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走走 seh seh

世界走走|給妳的國際新聞 Writing Rough Drafts of Herstory

004 | 南海不是中國的!從國境之南的曾母暗沙談起...「曾母」究竟是誰的媽媽?

發布於
今天《世界走走》帶各位來到距離恆春超過2000公里的「真‧國境之南」,也就是被海峽兩岸同樣認定為「領土最南端」的曾母暗沙。
作者:李忠謙
(原文發佈於2021年4月14日)
  • 中國南疆是曾母暗沙,那「曾母」是誰的媽媽?
  • 中國的九段線從何而來,九段線裡的南海都是中國的?
  • 南海仲裁出爐後,台灣在南海爭議中可以怎麼做?

若是搭船在南海的曾母暗沙一帶極目四望,你大概怎麼樣也找不著「南沙群島」的蹤跡,甚至也看不到曾母暗沙。就算拿著望遠鏡,看到的仍是一片無盡湛藍大海。

因為曾母暗沙距離最近的陸地—馬來西亞的東馬海岸—大約80公里,距離南沙面積最大的太平島則有大約750公里,距離海南島更超過1500公里(距離越南與菲律賓則不到1000公里)。就算從曾母暗沙的海面垂直下探海床,想摸到海底的珊瑚礁(暗沙)至少也要下潛22公尺。然而就是這樣一個位在海洋深處(大約7層樓深)的海下地貌,卻被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同樣列為「領土最南點」。

根據我國教育部的重編國語字典修訂本,曾母暗沙是「南沙群島中最南端的一群暗沙。由曾母暗沙、立地暗沙和亞西暗沙所組成,為我國領土的最南點」;對岸的百度百科則說,曾母暗沙是「南沙群島的一部分」、也是「中國領土的最南端區域」。兩岸許多人從小讀地理時,想必都背過、考過這些「知識」。但「曾母暗沙」對於「確定國境南界」這件事來說,卻總是令人思之不解。

所謂「暗沙」(shoal)指的是「在水下隆起的地貌」,因此要將終年不曾浮出海面的「曾母暗沙」視為「領土」,在概念上怎麼也說不過去。因為「領土」至少應該是「水面上的陸地」,「曾母暗沙」既終年沉於水底、非島非礁、甚至連「低潮高地」(低潮時四面環水、高潮時沒入水中,一定情況下可當成領海基線)都不算,又該怎麼在曾母暗沙上「行使權利」、甚至「測算領海」?

南海今天被公認是「亞洲火藥桶」,是東亞除了台灣海峽之外,最有可能發生軍事衝突之地。除了周邊國家對南海的主權聲索範圍有所重疊,其中實力最強、態度最蠻橫的中國,經常含糊地以「九段線」(或者「U型線」)、「歷史性水域」對「整個南海」主張享有主權(尷尬的是,我國對南海的主權聲索範圍與理據也八九不離十),並且將實際掌控的南海島礁高度軍事化,對周邊國家造成極大威脅。對於依照《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規定,主張12海里領海與200海里專屬經濟海域的其他國家而言,當然不能忍受。

南海的主權爭議當然不止「九段線」一端,不過如果先把範圍集中在「九段線」上,曾母暗沙或許是一個容易入手的思考起點。

「曾母」究竟是誰的媽媽?

若先把《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放在一旁,按照兩岸對南海權利的常見主張—「歷史性權利」或者「歷史性水域」,那「曾母暗沙」想必是中國歷代先人頻繁航經之地,在此商旅往來、漁撈作業不在話下,也難怪這座暗沙會被取名為中國味十足的「曾母」。

這麼推想當然合理,但可惜完全不符事實。因為這裡的「曾母」並非哪個姓曾偉人的老媽,而是完全來自十九世紀英國海圖上的測繪成果翻譯—James shoal—所謂「曾母」,不過就是「詹姆斯」的翻譯,絲毫看不出中國對James shoal享有「歷史性權利」的痕跡。

甚至可以這麼說,在英國「發現」並且測繪James shoal的方位之前,中國古人泰半不知道這個水下22公尺「暗沙」的存在(當然,同樣在這片海域作業的其他國家漁民也不知道)。而且曾母暗沙並非特例,法國1933年宣布將西沙與南沙部分島礁納入版圖,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無力應對,只能緊急組成「水陸地圖審查委員會」,討論商榷我國南界何在。同時按照英國出版的海圖,急就章地按洋圖索驥、翻譯出南沙與西沙一百多個島礁的中文名稱,並於1935年出版「中國南海各島嶼圖」。

