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給妳的國際新聞 Writing Rough Drafts of Herstory

037 | 80年前歷史慘劇讓立陶宛更捍衛自由

《世界走走》今天來到近來和中國唱反調的立陶宛,這個「小國」除了曾被蘇聯占領而相當反共,似乎也因經歷過「大驅逐」歷史慘劇,讓立陶宛認定中國迫害維吾爾人的行為是「種族滅絕」。
作者:簡恒宇
(原文發佈於2021年6月25日)
  • 中國被「小國」立陶宛激怒
  • 至少28萬人慘遭大驅逐
  • 自由得來不易

日前宣布捐贈台灣口罩的波羅的海國家立陶宛,過去與拉脫維亞、愛沙尼亞被合稱為三「小」國,當立陶宛決定不再參與中國主導的「17+1」機制,中共喉舌《環球時報》社論嘲諷「立陶宛太小了」,直指全國人口數連中國一線城市的一個區都不到,更稱站在中國對立面不是「小國」該有的樣子。

只是退出中國和中東歐國家互動的「17+1」機制,不至於讓中國這樣氣噗噗,但立陶宛國會還通過無約束力的決議,認定中國對新疆維吾爾人的迫害是「種族滅絕」,而立陶宛也是繼美國、英國、加拿大之後,第4個國會做此認定的國家,《環球時報》社論就酸:「歐洲國家干涉內政,輪不到立陶宛。」

立陶宛會做出此決議,或許和過往歷史遭遇有關,因為立陶宛在被蘇聯占領時期曾經歷「大驅逐」(mass deportation),前後約28萬人被送往勞改營和強制拘留區(forced settlement),其中多數是女性和孩童,且最後僅1/3被驅逐者倖存回到立陶宛,而此歷史事件在2021年適逢80周年。

80年前遭受首次大驅逐

蘇聯1940年占領波羅的海地區後,隔年展開蘇聯內務人民委員會(NKVD)和國家安全委員會(KGB)的大驅逐指令,目的在於清除反對赤化的當地人士,並在5月20日至6月20日執行任務,通常男性被送往位於西伯利亞的集中營,且多數人在營內死去,女性和孩童則被送到勞改營或強制拘留區。

不同於集中營和勞改營,強制拘留區還可過著看似「正常」的生活,被送到此處的人也有些移動自由,但只能在許可範圍內移動,整個拘留區被NKVD監視,每個月要到執法機構登記。根據資料顯示,1941年的大驅逐中,立陶宛是受害人數最多的波羅的海國家,約有逾27000名立陶宛人被驅逐。

為了執行大驅逐指令,蘇聯擬定逮捕名單,包括警察、當時執政黨「立陶宛民族聯盟」(LTS)及多個天主教組織成員都被鎖定,最後甚至隨意抓了約2000人來補足名單上的人數,之後在載送被驅逐者的火車上,以各種理由強迫男性和其家人分開,而立陶宛種族滅絕與反抗研究中心(LGGRTC)追出此驅逐中16246人的生平。

2021年6月14日,立陶宛紀念大驅逐事件80周年(AP)

35次至少28萬人受害

1941年只是第1次的大驅逐,蘇聯1944年從納粹德國奪回波羅的海地區後,再度展開驅逐行動,原本是鎖定對抗蘇聯的立陶宛游擊隊成員,但在戰爭時期難以落實,因此把對象改為立陶宛裔德國人,約1000人從立陶宛第2大城考那斯(Kaunas)送往棉花廠當勞工,因生活條件太差,首2年約580人死亡。

二戰1945年結束後,蘇聯開始在立陶宛每個郡驅逐50至60個家庭,立陶宛游擊隊成員是首要目標,這些人被稱為「土匪」(bandit),而蘇聯也開條件,若他們肯投降,家人就不會受到傷害,但只是場騙局,1個半月內就有超過6000人遭到驅逐。

1946年至1948年初,較少平民被驅逐,因為「全民公敵」(enemy of the people)成為驅逐目標,除了立陶宛游擊隊成員,還有罪犯、富農(Kulak)及資產階級(Bourgeoisie)人士。1948年5月,蘇聯執行代號「春季」(Vesna)和「衝浪」(Priboi)的2大驅逐行動,約7萬人受害。

2021年6月14日,立陶宛總理希莫尼特出席大驅逐事件紀念活動(AP)

去史達林化帶動獲釋

「衝浪」驅逐行動針對波羅的海3國,但「春季」驅逐行動只鎖定立陶宛人,推測是立陶宛反抗蘇聯的情況最為強烈。由於已從先前的驅逐行動觀察出蘇聯的動作,像是新軍隊和運輸車進駐,因此許多立陶宛人先躲藏起來,蘇聯1949年繼續執行驅逐任務,並把這些人當成罪犯逮捕。

