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給妳的國際新聞 Writing Rough Drafts of Herstory

031 | 你我打疫苗對抗傳染病,要感謝300年前一位拿兒女做試驗的勇敢女性

新冠疫情方興未艾,《世界走走》今天陪大家走進時光隧道,回到300年前的英國,向一位人類防疫工作的開路先鋒致意,雖然她「人體臨床試驗」的對象是自己的一對兒女!
作者:閻紀宇
(原文發佈於2021年6月12日)
蒙塔古夫人(Lady Mary Wortley Montagu)(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新冠病毒從2019年底從中國出發攻城略地,造成全世界逾1億7000萬人感染、近360萬人病歿,疫苗則是人類脫離疫情苦海的方舟,全球醫藥界菁英競相投入研發,一位過去名不見經傳的匈牙利女科學家卡瑞蔻(Katalin Karikó)也因此大放異彩。

卡瑞蔻是「信使核糖核酸」(mRNA)技術的開路先鋒,美國莫德納(Moderna)、輝瑞(Pfizer)與德國 BioNTech的疫苗都使用她與賓州大學( UPenn)同事魏斯曼(Drew Weissman)共同研發的技術。但卡瑞蔻大器晚成,mRNA技術長期被學界視為旁門左道,她在賓大任教逾30年,至今只是個「兼任副教授」,還曾因為申請不到研究經費而被校方降級改聘。

300年前,一位被同時代人輕忽、被歷史遺忘的女傑

女性要在自然科學界出人頭地,往往要突破一道又一道玻璃天花板。諾貝爾3大科學獎項──生理學或醫學獎、物理學獎、化學獎,120年來只有23位女性得主,今年卡瑞蔻或許會成為第24位。在卡瑞蔻之前300年,英國有一位女性業餘科學家蒙塔古夫人(Lady Mary Wortley Montagu),雖然對傳染病防疫工作有啟發性的貢獻,但是被同時代人輕忽、被歷史遺忘。

天花(smallpox)曾經是人類社會最恐怖的傳染病之一,致死率高達3成。對於天花的防疫與最終根絕,人們都歸功於發明「牛痘接種」的18世紀英國醫師詹納(Edward Jenner),並尊稱他為「免疫學之父」稱號,但其實他有一位不可或缺的啟蒙者、先行者,也就是蒙塔古夫人。

蒙塔古夫人生於1689年,出身貴族世家,年輕時才貌雙全,23歲違抗父命與另一位貴族愛德華.蒙塔古(Edward Wortley Montagu)私奔,育有一子一女。蒙塔古夫人婚後翌年唯一的弟弟威廉死於天花,26歲時自己也染上天花,雖然後來痊癒,但從此容顏大損,臉上留下許多疤痕,眉毛與睫毛也永遠消失。

以毒攻毒!來自中國的「人痘接種」

1716年,愛德華被任命為英國駐鄂圖曼帝國(土耳其)大使,蒙塔古夫人因此在君士坦丁堡(伊斯坦堡)住了兩年,親身體驗穆斯林──尤其女性穆斯林──的生活與社會。從自身慘痛的經驗出發,蒙塔古夫人觀察到一個公衛現象:當時天花肆虐歐洲,每隔幾年就會撲天蓋地,但土耳其卻幾乎不曾爆發大流行。

關鍵不是土耳其得天獨厚,而在於土耳其社會普遍施行的「人痘接種」(variolation):在健康人們的手腕與腳踝割出小小傷口,塗上從天花輕症患者身上取得的膿(痘漿)。這種「以毒攻毒」的作法其實類似今日的「活性減毒疫苗」(attenuated vaccine),起源於16世紀(明朝)中國,17世紀由俄羅斯傳入中亞,再傳至土耳其。

儘管欠缺醫學專業訓練,但蒙塔古夫人透過縝密的觀察,斷定人痘接種能夠預防天花。不僅如此,她還說服君士坦丁堡大使館的醫師麥特蘭(Charles Maitland),在1718年3月為她不到5歲的兒子愛德華(Edward)接種,希望他回英國之後不會像舅舅、母親一樣染病。

蒙塔古夫人與兒子愛德華(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兒子、女兒接受「人體臨床試驗」

回到英國之後,蒙塔古夫人對這種「異國偏方」念念不忘,1721年英國再次爆發天花大流行,她也決定在同年4月讓3歲的女兒瑪麗(Mary)接種人痘,由麥特蘭醫師再度操刀,還找來幾位醫界人士見證,寫下歐洲醫學史新頁,而今年4月正好是300周年。

蒙塔古夫人拿來做試驗的一對兒女,終身不曾感染天花,她不但是人痘接種的引進者,也是堅定而熱誠的宣揚者,甚至爭取到王室的背書。但這種技術在施行初期遭遇不少問題,接種者仍有可能出現嚴重症狀,若未隔離也可能傳染他人,倡導者又是「一介女流」,因此當時正統醫學界往往將人痘接種貶為「民俗療法」(folk practice),對蒙塔古夫人冷嘲熱諷,甚至拿她被天花病毒摧殘的容貌作文章。