中國南海各島嶼圖

也因為中國過去對於南沙島礁缺乏具體認識,在新繪南海地圖與中英名稱對照表中的百來個「新增島礁」(96個位於南沙、28個位於西沙),全部只能照著外國海圖翻譯。尤有甚者,明明位在水下的「曾母暗沙」一開始竟被翻譯成「曾母(淺)灘」,當時的民國政府很可能據此認定南沙最南端的「曾母灘」,就是中國南疆領土之極。由此可見,所謂「中國自古以來的島礁領土」至少在南沙群島一帶並不成立。

根據我國外交部資料,當年由「水陸地圖審查委員會」陳報的機密報告記載,「我們所有的地理學者專家都說(西沙的)中建島是我們最南端領土」、但「我國海軍仍弱,那九個(南沙的)島嶼目前尚無用處」。顯見當時民國政府除了根本不曉得「曾母灘」並非「沙灘」或「淺灘」(1947年內政部才更正為「曾母暗沙」,但該處屬於「領土最南端」卻直到今天還是將錯就錯),更無力佔領、遑論利用遙遠的南沙群島。

九段線又是什麼?

中華民國政府只是翻譯地名畫地圖,當然還是沒討回被法國佔領的島礁。直到二戰開打,遭法國佔領的西沙諸島被日軍攻佔、南沙群島也被日方進駐。1945年日本宣佈投降後,我國原本沒有能夠接收南海島礁的艦艇,反倒是法國一度重新佔領、引來我國抗議。

但因越南戰事吃緊,法國被迫放棄佔領成果。民國政府在接收美援後, 終於在1946年派出四艘軍艦,前往西沙與南沙群島執行接收作業,並在幾個重要島礁上立碑升旗,這才算是確立了我國在南海諸島的領土範圍。

1947年,內政部方域司首度出版了官方的「南海諸島位置圖」,並以以十一段虛線標出整個南海位置,不過民國政府並未說明十一段線的意義何在,嗽。1949年江山易色,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在1953年的官方地圖中,承繼了民國政府的「十一段線」做法,但去除了位於越南北部灣的兩段線,這也就是後來中國所謂的「九段線」。

中國所謂「九段線」以及我國過去主張的「十一段線」比較。值得注意的是,由於兩岸均未曾公布段線座標,因此每次繪圖的段線位置都會有所出入。(李承祐製圖)

然而無論是南京時代的中華民國政府,或者是後來的台海兩岸當局,都不曾正面解釋「九段線」的法律地位。在2009年提交給聯合國大陸礁層委員會的信函中,北京宣稱「中國針對南海諸島和附近水域享有主權」,並且附上劃有九段線的地圖,但同樣沒有說明九段線的法律性質。不過國際社會一般認為,九段線就是中國對南海主權的最大聲索範圍。

中國外交部邊海司副司長易先良2013年就曾公開表示,南海問題「除了國際法,歷史上形成的事實必須得到尊重」。因為中國公佈「九段線」在前,「在長達幾十年的時間內沒有人提出異議」,1994年生效的《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在後,從時間順序上講,要求「九段線」符合海洋法公約不合邏輯。

中國官員的此種說法,完全無視中國簽署通過《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事實,而且依舊沒有回答「九段線」的法律性質為何。而且在中國畫出九段線時,僅承認從沿岸起算3海里的領海寬度,根本不可能擁有過所謂「九段線」的「歷史性權利」。

遠眺太平島。(美聯社)

按照兩岸的主張,曾母暗沙自然是中國「領土」最南界,但當地究竟是領海基線(領海與專屬經濟海域的起算點,但從水底地貌起算領海與法不合)、領海外界線(領海與接續海域交界,但領海基線何在?)、還是專屬經濟海域的終點(那200海里的起算基線何在?),兩岸都不曾細說。

至於九段線或者十一段線又該畫在曾母暗沙海域的哪個位置,兩岸也不曾公布。如果中國將《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所規範的海洋法概念全都拋諸腦後,只談虛幻的「歷史上形成的事實」,鄰國又要如何與中國討論劃界問題?他們的軍民船隻又該如何知道自己已經「侵犯中國領海」了呢?

