我希望女儿知道,她在任何时候都可以跟我们视频。”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