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茈

🌸 牛奶依存症患者、愛吃雞蛋,喜歡角落生物的貓。 🍀 互相追蹤,有拍必回!但每月取消追蹤未曾互動者。 💝 每週更新〈莎莎的營養學習筆記〉1~2 回,直到系列完結。 📚 每日更新〈夢界日記〉1~2 回,直到與當下日期同步,並逐日下架 7 日前的舊文 2 回。 如果喜歡某莎的作品,請放心地拍手搭訕吧❤

〈夢界日記〉【2020-10-30】空氣樓梯|記憶回顧

發布於

❀ 基礎記事 ❀

  • 記夢日期: 公元 2020 年 10 月 30 日(週五)
  • 睡眠時長: 約 7.5 小時
  • 睡前暗示: 詳見【相關補充】
  • 身體狀況: (無紀錄)
  • 鬧鐘設置: (無紀錄)

❀ 相關補充 ❀

睡前原本想要自我暗示什麼,但是後來忘了,也就沒有特別暗示什麼。

今日睡眠期間,夢境的品質不是很好,自己的醒意識也不活躍,感覺上趨近於普通夢。
雖然不至於完全不記得,但總覺得這個月與上個月相比,整體下降了許多。

由於今日睡眠期間,發生腳趾甲插進邊緣肉的關係,在夢裡不時傳來現世的疼痛感,導致自己在夢境中不時分心、意識渙散的情形,繼而讓夢界出現些許微妙的變化。


❀ 片段一 ❀ 【空氣樓梯】

這段夢界記憶發生在第一個鬧鐘躁響之前,推測是架空奇幻並輔以現代元素的夢境。
夢裡的自己時而擁有實體、時而沒有實體,幽體與附體現象頻繁發生,很可能是來自現世肉身的疼痛,使自己忽睡忽醒;因為,當時只要不小心碰到或擦到左腳拇趾,自己在夢裡的意識就會瞬間被抽離到白色虛空之中,當下只能換個睡姿再次續夢。

關於這段夢界,大部分的情報流失了。
並且有諸多細節在反覆續夢的前後,都出現不一致的狀況。

根據自己印象中最初記憶,在夢裡,一開始自己是擁有實體的,扮演的角色可能是自己。

當時的時間是晚上,場景是在宴會餐廳。
環境細節忘記了,只記得當時自己好像趕著要去參加某個人的人生大事,剛剛下樓去確認什麼,當下正走在白色的樓梯上,向上攀爬。

短暫斷線續夢後,發現自己變成幽體,飄浮在一名金髮雙馬尾女孩的左後方。
自己看著她正一步一步走上白色階梯,然後在要再上一層樓時,自己注意到連接第二層與第三層的樓梯消失了,可這名女孩卻很自然地轉了身子半圈,繼續踩著空氣向上攀爬。

此時,自己看到她在踩過的空氣階梯,陸續顯現出原本的白色樓階。

隨後,自己再度斷線續夢,第二次連上時,發現自己是以第一人稱的視角看待環境。
自己似乎附體在上一次續夢時的女孩身上,但不確定當下自己的外表。

自己和上一次續夢一樣,從第一層走到第二層,然後轉身要繼續向上攀爬時,發現第二層到第三層的樓梯消失了。

當時自己仰看著來自上方的餐廳光暈,確實是 Z 字型的樓梯圍欄結構,就偏偏少了這一段樓梯,同時背景混雜著人們吃飯聊天的雜音。

這時上方圍欄的旁邊有一個小男孩雙手倚著欄杆,向下對自己看來,他一臉困惑地說:

