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給妳的國際新聞 Writing Rough Drafts of Herstory

030 | 緬北血翡翠:漫長軍事獨裁下,底層人民只有這個卑微願望

今天《世界走走》帶大家走訪萬佛之國──緬甸,玉被視為佛教吉祥避邪的寶物,但以玉礦致富的緬甸,卻深陷厄運。
作者:蔡娪嫣
(原文發佈於2021年6月11日)
  • 緬北翡翠背後有龐大而骯髒的產業
  • 平民是玉石上的赤貧者,政變讓情況惡化
  • 「希望不管誰執政,都請好好愛我們」
緬甸人民4個多月來極力抵擋軍事政變,死傷無數。(AP)

緬甸1940年代曾是亞洲富國,礦業和經濟作物出口興盛,人均國內生產毛額(GDP)排名東南亞第二,同時也是全球最大稻米出口國。60多年來在全世界最兇殘、最漫長的軍事獨裁政權統治下,這個國家逐漸病入膏肓。

玉石撐起緬甸的表面繁華,全世界約九成翡翠都是來自該國。佛教徒用金箔妝點漫天神佛,寺廟金碧輝煌。但若場景置換到挖掘國家寶藏的礦山,卻僅有滿目瘡痍的修羅場,礦工周旋於軍政府與少數民族武裝軍隊之間賭命開挖,只為脫離基本日薪4800緬元(約新台幣86元)的赤貧生活。

緬甸玉器產區的生活總是艱難,自軍方2月1日奪取政權以來,情況更加惡化。在世界最聞名的玉礦產地──克欽邦(Kachin State)帕敢鎮(Hpakant),士兵和警察晝夜巡邏,攔住街上行人,檢查是否有翡翠和其他貴重物品,並搜查人們的手機,尋找反對政變的證據。

「除非迫不得已,大家都不會出門。」熟知緬北礦業生態的本地人溫覺(Win Kyaw,化名)接受《世界走走》專訪時指出,很多個體戶礦工都離開了,在血腥鎮壓的危急時刻,多數人只想回到家人身邊。

全球證人組織(Global Witness)2015年公布的《翡翠:緬甸的國家大機密》,揭露翡翠產業一年產值逾310億美元(約新台幣8865億元),相當於該國GDP總值近一半,但這與當地民眾幾乎無關,因為緬甸龐大的翡翠產業由軍隊高層、毒梟及權貴企業所組成的網路操控。

可以說,翡翠給緬北帶來浩劫,礦場周圍常有致命危險,山體滑坡、毒品、暴力,還有來自空殼公司的剝削。政變後,軍方更名正言順地透過玉石牟取暴利。據官方媒體報導,緬甸一年一度的玉石商場活動從4月1日至10日舉行,光是其中一天就創收650萬美元(約新台幣1.8億元)。

玉石交易背後的犯罪天堂

KIA與軍方

帕敢鎮擁有占地1萬4000公頃的礦床,礦工憑經驗與運氣開採,大多數時候都是空手而回,或者挖到幾顆小小的原石,賺進幾美元。若發現難以私藏的大塊原石,便必須向上回報,讓克欽邦獨立軍(KIA)、中游廠商和礦場老闆分一杯羹。最後,採玉者只剩下10%到20%收益。

尋求民族獨立的KIA,雖長年在滇緬邊境與政府軍激戰,但在玉石利益上卻與軍方不謀而合。緬北戰火2011年重燃,奪去數以千計生命,10萬多人淪為難民。但由於翡翠產業為戰爭雙方提供資金來源,所以某方面來說,雙方願意延長衝突,以保護非法獲得的玉礦資產。這導致當地人需要分別上繳「稅金」,一種繳給國家,另一種私下繳給KIA。

軍方為獨吞翡翠貿易而極力剷除KIA。溫覺指出,但KIA換上便衣就與一般老百姓無異,使官兵無從辨別,也因此KIA地下勢力一直盤據緬北,靠著武裝力量向賣礦業者勒索錢財,「政變之前,緬北人其實比較討厭KIA,因為它害他們要繳兩種『稅』,」若沒主動向KIA納貢就會倒大楣,可能要付更多錢了事,甚至有生命危險。

空殼公司

緬甸法律禁止外國人在境內擁有礦場,但緬甸玉的最大生產者卻是中國、台灣及香港人士創辦的空殼公司。這些空殼公司掌握在少數利益集團手上,據估計,緬甸境內約100家大型採礦公司背後的所有者加起來不超過15名。

例如,當地的瓦卡(Wai Khar)玉石礦場就是由5家不同的空殼公司向政府申得開採權。通常情況下,空殼公司可能是軍方牽頭,背後是中國商人、雙重國籍人士資助,外界無從追蹤經營者身分,也無法確認不法金額流向。

「緬甸的翡翠產業可能是現代史上最驚人的自然資源掠奪。」全球見證分析師庫巴(Juman Kubba)表示,「這個龐大而骯髒的產業仍然被一群作奸犯科者控制,包括前將軍、毒梟和武裝分子。」庫巴指的是,包括前軍方總司令丹瑞(Than Shwe)、毒梟魏學剛(Wei Hsueh Kang)在內的利益集團,長年瓜分玉石利潤。

