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給妳的國際新聞 Writing Rough Drafts of Herstory

217 | 中國藝考圈的房思琪們:系統性的性侵文化如何讓她們沉默?

(edited)
持續多年的大規模性剝削背後,一定有權力結構在支撐,而不僅僅是因為個別的「變態」。
(Unsplash)
作者:賈選凝(北京出生,香港成長,現居台灣。媒體人、評論人,但其實正職是做學術,關注港台區域研究、比較政治及文化研究。)
原文發佈時間:2022年9月29日

9月19日,幾位北京電影學院的校友不約而同在微信上轉發給我看一篇關於某藝考機構創辦人「15年誘姦多名未成年女學生致輟學生育」的文章,我看到一個不陌生的名字:杜英哲。當晚,事件登上微博熱搜;次日,輿論進一步發酵,更多受害者站出來發聲。這起罕見的大規模猥褻性侵事件也「破圈」被更多人關注。

杜英哲事件是被另一起性騷擾事件牽出。一位曾在其創辦的藝考機構「影路站台」接受培訓、現就讀於北電導演系的男學生,以拍攝作業為由騷擾多名女生。其中一位被騷擾的女性網紅施子怡稱「事件中受害者大膽揭露的行為」給了她勇氣,決定實名揭露藝術學校備考機構「影路」的校長杜英哲。

「他手下的老師都是幫兇」

施子怡指杜英哲的所作所為,可能是中國教育界「性質最嚴重、持續時間最長、被害人數最多、被害人平均年齡最小的一場性剝削」。她本人並非「影路」直系學生,但因上過杜英哲的課被騷擾,而和她同屆的「影路」女學生,基本也都被杜英哲騷擾過。

後來,她了解到「影路」從2007年成立以來,每屆都有女生被騷擾、猥褻乃至性侵,其中一位2003年出生的女孩,17歲在「影路」上課時被杜英哲誘騙懷孕,更輟學生下孩子。

施子怡聯同另兩位受害者的實名發文,在中國網路迅速發酵。曾在「影路」參加培訓的前學生、「影路」前員工和北電文學系畢業生集體發聲,於是有了第二篇「破圈」的文章〈21個藝考圈房思琪的血淚控訴,關於影路杜英哲〉。

該文有更多對杜英哲猥褻細節的指認,包括他會藉輔導寫作、試穿面試服裝,對女學生實施言語或肢體騷擾。而他當時的妻子陳昕則從旁協助,以補課、泡溫泉等理由,幫他將女生邀至私密場所,而「影路」員工對此心照不宣。

一位曾在「影路」上課的女生表示:「讓我覺得很可怕的是他手下的老師都是幫兇,他們知道杜英哲是什麼人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我們當時的這些學員都是只能抱團取暖。」

兩篇文章所陳述的內容,並不令我意外。杜英哲和陳昕是我大學在北電文學系時的學長姐,在校期間對兩人的品性就有耳聞。但我意外的是,當年只是私人培訓班性質的「影路」,後來不但機構化運作,而且在長達十幾年時間裏,杜英哲對「影路」的女學生和女員工實施長期、普遍的性侵害,卻能安然無恙至今。

如此大規模的性侵犯能夠持續發生,問題到底出在哪裏?

【本文未完,全文見《世界走走》:中國藝考圈的房思琪們:系統性的性侵文化如何讓她們沉默?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216 | 一名女子因頭巾而死後,憤怒的伊朗群眾能改變什麼?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