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rah

想讓自己曝曬於陽光,卻還蜷縮在角落。

《果昔葡萄》

發布於

「聽說了嗎?前三天抹茶湖的石化事件?」

那群人還在櫃檯悠哉討論著,和那些已經兩天沒吃飯的科學家相比,還真令人羨慕啊。


總之,故事是這樣開始的。


「有沒有看過砂鍋大的葡萄啊?有沒有吃過啊你?」

果昔農園的老闆最近發瘋,竟說他的葡萄甜度高達87度,還打買八箱送八箱的優惠活動。


「這葡萄到底有沒有問題啊?」途經此處的汝旦聽到叫賣中的老闆,不禁翻了翻白眼。


汝旦正值青春年華,考上了彼得聖大學,號稱第一學府的學校,可說是非常不容易。這天對他而言,一樣是平凡又無趣的日子,穿著實驗衣的他正前往防檢大樓。


「嘖,還有一堆實驗沒完成。」細數了下今天的待辦事項,他在心中小小抱怨著。


殊不知一谷還有一谷低,他老姐汝樺更慘,這年頭面臨失業,想找個像樣的工作,大概是很困難了。為了不被現實擊垮,正堅強著做 peter food 外送,沒想到正好遇上防檢大樓年末慶祝趴,訂了94杯珍珠奶茶。


這可是一筆大收入!


「看來今天就賺這波了!」汝樺打起精神,騎著那台50年小50機車,載著94杯珍奶,頂著寒風前往防撿大樓。


寒風,是的,今年就是個嚴冬,寒冷程度大概跟前女友的現任看你的眼神一樣冷,凜冽的冬風已經連續吹了三天三夜,甚至把中央公園的抹茶湖切開了,就像摩斯分海似的。


一名差先生在路過抹茶湖時,看見了湖底正中央有一個布滿苔癬的時光寶盒,做工看似精細,材質卻十分的廉價,仔細一看,上頭居然還有一隻粉紅色的Q版有嘴貓,口中正銜著一把鑰匙,簡直是盜版的 HALLO KIKI 周邊商品。


「真是莫名其妙!」差先生打從心裡的不屑寶盒,卻還是朝著抹茶湖裡走去。


不論再怎麼鐵石心腸,看到鑲嵌在貓嘴裡的鑰匙,任誰都會好奇吧?


那是貓貓耶!貓貓不管怎麼樣都是對的。


差先生彎腰將那只時光寶盒拾起,此時他的腦海響起一陣聲音,但聽起來像是手機的虛擬助理SiSi。


SiSi 說:「燒年,你就是天選之人,趕緊打開盒子吧!」


天選之人!


差先生聽見了關鍵字,看了這麼多神話故事、武俠小說,終於,機緣要找上我了嗎?


如被蠱惑了一般,他興奮的用鑰匙開啟了寶盒。


「啥?」


但寶盒裡甚麼都沒有,別說是SSR稀世神裝,裡頭連一點灰渣都不存在。


失望至極的差先生將寶盒重重摔下,心中暗暗罵起了三字經,他點起一根菸,吐了一口痰,又將口袋所有的未中獎發票揉爛後丟在地上。


「真是個不檢點又不衛生的傢伙呢。」


一陣陌生的聲音自差先生的背後傳來,他回過頭,正想看看是哪個不長眼的傢伙在碎嘴,卻見一團黑霧從那只寶盒之中竄出並擴散,即將漫至他的腳邊。


「什......」話還沒說完,差先生已失去了所有知覺。


那天起,一股黑暗席捲大地,以抹茶湖為中心漫開,所有動物、植物開始石化。


不知不覺十天過去了。


防撿大樓裡的科學家們正努力拯救國家,已經十天了,他們還是毫無頭緒,只能眼睜睜看著所有的動植物邁向死亡。


正值束手無策之際,汝旦瞥了眼窗外,突然看見鄰近的果昔農園裡,粉紅花盛開得燦爛奔放,有如HALLO KIKI 的嘴巴一樣燦笑。終於,實驗室再度浮現了希望,趕緊將組織培養的葡萄苗拿來研究。


可惜的是,研究依然沒有結果,所有人失去求生意志,不知道是誰先開始的,葡萄催芽劑被發放到每個人手上,有人開始招呼眾人一同乾杯。


反正橫豎是死,至少說再見的方式能讓自己決定吧?


「Shot!」


一聲高呼後,眾人將手中的催芽劑一飲而盡。


故事本應該就這樣結束的。


然而令人沒想到的是,十年後,防撿大樓的大家居然同時甦醒,彷彿經歷了一段長長的冬眠,當年的石化事件,似乎也不過是眾人作的,一場深遠的夢。


初醒的眾人面面相覷,相對卻無語。


忽然,有人輕輕開口:


「你的名字,是......?」


(此時廣播輕輕下了程億遜-十年)


Fin.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