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給妳的國際新聞 Writing Rough Drafts of Herstory

043 | 疫情時差報告:他見證5%人口感染仍樂觀的阿曼,她從杜拜「逃亡」到放下恐慌

發布於
阿曼人口才400多萬(編按:約497萬),感染數有27萬人,其實感染率很高。但可能是民族性吧,大部分的阿曼人滿樂天的,疫情舒緩時還敢去喝咖啡。他們沒有很擔心,認為會中就是會中,即使中了死亡機率感覺也不是那麼高。
作者:王穎芝
(原文發佈於2021年7月7日)

【阿梅】

居住地:阿曼-蘇哈爾市
年齡:30
狀態概述:與日本籍太太結婚後,曾外派至沙烏地阿拉伯與阿曼數年,疫情期間與太太同住阿曼,今年2月離職返台。
阿曼疫情期間,公司加強防疫措施,每星期固定消毒(阿梅提供)

離職計劃延後一整年

我是2018年10月過去阿曼,待了兩年十個月左右。我的工作內容是處理公司在阿曼辦公室的庶務作業,還有台灣同仁的食衣住行、簽證等。之前外派沙烏地阿拉伯時,雖然都是同一間公司,但女生比較難拿到沙烏地的簽證,與太太只能遠距離。直到阿曼那裡允許帶家眷,於是太太也跟著我去。在公司宿舍同住的有泰國人、菲律賓人、印度人等,多數是監工、工程師或辦公室同仁。

阿曼在去年3月中爆發疫情,在那之前,我本來就考慮辭職回台找工作因為30歲剛好是適合轉換跑道的時機,之後經濟考量可能越來越重。另外我也不想一直做總務,總務在我們公司是比較扁平的組織,通常會不斷被指派到各個工地,向上發展性比較狹隘。

那時另一個台灣同事也在考慮離職,他在去年2月中離職了。當時阿曼案例才個位數,但三月中爆發時機場就關閉了,連搭飛機的可能性都沒有。我本來想說同事離職,等工地沒有那麼忙了我再走,結果哪裡都去不了,只好繼續待在阿曼。

進工地辦公室會有阿曼警衛管控並測量體溫(阿梅提供)

醫療資源不豐的實體防疫法

阿曼的醫療資源沒有像台灣這麼充足、醫療水準也沒這麼高。阿曼同仁確診時,醫院就叫他回宿舍待14天,14天之後打電話問他情況如何,沒問題的話就叫他去醫院,醫院開一張證書證明他可以正常生活,也不需要再做PCR檢測。其實也滿奇妙的,這樣子竟然可以把疫情壓下來⋯⋯。

阿曼很早就宣布公務員不用上班;第二個政策是關閉國際機場,完全不讓外國人進來,即使有居留證也不行,只有本國人可以回國,是比較嚴格的國境管控。前幾個月阿曼政府也規定本國人不用上班,但公司還是有發薪水,而且政府沒有補助。企業可以不給錢,但我們是外資,擔心若有人去檢舉會糾纏很久,所以公司直接讓他們不用上班。

阿曼的宵禁也持續好一段時間,晚上7點到凌晨6點,除非有政府特許否則不能外出。去年5、6月齋戒月期間也禁止串門子聚餐,阿曼人滿無奈的,那對他們來說是很重要的節日,卻沒辦法慶祝。違反防疫規定會重罰,光是沒戴口罩就罰100元阿曼里亞爾(約台幣8000元)。

阿曼還禁止了省與省之間的跨境旅行,白天可以在省裡面移動,晚上全部宵禁。政府滿乾脆的,發布政策當天就開始實行,路上立刻有警察在巡羅,還有很多檢查哨。阿曼到了10月才正式完全開放國際機場,然後維持了三四個月,2月中我回台灣之後疫情才又開始惡化。

疫情下的員工餐廳,需要包持社交距離(阿梅提供)

我的生活其實沒有很大改變。在那裡生活很無聊,一週工作六天,放假那天就去家樂福採買,疫情前是這樣,疫情後還是這樣。頂多外出要戴口罩,在車子裡最多只能坐4個人,而且警察真的會抓。阿曼當地網購不發達,生活所需品都是開車去大賣場採購,國際物流像DHL、Fedex單價比較高,不太適合用在網購上,郵政系統也不像台灣這麼好,我在那邊寄明信片回台灣,到現在朋友都沒收到⋯⋯。

自律、自保即是關鍵

現在看台灣疫情其實跟阿曼很像,阿曼後來疫情趨緩也不是透過疫苗,而是透過各種政策去壓制增長,減少很多人與人的接觸,是比台灣嚴格的。但我在阿曼這一年經驗看來,再怎麼宣導,每天還是會幾百例幾百例地增加。

反而台灣是很緊張,每天關注確診有沒有下降、疫苗拿到沒,其實大家要有認知,疫情不會一時緩下來,至少要過幾個月。目前台灣還沒有很糟,但也沒辦法在短期內拿到疫苗並普遍施打,最簡單就是配合很基本的政策,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等習慣不能忘。民眾與政府的配合是有效控制疫情的關鍵。

【慈飛】

居住地:杜拜
年齡:30
狀態概述:在杜拜擔任科技產業行銷人員,去年杜拜封城前匆忙飛回台灣,度過相對安全的時光,恰好又在台灣封城前飛回杜拜。

經過疫情後,我想世上沒有什麼事情是理所當然的。我之前在旅遊產業工作,只覺得旅遊產業蒸蒸日上,人的移動愈來愈方便,以為這是件不會有意外的事,但從來沒有想過,世界會全面lockdown、變成這樣。