窮人的血翡翠

瓦城(Mandalay,曼德勒)擁有全球最大的翡翠交易市場,每天有成千上萬人湧入,看似比傳統菜市場還簡陋的地攤,經手價值幾百萬元的交易,誕生無數億萬富豪。

市場有許多中國買家來自雲南邊城瑞麗,他們仔細檢查各種玉石,一賭原石帶回中國提煉加工後的價值,而賣家可能本身就是採玉者或是中盤商。因為大多數玉器都經由邊境黑市走私到中國,僅有少數玉器通過官方渠道運輸到緬甸境內販售,因此玉石產業能被追查並徵稅的收益只有一小部分。

中國人愛極了翡翠,俗話說「黃金有價玉無價」。18世紀到二戰期間,克欽邦首府密支那(Myitkyina)到雲南之間存在著一條「玉石路」,常見數千頭馬匹來往關道,運輸翡翠玉石等物資。

窮人想翻身只能挖礦,但就像賭博,一旦嘗到甜頭就戒不掉。溫覺表示,礦場還有毒品、性交易氾濫等問題,有些公司與軍頭會以毒品控制下屬,「染毒就沒辦法離開了,因為在這裡大門敞開吸毒,都沒有人管。到政變危急時刻,還是有人不願走,想賭最後一把。」

翡翠給緬北帶來浩劫,生產翡翠的帕敢鎮淪為犯罪天堂。(AP)

「希望不管是誰來執政,都請好好愛我們」

在軍政府統治下,緬北礦區的生活沒有尊嚴,槍炮留給人們的只有鮮血、破壞與眼淚。帕敢鎮民眾連四個月上街示威,被軍方以真槍實彈、煙霧彈回擊,居民一言一行遭到軍方嚴密監控。首府密支那經常傳出爆炸聲響,溫覺說,住在當地30多年,從沒遇過這種狀況,現在形勢很不樂觀。

「政令宣傳新聞鋪天蓋地、路上都是檢查哨,恐怖統治真的回來了,」溫覺指出,以前軍政府時期,緬甸人總是避免公開討論政治,因為擔憂暴露思想會招來危險,現在年輕人討論時事,也須隨時注意身邊有沒有軍方內鬼,「我們都在誠心地祈禱,希望緬甸能夠平安,一切平息,回到正常。」

有些百姓對現實麻痺,對緬甸已沒有任何期望。「我覺得未來50年內,我的國家都不會有任何改變,」溫覺的好友達坤(化名)表示,「如果最後還是軍人掌控緬甸的話,不是我們移民,就是我們被他們愚民。聰明的緬甸人一定會設法離開吧,最後只留下被軍政府洗腦的那批人,軍政府肯定會很開心,他們喜歡好操縱的人民。」

溫覺認為,緬甸面臨最大問題在於掌握資源的既得利益者,不肯真誠地愛護國家人民,如果要將期望下修到最基本的地步,「希望不管是誰來執政,都好好愛我們,鋪橋修路、做好教育,這樣就好了。」

緬甸人不放棄希望,只盼「希望不管是誰來執政,都好好愛我們」。(AP)

世界走走原創文章/報導目錄(生成中)

1. ...

(未完待續)

30. 緬北血翡翠:漫長軍事獨裁下,底層人民只有這個卑微願望

31. 你我打疫苗對抗傳染病,要感謝300年前一位拿兒女做試驗的勇敢女性

32. 疫情職涯考驗:30歲,他在越南替台商跑業務,她在美國當飛行教練

33. 拍A片伸張女權?瑞典導演艾莉卡・拉斯特的「女性主義A片」之路

34. 又綠又台:德國下一位總理還是「她」?

35. 萬物皆可「訂」:疫情拉抬的訂閱經濟來襲,你也剁手手了嗎?

36. 毒品使用者可以「正常生活」?美國這位大學教授要你相信

37. 80年前歷史慘劇讓立陶宛更捍衛自由

38. 矽谷之祖,亦是矽谷之恥!諾貝爾天才的「失敗」人生啟示錄

39. 疫情結束後,「辦公室生活」是上班族唯一選擇嗎?

40. 能拯救世界的超級食物?全世界都在瘋海帶

41. 中共建黨百年:出生註定階級命運,「社會主義」真相是不平等

42. 疫情時差報告:走過沒有疫苗時的巴黎,與超佛系防疫的瑞典

43. 疫情時差報告:他見證5%人口感染仍樂觀的阿曼,她從杜拜「逃亡」到放下恐慌

44. 東京奧運為什麼不取消?其實決定權不在日本手上

45. 東京的第三場奧運夢

46. 跑道之上,誰是合乎標準的女人?

47. 林月雲,第一位挑戰奧運的台灣女性跑者

48. 呂頻:吳亦凡被刑事拘留,女權主義者應該慶祝嗎?

49. 東京奧運閉幕,回顧7位女子選手的傳奇時刻

50. 韓志瑛:我為什麼在南韓發起 #女性短髮運動

51. 想像一個沒有金牌的全紅嬋

52. 聖文森駐台大使柏安卓:我的結婚誓詞沒有「服從丈夫」這句話

53. 從BBC紀錄片,看帝國夾縫中的阿富汗兩百年

54. 塔利班再臨:女性重返黑暗年代

55. 48年人生、42年戰爭:阿富汗女孩的悲傷綠眼睛


本文原刊於《世界走走》。《世界走走》是一家新起步的、希望做成具有性別意識的國際新聞電子報,冀以跳脫二元的嶄新視角,詮釋各地的迷人故事🌎

路遙遠,我們一起走👣

訂閱世界走走電子報

世界走走 Facebook

世界走走 Instagram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031 | 你我打疫苗對抗傳染病,要感謝300年前一位拿兒女做試驗的勇敢女性

Loading...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