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給妳的國際新聞 Writing Rough Drafts of Herstory

050 | 韓志瑛:我為什麼在南韓發起 #女性短髮運動

發布於
「網路恐怖主義源於自卑感,但他們攻擊錯人了。」
作者:韓志瑛(한지영,南韓心理學家、Healing Motion女性心理健康研究所代表,從事父權制與女性心理健康研究)
翻譯:蔡娪嫣
(原文發佈於2021年8月9日)
南韓金牌射手安山,僅僅因為短髮造型就遭到網路霸凌(AP)

東京奧運的金牌三冠王、南韓女性射箭選手安山,在網路上遭到南韓男性大規模騷擾。部分男性宣稱,安山作為金牌得主固然很好,但如果她是女性主義者,就要撤回對她的支持,並讓她歸還獎牌。

因為他們從根本上認為女性的地位比較低,就算這名女性是奪下3枚金牌的國族英雄,也一樣受到這般待遇——看起來還行就認同她,否則就網暴她。他們打從心底認為有權要求歸還獎牌,尤其他們人數並不少,在成員數量排名第一或第二的男超論壇(編按:指多數成員堅信「男性超越女性」等男性至上主義的網路論壇。也有與之反制的「女超論壇」。),這種想法是主流。

我們已經生活在2021年,但在南韓還能看到一群男人試圖控制、干涉女性身體自主權,我感到非常驚訝。由於我認為這是基本人權,並擔心網路男性論壇對我國奧運女選手的外貌品頭論足,可能使她們受到負面影響,所以我想了想,可以如何聲援她們。

發起「#女性短髮運動」的心理學家韓志瑛(取自Twitter)

「我該隱瞞自己是女性主義者嗎?」

我們發起了一項活動,呼籲女性在推特(Twitter)分享她們的短髮照片,並帶上「#여성_숏컷_캠페인」(女性短髮運動)標籤,以彰顯我們的存在,並向女運動員發出支持的訊息。意圖控制女體當然非常有害,我看到更糟糕的是,這種輿論風潮恐怕會讓人擔憂:「我該隱瞞自己是女性主義者嗎?」

在南韓,這個存在男女同工不同酬等等貶低女性權益問題而臭名昭著的國家,女性會成為女性主義者是再正常不過的常識。我們正是想將「我們都是女性主義者」的事實宣之於口,並由此更加鞏固女性之間的團結。活動從7月25日在Twitter發酵,取得巨大成功,第一天有多達6000人響應,大約3天後,來自世界各地的女性也參加了,每天都有數十篇相關文章和報導,海外各大媒體亦紛紛報導安山短髮事件。

南韓雖在一方面被視為快速發展的經濟強國、K-pop文化強國;但另一方面,N號房、江南站隨機殺人案、幼兒色情網站、「Deepfake」AI換臉、廁所偷拍,都讓南韓成為世界聞名的厭女國家。

奧林匹克運動會作為女性展示體能而非外貌的場域,強調的是力氣、肌肉力量和技巧,這與厭女文化所標籤化的女性,應被動、嬌小、瘦弱、脆弱的形象形成鮮明對比。而這次東京奧運中,湧向女性國手的無禮評論,試圖把女性置於男性凝視之下,像是「妳留短髮,是女性主義者吧?是的話那就淘汰」,是明目張膽地把「不希望女性獨立自主」的想法暴露出來。

南韓女權大開倒車

在我的觀察與研究中,發表仇恨言論的這些男性「害怕不關心男性評價的獨立女性」,因此他們想以某種方式區分女性,並避開他們認定是女性主義者的女性。因此,各種外在元素都會被懷疑並被貼上女權標籤,女校、短髮只是其中之一。這些元素更隨著時代發展不斷變化,導致女性避免談論她們面臨的歧視,而男性卻能繼續「獵巫」並公開霸凌她們。

在這種背景下,南韓的女孩光是參與這項推特活動就遇到一些基本難題。

首先,女性在社交媒體公開自己的臉部照片時,會擔心照片會否遭到色情合成、上傳到男超論壇以供娛樂。支持女權的用戶若上傳照片,可能會被男超論壇羞辱、網暴,尤其他們會肉搜用戶的身分,找出其學校、地區、姓名等個人信息,在現實生活中施以肢體暴力,在網路上各種辱罵嘲笑。所以,響應這次活動的南韓女性上傳的照片,都只露出她們的髮型,並把臉部遮住了。