這一連串的驅逐行動確實達到蘇聯的目的,即削弱立陶宛的反抗力量及組成集體農場,不過1951年又有代號「秋季」(Osen)的驅逐行動,這次特別針對不願加入集體農場運作的富農,當時約有4215戶家庭近15000人被列入名單,且約有逾千名在立陶宛的波蘭人也遭驅逐。

隨著蘇聯領導人史達林(Joseph Stalin)1953年過世,蘇聯開始進行「去史達林化」(De-Stalinization),這讓被驅逐者逐漸有機會獲釋,隔年蘇聯把16歲以下者自驅逐名單上移除,躲避驅逐的刑期也從原本的20年減為3年,但立陶宛人的獲釋進度極慢,因為立陶宛共產黨仍把這些人視為威脅。

不論如何要保住自由

儘管蘇聯1958年准許釋放被驅逐的立陶宛人,但絕大多數無法再踏上立陶宛土地,而重回故鄉的約有6萬人,可是他們原本的財產不是被充公,就是被陌生人侵占,且在工作和社會保障上受到歧視,小孩也不能接受高等教育,這樣的處境促使他們成為堅定的反共勢力。

蘇聯前後共對立陶宛人進行35次驅逐,當蘇聯前總統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1985年推行開放政策(glasnost),立陶宛人獲得言論自由時,紀念被驅逐者成為優先訴求。由於首次驅逐是在1941年6月14日凌晨3時進行,立陶宛把這天訂為「悼念與希望日」(Day of Mourning and Hope)。

「2股邪惡力量,納粹德國和蘇共政權,達成分裂歐洲的秘密協定」,立陶宛總統諾賽達(Gitanas Nauseda)在2021年的悼念活動直言,「這些政權帶來不可言喻的痛苦和煎熬」。83歲倖存者史塔彭庫特(Aurelija Staponkute)強調:「不論如何,我們都要保住自由,因為那是我們辛苦奮鬥來的。」

2021年5月20日,立陶宛國會通過決議,認定中國對新疆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AP)

兩專責機構追究罪行

1990年重新獨立的立陶宛於2年後成立LGGRTC,這是專門研究立陶宛種族滅絕、反人類罪、戰爭罪行的機構,該中心主任由總理提名,並經國會批准任命。另外,1998年時任總統立陶宛前總統亞當庫斯(Valdas Adamkus)下令,成立評估納粹及蘇聯占領立陶宛罪行國際委員會(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for the Evaluation of the Crimes of the Nazi and Soviet Occupation Regimes in Lithuania)。

立陶宛國會議員辛傑利斯(Emanuelis Zingeris)自1998年以來,被總統指派擔任評估納粹及蘇聯占領立陶宛罪行國際委員會主席至今,而他也是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成員,且他2016年以歐洲慶賀團成員身分,來台灣參加我國總統就職典禮。 


世界走走原創文章/報導目錄(生成中)

1. ...

(未完待續)

37. 80年前歷史慘劇讓立陶宛更捍衛自由

38. 矽谷之祖,亦是矽谷之恥!諾貝爾天才的「失敗」人生啟示錄

39. 疫情結束後,「辦公室生活」是上班族唯一選擇嗎?

40. 能拯救世界的超級食物?全世界都在瘋海帶

41. 中共建黨百年:出生註定階級命運,「社會主義」真相是不平等

42. 疫情時差報告:走過沒有疫苗時的巴黎,與超佛系防疫的瑞典

43. 疫情時差報告:他見證5%人口感染仍樂觀的阿曼,她從杜拜「逃亡」到放下恐慌

44. 東京奧運為什麼不取消?其實決定權不在日本手上

45. 東京的第三場奧運夢

46. 跑道之上,誰是合乎標準的女人?

47. 林月雲,第一位挑戰奧運的台灣女性跑者

48. 呂頻:吳亦凡被刑事拘留,女權主義者應該慶祝嗎?

49. 東京奧運閉幕,回顧7位女子選手的傳奇時刻

50. 韓志瑛:我為什麼在南韓發起 #女性短髮運動

51. 想像一個沒有金牌的全紅嬋

52. 聖文森駐台大使柏安卓:我的結婚誓詞沒有「服從丈夫」這句話

53. 從BBC紀錄片,看帝國夾縫中的阿富汗兩百年

54. 塔利班再臨:女性重返黑暗年代

55. 48年人生、42年戰爭:阿富汗女孩的悲傷綠眼睛


本文原刊於《世界走走》。《世界走走》是一家新起步的、希望做成具有性別意識的國際新聞電子報,冀以跳脫二元的嶄新視角,詮釋各地的迷人故事🌎

路遙遠,我們一起走👣

訂閱世界走走電子報

世界走走 Facebook

世界走走 Instagram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038 | 矽谷之祖,亦是矽谷之恥!諾貝爾天才的「失敗」人生啟示錄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