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給妳的國際新聞 Writing Rough Drafts of Herstory

052 | 聖文森駐台大使柏安卓:我的結婚誓詞沒有「服從丈夫」這句話

發布於
編按:柏安卓(Andrea Bowman) ,台灣加勒比海友邦聖文森及格瑞那丁(Saint Vincent and the Grenadines , 簡稱聖文森) 首位駐台大使,此前從事教育工作多年,亦曾擔任女校校長。在8月15日建交40周年紀念日前夕,《世界走走》專訪身為女性大使的柏安卓,分享她對女性賦權議題的看法。
作者:簡恒宇
(原文發佈於2021年8月13日)
聖文森大使柏安卓。(顏麟宇攝)

「我覺得性別公平比性別平等更應被當成目標」,加勒比海島國聖文森及格瑞那丁首任駐台灣大使柏安卓堅定說道。

「平等」(equality)和「公平」(equity)的意思看似相同,實際上截然不同,根據美國《韋氏字典》(Merriam-Webster)解釋,「平等」意指相當、均等的狀態,「公平」則是自然法和權利的公正。

從事教育工作超過30年的柏安卓(Andrea Bowman)2019年出任駐台大使,巧的是台灣2003年派駐聖文森的首位專使朱玉鳳也是女性。聖文森脫離英國獨立2年後與我國建交至今,2021年慶祝建交40周年。

柏安卓接受專訪時直言,所有民主政權都面臨「公平」問題,而在談性別平等時,要認知到體制、環境是否公平,因為平等是指能有相同的資源,可是當符合此條件時,還要面對環境上的不平等挑戰。

2021年是聖文森和我國建交40周年,圖為以台灣在地食材製作的聖文森醬料。(顏麟宇攝)

應以追求性別公平為目標

「『公平』或許要被定義為,女性能有管道調整對女性生計造成不公平、不成比例和不適當價值的不平等狀態」,柏安卓曾在一場演講提到,「我們可以說,當男女同工同酬時,達到平等目標,但既有特定職場的設定和結構對男性有利,同工同酬也無法為女性帶來公平」。

柏安卓以女性請生理假的需求為例:「我曾在聖文森的男校任教,當時的校長公開說,若照他的方式,就會因『每月問題和孕事』而不聘用女性教師。這就是現在的不公平狀態,因沒為女性的特別需求而有結構性調整,就算男女在各方面相似,有時需求並不相同。」

「所以或許同工同酬(是平等),公平則超越這樣的平等」,柏安卓強調,「為(追求公平)挑戰現狀和要求改變,才是顧慮到性別上真正差異,以提升平等」。

柏安卓表示,性別公平並非只有利特定性別,這是中立性質的目標,「此目標要靠集體和全球一起達成,只要世界上某個角落有女性未被賦權,就沒有達到女性賦權目標,同樣一旦任何地方失去人性,人類也無法變強大」。

聖文森大使柏安卓也是名教育家,厚厚的資料夾都是演講稿。(顏麟宇攝)

擺脫父權結構的女性賦權

對於女性賦權,柏安卓認為這樣的表述是在父權結構下出現,女性在此結構下未被賦權,或是地位被降低,原本能行使的權力被代理,「所以我們今日的討論,要認知到女性賦權是女性發揮影響力的過程,女性要從中承認自己本身能力,而非把賦權視為男性架構所授予」。

「我們必須承認在多數社會和信仰中,女性認為自己比男性次等,且不認為有必要定義自己的存在感。如果女性繼續從男性的眼中和框架看自己,就無法達到內在自我價值。身為女性,我們必須認知到自己的力量」,柏安卓說道。

柏安卓指出,1945年生效的《聯合國憲章》表明「男女平等權利」,且提升及保護女性人權是所有國家的責任,並稱包括1979年《消除對婦女一切形式歧視公約》(CEDAW)在內的一系列聯合國公約,「都在提倡我所指的女性公平(equity for women)概念」。

由於現今許多環境中,依然是男性握有權力,男性為主要決策者,使得女性賦權變成男性賦予女性權力,柏安卓說,女性應察覺結構內損害女性發展的細微之處,「女性意識及賦權必須自我由內而生」。

「為何在男女婚姻之中,男性就自動獲得特權?」柏安卓在先前的演講提到,在自己的婚禮要求主禮牧師移除結婚誓詞中「我服從丈夫」這句話,「當我們都是有能力的決策者時,為何我要服從我先生?我們有時看法相同,有時意見分歧,而要做出決定,就要找出包容和妥協的方法,大多數的人類社會環境有必要具備這樣的協商模式」。

過半友邦駐台大使是女性

聖文森大使柏安卓展示與其他駐台女大使的合照。(顏麟宇攝)

擔任首位聖文森駐台大使,柏安卓直言,知道自己身負重責大任,而自己同時是女性大使,被問及有何看法,她拿了張照片展示,那是她和部分友邦駐台大使的合照,全都是女性,「我想這說明了一切,現在有8位駐台大使是女性,女性當大使確實具有重大意義」。

「講真的,我感到非常榮幸」,柏安卓(Andrea Bowman)指著辦公室內貼著的建交40周年海報說,「那個標語『友誼、自由、繁榮』是2位聖文森女性想出來的,而且她們還沒來過台灣」。

台灣目前派駐15個邦交國的大使全為男性,另在非邦交國逾90個外館的代表及館長中,有14人為女性,而聖文森現有14個駐外館處,除了柏安卓,駐美大使吉爾克里斯特(Lou-Anne Gilchrist)和常駐聯合國代表金恩(Inga Rhonda King)也是女性。

柏安卓坦言,聖文森政壇鮮少有女性,但她很高興地指了指掛在辦公室牆上的現任聖文森總督朵根女爵士(Susan Dougan)照片說,「她和我在同所女校當校長,我是她的繼任者」。朵根在2019年成為聖文森首位女總督。

(完)

世界走走原創文章/報導目錄(生成中)

1. ...

(未完待續)

52. 聖文森駐台大使柏安卓:我的結婚誓詞沒有「服從丈夫」這句話

53. 從BBC紀錄片,看帝國夾縫中的阿富汗兩百年

54. 塔利班再臨:女性重返黑暗年代

55. 48年人生、42年戰爭:阿富汗女孩的悲傷綠眼睛


本文原刊於《世界走走》。《世界走走》是一家新起步的、希望做成具有性別意識的國際新聞電子報,冀以跳脫二元的嶄新視角,詮釋各地的迷人故事🌎

路遙遠,我們一起走👣

世界走走 Facebook

世界走走 Instagram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