南韓女性聲援短髮運動,卻因擔心肉搜與合成色情而必須將臉部遮住。(截自Twitter)

在30至50多歲南韓女性的成長過程,要求促進女權是一件非常普遍的事情,即使在公共領域也是如此。現任南韓總統為增進支持度,甚至一度提出「女權總統」的口號。

但實際環境裡,南韓的女性主義者處境變糟了。遊戲公司女員工因為穿著印有「我是女性主義者」字樣的衣服而被解僱;新聞不斷報導,女性僅因為是女性主義者而遭受經濟脅迫和肢體暴力。即使在學校和聊天群組等網絡環境當中,女孩因為留短髮,而遭受同齡男孩辱罵和欺凌的案例也時有所聞。除了面對不斷騷擾、欺凌和脅迫之外,還有強姦和死亡威脅。

網路恐怖主義源於自卑感,但他們攻擊錯人了

很多研究認為,性暴力並不是基於性慾,而是為了享受征服和優越感,南韓男性的網路恐怖主義似乎也是為了展現這種優越感,並緩解個人壓力。南韓生活壓力高居全球前列,他們將因為新冠病毒而加劇的個人壓力,發洩在比自己弱勢的人身上。韓男把集體痛恨和鄙視比自己弱勢的個體(流浪貓、小孩、女人),當成了集體運動和日常娛樂。

男超論壇對女性的性剝削和虐待,已使論壇成為除了娛樂還能盈利的事業。然而這些論壇受到的監管和懲罰遠遠不足,就算南韓女性集體出面抗議,實際上被逮捕或懲罰的人仍寥寥無幾。

年輕男性之所以改變攻擊的目標,似乎是因為他們沒有勇氣面對比自己更強大的既得利益男性。他們集體匿名攻擊女性、以「煤氣燈操縱」(gaslighting)對待女性,某程度上是因為攻擊女性安全,攻擊、批評和無視她們,也不會對自己構成威脅。但真正讓年輕男性的生活過不去、剝削他們、制定兵役法的都不是女人,而是老一輩的男人。

安山事件引起各國網友迴響,紛紛上傳短髮照片。(截自Twitter)

韓國、台灣⋯⋯亞洲的女孩們團結起來

2020年,旨在關注女性議題的南韓女黨,在艱難的背景下奇蹟地成立了。此外來自其他小黨的20至30多歲年輕女性政治人物,也開始提出關於南韓性別歧視的問題。

數以萬計的女性網友(為了自身安全而選擇匿名)每天都在網路上打各種更激烈的戰爭,還有百花齊放的女性自發集體運動:例如首爾的電鐵惠化站聚集成千上萬婦女,疾呼停止對女性的濫殺,還有光化門抗議活動,以及ReSET組織(1020名婦女組成的團體,旨在杜絕N號房等網絡性剝削)。

2016年南韓女性上街抗議針對女性的暴力事件。(AP)

我知道,台灣與南韓的女性主義者在各種亞洲女性論壇上也有交流。以亞洲女性的名義,我們希望台灣女性也能發出聲援,盼我們在各種女權問題上團結一致,共同努力改善女性的現實生活,讓男性的厭女和虐待女性行為得到妥善懲治。

奧運是一個非常健康的舞台,讓女性透過技巧和能力,而非外貌來競爭。通過這次辯論和活動,我們希望南韓年輕一代對女性身體能有更健康的看法。

(完)

圖為2020奧運賽場上,南韓金牌射手安山向鏡頭致意。(AP)

世界走走原創文章/報導目錄(生成中)

1. ...

(未完待續)

50. 韓志瑛:我為什麼在南韓發起 #女性短髮運動

51. 想像一個沒有金牌的全紅嬋

52. 聖文森駐台大使柏安卓:我的結婚誓詞沒有「服從丈夫」這句話

53. 從BBC紀錄片,看帝國夾縫中的阿富汗兩百年

54. 塔利班再臨:女性重返黑暗年代

55. 48年人生、42年戰爭:阿富汗女孩的悲傷綠眼睛


本文原刊於《世界走走》。《世界走走》是一家新起步的、希望做成具有性別意識的國際新聞電子報,冀以跳脫二元的嶄新視角,詮釋各地的迷人故事🌎

路遙遠,我們一起走👣

世界走走 Facebook

世界走走 Instagram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051 | 想像一個沒有金牌的全紅嬋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