姑且不論「九段線」意義不明、缺乏具體座標、位置不固定、侵害鄰國法定權利、不曾與鄰國商議劃界等問題,在2016年的南海仲裁案中,荷蘭海牙常設仲裁法院認定,中國對南海的歷史性權利若與《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牴觸者均已歸於消滅。由於中國也無法證明歷史上對該水域具有排他性控制權,其對「九段線」內區域主張歷史性權利並無法律依據。

在一切回歸《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情況下,因公約規定僅有島礁可以主張領海,至於不能維持人類居住或其本身經濟生活的岩礁,甚至不應享有專屬經濟區或大陸架(棚),終年沉在水下的「曾母暗沙」,非但沒有充當領土的資格,連領海與專屬經濟區與大陸架也都無從主張。

南海仲裁後的台灣何去何從

南海仲裁否定九段線的主張不只是中國的問題,更是台灣的問題。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主張的九段線,其實脫胎自中華民國時期的十一段線。所謂「歷史性權利」或者「歷史性水域」,也是兩岸對於南海權力的共同理據。當2016年的南海仲裁一出,雖然包括美國、日本、菲律賓、越南、馬來西亞、新加坡、澳洲、德國、法國、英國都表態支持,但北京與台北都表示「無法接受」。

菲律賓因為反對中國「九段線」主張與該國在南海的執法與建設,向常設仲裁法院提出的南海仲裁案,身為被告方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打從一開始就拒絕參與,更不承認仲裁庭對本案的管轄權。我國則在仲裁庭就「南海仲裁案」做出仲裁判斷後,鄭重表示「完全無法接受」。

仲裁判斷雖然原本就只對當事人才有拘束力,對於不曾受邀參與程序的我國來說不生影響。但仲裁庭判定包括太平島在內的所有南海島礁都只是「岩礁」,因此頂多只能主張12海里的領海,無法主張200海里的專屬經濟海域,自然引來統治太平島的我國抗議。

蔡英文政府對南海的論述已未再強調U型線。(顏麟宇攝、GOOGLE MAP)

不過在我國外交部的抗議聲明中,仍舊強調「南海諸島屬於中華民國領土」、「中華民國對南海諸島及其相關海域享有國際法及海洋法上的權利」,則顯然不是指針對太平島的200海里專屬經濟海域進行主權聲索,而是針對「所有南海島礁及其相關海域」主張主權。雖然聲明中沒有再提「十一段線」、「九段線」或者是「U型線」,但幾乎與中國相同的南海主權提法,基本上還是維持了「以段線思維劃界」的思維,也讓外交部強調的「擱置爭議」顯得蒼白。

雖然放棄(整個)南海(的)主權,表面上看來有損國家利益與尊嚴,但南海爭議在中國與台灣方的核心問題,仍是「九段線」或「十一段線」的主張與理據與《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規定與精神有根本矛盾,更無法用領海、專屬經濟海域、大陸架等概念來理解。

就算南海諸島的主權全都屬於台灣(或者中國),按照《海洋法》12海里領海的規定,根本也不可能擁有U型線內所有海域的主權,就算全部島嶼(不含岩礁)都能主張200海里專屬經濟海域,其範圍也遠比U型線小,何況仲裁庭已經指出連南海面積最大的太平島都只是岩礁。

即便「太平島非島」的見解日後可能遭到挑戰,但在太平島距離越南、馬來西亞、菲律賓更近的情況下,彼此的劃界也需要商議,而非單方面按照我國(或中方)主張為準,這也才符合我國聲明中「平等協商、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初衷。

英國BBC記者比爾‧海頓(Bill Hayton)曾在《南海:21世紀的亞洲火藥庫與中國稱霸的第一步?》(The South China Sea : The Struggle for Power in Asia)一書的結尾指出,南海各方都不希望擦槍走火,但也沒有人願意退讓來降低緊張。加上主張擁有整個南海的中國在當地的軍事化日益強勢,使得「共同開發」的理想也無從實現。

比爾‧海頓認為,擁有中華民國在南京時期劃設「十一段線」緣由的史料、而且能夠對其進行自由辯論的台灣,若能公布、檢視當初草率模糊決策的過程,才有可能從根本挑戰已被民族主義者(還有北京)視為真理的「九段線」思維。如同他在書中的最後建議:「唯有誠實、批判性地檢視過去的歷史,才是未來的和平之鑰。」


世界走走原創文章/報導目錄(生成中)

1. ...

(未完待續)

4. 南海不是中國的!從國境之南的曾母暗沙談起...「曾母」究竟是誰的媽媽?

5. 血汗海灣:石油富國的「現代奴隸」

6. 「壯陽神鳥」如何成為「外交工具」?