儘管如此,人痘接種還是持續在英國民間施行,比蒙塔古夫人晚生60年的詹納也在童年時期接種,過程中吃了不少苦頭(放血、清腸胃),還留下終身後遺症。成為醫師之後,詹納一直探索更有效、更安全的天花防疫方法,他注意到許多牧場工人如果得過牛痘(cowpox),就不會罹患天花,而且牛痘的症狀遠比天花輕微,因此可以推論:「牛痘接種」應該會與人痘接種一樣有效,而且更為安全。

詹納醫師為8歲男童菲普斯接種牛痘(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詹納──從人痘接種到牛痘接種的大突破

1796年5月14日,詹納為一名8歲男童菲普斯(James Phipps)接種牛痘(來自一名罹病的擠牛奶女工),幾天之後,菲普斯出現輕微症狀,但一星期內就痊癒。7月1日,詹納為菲普斯接種人痘,但男孩沒有出現任何天花症狀,證明牛痘的免疫效力,全世界第一支「疫苗」誕生。後來醫學界為表彰詹納的貢獻,將疫苗定名「vaccine」,來自拉丁文「vacca」,意思就是「牛」。

後來詹納全心全力投入天花防疫工作,發表研究結果,化解醫界質疑,精進相關技術,他曾經自嘲自己是「全世界的疫苗辦事員」。但我們也不要忘記詹納的先行者、啟蒙者:蒙塔古夫人。《瑪麗.沃特里.蒙塔古的先驅人生》(The Pioneering Life of Mary Wortley Montagu)一書作者韋列特(Jo Willett)說:「如果她不曾為自己的女兒接種,我們將無法發現天花的終極預防之道。」

劍橋大學科學教授法拉(Patricia Fara)說:「和許多女性先驅者一樣,蒙塔古在傳統醫學史上沒有得到應有的重視。詹納經常被譽為典型的英國英雄,但蒙塔古從保護兒女健康出發,進而推廣人痘接種,這位勇敢的女性挽救了無數人的生命。」

1959年,世界衛生組織(WHO)啟動全球根絕天花計畫,當時全球每年超過1000萬人感染、200萬人死亡。1966年,根絕天花戰役全面升高。1975年,天花的「陣地」只剩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1977年10月,索馬利亞廚師馬林(Ali Maow Maalin)確診天花,成為全世界最後一位自然感染天花的人(後來痊癒)。1979年12月,科學家證實天花疫情已經絕跡。1980年5月8日,世衛鄭重宣布:人類從此擺脫天花的危害。

三個世紀一路走來,從人痘到牛痘,從瘟疫夢魘到公衛勝利,蒙塔古夫人與詹納天上有知,應該會相視而笑。

天花疫苗(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世界走走原創文章/報導目錄(生成中)

1. ...

(未完待續)

31. 你我打疫苗對抗傳染病,要感謝300年前一位拿兒女做試驗的勇敢女性

32. 疫情職涯考驗:30歲,他在越南替台商跑業務,她在美國當飛行教練

33. 拍A片伸張女權?瑞典導演艾莉卡・拉斯特的「女性主義A片」之路

34. 又綠又台:德國下一位總理還是「她」?

35. 萬物皆可「訂」:疫情拉抬的訂閱經濟來襲,你也剁手手了嗎?

36. 毒品使用者可以「正常生活」?美國這位大學教授要你相信

37. 80年前歷史慘劇讓立陶宛更捍衛自由

38. 矽谷之祖,亦是矽谷之恥!諾貝爾天才的「失敗」人生啟示錄

39. 疫情結束後,「辦公室生活」是上班族唯一選擇嗎?

40. 能拯救世界的超級食物?全世界都在瘋海帶

41. 中共建黨百年:出生註定階級命運,「社會主義」真相是不平等

42. 疫情時差報告:走過沒有疫苗時的巴黎,與超佛系防疫的瑞典

43. 疫情時差報告:他見證5%人口感染仍樂觀的阿曼,她從杜拜「逃亡」到放下恐慌

44. 東京奧運為什麼不取消?其實決定權不在日本手上

45. 東京的第三場奧運夢

46. 跑道之上,誰是合乎標準的女人?

47. 林月雲,第一位挑戰奧運的台灣女性跑者

48. 呂頻:吳亦凡被刑事拘留,女權主義者應該慶祝嗎?

49. 東京奧運閉幕,回顧7位女子選手的傳奇時刻

50. 韓志瑛:我為什麼在南韓發起 #女性短髮運動

51. 想像一個沒有金牌的全紅嬋

52. 聖文森駐台大使柏安卓:我的結婚誓詞沒有「服從丈夫」這句話

53. 從BBC紀錄片,看帝國夾縫中的阿富汗兩百年

54. 塔利班再臨:女性重返黑暗年代

55. 48年人生、42年戰爭:阿富汗女孩的悲傷綠眼睛


本文原刊於《世界走走》。《世界走走》是一家新起步的、希望做成具有性別意識的國際新聞電子報,冀以跳脫二元的嶄新視角,詮釋各地的迷人故事🌎

路遙遠,我們一起走👣

訂閱世界走走電子報

世界走走 Facebook

世界走走 Instagram


支持作者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032 | 疫情職涯考驗:30歲,他在越南替台商跑業務,她在美國當飛行教練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