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太中風入院48小時後

《让娜·迪尔曼》——还原妓女与母亲的日常一体性是女权主义的红药丸(以及点名批评《你好,李焕英》的反动)

不明飞行兔

你可能错会了本文作者,这是一篇女性主义文艺批评,是对文本的批判,而不是对贾玲和她的亲人、她的家庭关系的批判。

简单说就是艺术源于现实高于现实,作品要探讨问题,但可能探讨得不深刻,甚至因为这种不深刻甚至反深刻而站到了所探讨问题的对立面上。所以会被批评。而作品的背景,那些真实的人和真实的生活是处在一个个具体的情境中的,那里面必然有每个正常人都可共情的温情、爱与选择。但这是另一个问题,跟文本是分开的。

為什麼亞斯人jinly常常「社交超載」

第一屆馬特市建築師名單公布,共同摹畫社區的未來藍圖

开了“两岸青年大乱聊” Clubhouse 房间之后的一些思考和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