7. 破碎的夢土:歐洲國家利用高科技工具監控難民

8. 華府最有權勢的「Joe」除了Joe Biden,還有這位Joe Manchin

9. 台灣新朋友索馬利蘭成中東富國戰略布局關鍵角色

10. 你不知道的體育史》誰背叛了這群「國家之光」?

11. 創設少子化大臣18年,大和民族卻越生越少!談談日本少子化政策失敗的幾個原因

12. 美國中餐館用的「雜碎字體」有種族歧視?

13. 正視台灣「總體歧視」的殘忍(上):當她們的子宮被放大檢視

14. 正視台灣「總體歧視」的殘忍(下):在這座島成長的新二代、舊八代

15. 是誰住在露營車裡:以車為家的「游牧人生」在台灣可行嗎?

16. 藝術不再「打高空」:一座讓種植園勞工掙脫貧窮宿命的美術館

17. 戰雲密布的海峽、危機四伏的運河,從兩段歷史看台灣的命運

18. 摩登家庭:誰說婚姻一定要有「愛」?她們選擇和好友結婚去

19. 推動雙語教育的台灣來看看瑞士的英語煩惱

20. 半封城生活:防疫下的家庭關係挑戰,你準備好了嗎?

21. 全國三級疫情警戒:恢復往常還有多久?模範國家給你開卷答案

22. 居家防疫是種「特權」:那些無法WFH、被迫WAH、沒有家的人們

23. 當無國界的病毒遇上有國界的疫苗──「疫苗民族主義」禍延台灣

24. 我與新冠病毒共處一年半的經驗談:旅日台灣人的緊急事態日常

25. 防疫生活「心」指南:新冠時代如何照顧精神健康?

26. 台灣成中國「疫苗外交」戰場

27. 台灣人的疫情時差報告:這一次,世界示範給我們看

28. 疫情時差報告.紐約篇:封城之下,被圍困的關係與慾望

29. 世紀爭論的由來:鳳梨可以放在披薩上嗎?

30. 緬北血翡翠:漫長軍事獨裁下,底層人民只有這個卑微願望

31. 你我打疫苗對抗傳染病,要感謝300年前一位拿兒女做試驗的勇敢女性

32. 疫情職涯考驗:30歲,他在越南替台商跑業務,她在美國當飛行教練

33. 拍A片伸張女權?瑞典導演艾莉卡・拉斯特的「女性主義A片」之路

34. 又綠又台:德國下一位總理還是「她」?

35. 萬物皆可「訂」:疫情拉抬的訂閱經濟來襲,你也剁手手了嗎?

36. 毒品使用者可以「正常生活」?美國這位大學教授要你相信

37. 80年前歷史慘劇讓立陶宛更捍衛自由

38. 矽谷之祖,亦是矽谷之恥!諾貝爾天才的「失敗」人生啟示錄

39. 疫情結束後,「辦公室生活」是上班族唯一選擇嗎?

40. 能拯救世界的超級食物?全世界都在瘋海帶

41. 中共建黨百年:出生註定階級命運,「社會主義」真相是不平等

42. 疫情時差報告:走過沒有疫苗時的巴黎,與超佛系防疫的瑞典

43. 疫情時差報告:他見證5%人口感染仍樂觀的阿曼,她從杜拜「逃亡」到放下恐慌

44. 東京奧運為什麼不取消?其實決定權不在日本手上

45. 東京的第三場奧運夢

46. 跑道之上,誰是合乎標準的女人?

47. 林月雲,第一位挑戰奧運的台灣女性跑者

48. 呂頻:吳亦凡被刑事拘留,女權主義者應該慶祝嗎?

49. 東京奧運閉幕,回顧7位女子選手的傳奇時刻

50. 韓志瑛:我為什麼在南韓發起 #女性短髮運動

51. 想像一個沒有金牌的全紅嬋

52. 聖文森駐台大使柏安卓:我的結婚誓詞沒有「服從丈夫」這句話

53. 從BBC紀錄片,看帝國夾縫中的阿富汗兩百年

54. 塔利班再臨:女性重返黑暗年代

55. 48年人生、42年戰爭:阿富汗女孩的悲傷綠眼睛


本文原刊於《世界走走》。《世界走走》是一家新起步的、希望做成具有性別意識的國際新聞電子報,冀以跳脫二元的嶄新視角,詮釋各地的迷人故事🌎

路遙遠,我們一起走👣

訂閱世界走走電子報

世界走走 Facebook

世界走走 Instagram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005 | 血汗海灣:石油富國的「現代奴隸」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