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雲

努力做個有用的人。 閱讀|電影|歷史|語學|生活|流行文化|國際時事 如你願意支持我繼續努力,可以請我一杯咖啡☕ https://ko-fi.com/sarenechan medium, 方格子 同步更新

發布於

治療師讓我以「夢」為題材作畫,我想到那夜醒來仍感到陣陣心緒不寧的夢,久久不能平伏而輾轉反側的夢。於是我提起筆嘗試畫下最深刻的一幕,我用黑色的筆起草稿,卻怎麼畫都表達不了當時的場景。我把畫紙弄皺成一團,丟進身旁的垃圾桶。望着下一張空白無瑕的畫紙,我不忍心再用拙劣的畫筆玷污他的純粹,於是改畫別的比較有信心的圖樣。

課節來到尾聲,我向治療師坦誠把「夢」扭轉成「夢想」而作畫,因為我無法畫好心目中的「夢」。治療師表示理解,着我不需太介懷畫技的問題,也鼓勵我多花時間探索夢的意涵,在夢的潛意識的世界裡,或許可以發掘不少重要的訊息。我不是沒有思索過夢的意義,也為夢提供了一番解釋。說不定我只是未準備好向別人剖白我的內心,害怕會被挖掘出排山倒海的悲傷與憤怒,害怕揭開結痂的表皮後會是止不住的血水從傷口的空洞裡流出。

時日而久,夢的許多細節,我都忘了,但當中焦慮不安的情緒,倒是歷歷在目。我知道,某個物種正在捕獵少年少女,被抓到的人們,會受到可怕的殘暴對待。我或許是其中一個被捕獵的對象,也或許是某種想要紀錄情況的觀察者,而對於某個物種來說,兩者並無分別。獵者經已追到不遠處,我的家人把我拉到逃生的飛船上,急忙把船開走。我在船上的玻璃屏幕看着一個死命奔跑的女孩,累得快要倒下卻顫抖着奔跑的女孩。我很想幫助她,向她大喊,可她聽不到我的吶喊——不知道是船開得太遠,還是她沒期待過觀察者的援手。我只能痛切地祈求她能平安無事,聲嘶力竭地喊着一句又一句的「我愛你!」,一邊看着她絕望地跑。

然後,我就醒來了。

至今我還未明白的是,為甚麼我喊的是「我愛你」,我又憑甚麼喊「我愛你」。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区活动:我做过的特殊的梦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