末日感的「逃亡」返鄉

我在去年3月底就離開了杜拜,當時是伊朗先爆出疫情,後來是義大利,杜拜剛開始有些案例時,我在兩天之內就決定要飛回台灣,真的就是「快逃啊~」那種狀況。我覺得地球好像要毀滅了,很怕見不到家人最後一面。

杜拜一開始先封鎖中國航班,那裡的shopping mall平常最多中國遊客,都不見了。當時街上也還沒有人戴口罩。我在2月春節有回台灣一趟,中國疫情消息已經傳過來了,台灣也有意識到危險,亞洲人也比較有在關注。

3月底再飛回台灣,我就是全副武裝,戴著口罩、眼鏡、手套上飛機,不敢吃東西也不去上廁所,到了泰國轉機才去機場廁所,途中每30分鐘就瘋狂消毒一次,但機上其他外國人還是照樣吃東西。我在曼谷機場也只敢買食物躲去人很少的地方吃,在路上穿的長袖長褲,回家之後整包脫下來,靜置了一個星期才碰它。那時機場第一線人員還不能戴口罩,因為服務業要露出笑容之類的原因,但是第一線人員跟去消費的客人都沒有受到保障,空姐朋友們當時也滿抗拒上班的。

杜拜曾經有一個確診案例是從埃及旅遊回來的人,我當時剛好也從埃及飛回杜拜,又從杜拜飛到沙烏地。算了一下,發現我跟那個確診者飛往杜拜時是同一天的飛機,很可能就是同一班。後來我在沙烏地起了尋麻疹,發高燒,我就緊張到爆炸,想著假如在沙烏地感染,我到底要去哪裡就醫?要不要搭飛機回杜拜?要不要回台灣?當下很慌、很無助,都是天人交戰的決定,在國外人就很不放心。

所以覺得很慶幸啊,因為我跑超快的,還問朋友要不要離開?當下很大的掙扎點是,他們覺得現在去機場更危險,反而把危險帶回台灣。後來我也滿自責的,我為了自己回台灣,讓家人承受這樣的風險。不過剛回台灣我還在隔離,杜拜就宣布了封城,朋友們超後悔沒有出來,而我已在台灣開心逛夜市,真的是兩樣情。

不過我沒有放下一切,因為我本來就是遠端工作,只是回台灣工作。我負責的區域是沙烏地跟埃及,我這種常出差的人本來就很少進公司了。回台灣後就是很多出差跟活動行程全部改成線上。視訊會議也變很多,而且時差很麻煩,杜拜、沙烏地跟埃及分別是差4、5、6個小時。

再回來,更貼近疫情也放下恐慌

去年回來台灣之後,我中間有再回杜拜一次,因為簽證要過期了得回去處理。當時心裡有一點點害怕,杜拜算是滿早就解封,當地很多朋友生活也恢復正常了,只是要戴口罩,所以我只有在出發上飛機前有點怕怕的。

回來杜拜之後,身邊很多人確診過,才發現對年輕人來說就是重感冒,比較清楚它(病毒)是什麼樣子,心裡就不會這麼敏感。我身邊就有10來個同事確診,大部分是重感冒、發高燒這樣。只有一個症狀比較嚴重的,我們打電話問他要不要回來上班,對方整個人都在喘。有同事說他們家族走了6個人,但我認識的人沒有過世的。重症的新聞並不是空穴來風,只是那個年齡層跟族群的確離我比較遠。

我到現在還是很小心,只是我看確診的同事們,種種反應都還是身體可以負荷的,至少不是黑白兩瞪眼、一確診就是重症,所以我感覺這個病是可以克服的,我還是很小心,只是不再恐慌了。

我並不是鼓勵大家出門,但台灣還算控制得住,不是每天上千例這種,我想大家可能是因為所知資訊都是重症,對於很危險的事情就會特別記得、散播,這算是生物本能,但我覺得台灣人需要安心跟冷靜,要讓大家知道這病毒沒有那麼可怕,恐慌要去克服。

圖源:https://instagram.com/cameljourney

世界走走原創文章/報導目錄(生成中)

1. ...

(未完待續)

43. 疫情時差報告:他見證5%人口感染仍樂觀的阿曼,她從杜拜「逃亡」到放下恐慌

44. 東京奧運為什麼不取消?其實決定權不在日本手上

45. 東京的第三場奧運夢

46. 跑道之上,誰是合乎標準的女人?

47. 林月雲,第一位挑戰奧運的台灣女性跑者

48. 呂頻:吳亦凡被刑事拘留,女權主義者應該慶祝嗎?

49. 東京奧運閉幕,回顧7位女子選手的傳奇時刻

50. 韓志瑛:我為什麼在南韓發起 #女性短髮運動

51. 想像一個沒有金牌的全紅嬋

52. 聖文森駐台大使柏安卓:我的結婚誓詞沒有「服從丈夫」這句話

53. 從BBC紀錄片,看帝國夾縫中的阿富汗兩百年

54. 塔利班再臨:女性重返黑暗年代

55. 48年人生、42年戰爭:阿富汗女孩的悲傷綠眼睛


本文原刊於《世界走走》。《世界走走》是一家新起步的、希望做成具有性別意識的國際新聞電子報,冀以跳脫二元的嶄新視角,詮釋各地的迷人故事🌎

路遙遠,我們一起走👣

訂閱世界走走電子報

世界走走 Facebook

世界走走 Instagram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044 | 東京奧運為什麼不取消?其實決定權不在日本手上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