  • 「姊姊怎麼還不上來?」

他的表情看起來像是這段階梯一直都在的模樣,反倒懷疑為什麼在下一層的自己,要對著看不見的空氣樓梯發呆。

於是,自己鼓起勇氣仰頭踏出 2~3 步,一開始確實有感到自己有踩在什麼固體上。
接著稍微低頭一看,發現什麼都沒有,忽然一個踩空墜樓的畫面嚇了自己一跳。

就在一個閉眼睜眼後,自己居然回到第二層的樓梯口原點,但那名小男孩已經不見了。

再一次的斷線續夢,第三次接上來後,狀況和第二次相同。
這一次自己想著,不用眼睛去看,而是閉眼憑著感覺向上走試試。

於是,如此照做之後,自己居然成功抵達了第三層!
但是還沒來得及睜眼看清第三層的環境時,視野一個花晃,自己再度回到了第二層。

當下,自己居然變成與夢意識若即若離的相連幽體狀態。
此時的自己可以透過夢意識的眼睛看到第一人稱的夢界,也能透過幽體的視角看到第三人稱的現狀,這感覺「既熟悉又詭異」

(這種「既熟悉又詭異」現象其實曾經在現世中出現過,但通常發生在自己走神,或刻意讓自己處在半解離狀態時。)

總之,當下夢意識還是想往上走,於是自己連接夢意識的交疊部分,按照剛才的閉眼方式向前踏出一步,然後又是一股踩空墜樓感地回到了第二層的原點。

當下醒意識的自己開始對這種反覆重來的現象感到不耐煩了。
這次回到原點,便讓自己的醒意識直接脫離夢意識主體,以幽體的方式飄浮旁觀宛若自動人偶的夢意識,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上踏出、瞬移回到原點。

一直重來的畫面,最後讓幽體的自己終於看不下去了。
感覺自己正雙手抱胸地透過視線焦點,專注控制眼前不斷失敗的夢意識實體,讓她穩穩地向前踏上一步又一步,每上一個階梯,腳下就能顯現實體的白色樓階,然後成功上樓。

就在自己以為終於能上樓看清楚餐廳的模樣時,突然再次斷線。
現世中的自己翻身調好左腳位置,迅速入睡續夢後,發現自己附在已上樓的夢意識主體,右手還摸著欄杆,以欄杆為圓心順時針晃過另一側,居然又是一個咖啡色木質樓梯!

而且是「朝下」的!
詭異的是當下的自己雖是附體,但似乎沒有主控權。

結果上樓後,以回頭面向樓梯口定位,右側是剛才的白色樓梯,左側是咖啡色木質樓梯,而剛才晃過一下子的第三層空間,也以此處為分界線:

  • 右側:亮白高雅的餐廳。
  • 左側:暗紫奢華的貴族宅邸內部。

自己的醒意識正在腦中吐槽,怎麼這個夢界像是「錯位拼湊」一般。
不僅搞不清楚故事主軸要幹嘛,就連夢意識也「失控」了!

當下的感覺就像身體自己動了起來,明明有意識卻無法阻止身體做蠢事一樣。
悲劇的是醒意識的自己還無法及時脫體而出。

至於後來發生什麼事,已經忘光了。


❀ 片段二 ❀ 【記憶回顧】

這段夢界記憶發生在鬧鐘躁響後到最終起床之前。
期間,自己的醒意識比較強,與其說在作夢,不如說自己渾渾噩噩地待在夢屏空間,一邊感受到「左腳拇趾的指甲插進肉裡的疼痛感」,一邊在腦內有意無意地回想入睡前的補番劇情。

是的,自己在補完〈火影忍者〉的動畫全集後,又繼續補其他兒時沒看完的已完結作品,這次是〈犬夜叉〉,含完結篇全集估計 2XX 集,一樣用去頭去尾二倍速的方式快速補番,這種速度差不多 1 小時能看完 8~10 集。

這段透過夢境來重現記憶畫面的期間,感覺自己像是待在黑色虛空般的單人電影院內,看著夢屏從白色虛空畫面浮現自己腦內一時想到的動畫內容。

自己總算稍微明白黑色與白色虛空之間的差異了。
倘若意識處在白色虛空內,那麼自己很可能待在夢界之內,與現世肉體的連接較少。

然而,若是處在黑色虛空之內,自己還是不太確定夢屏空間與夢境宇宙之間的差別。
目前,自己區分兩者的方式是「距離感」

  • 在夢屏空間內,自己很清楚自己的現世肉身就在「附近」
  • 在夢境宇宙時,自己雖然能感受自己與現世肉身之間的「連結」,但卻可以隨時將它切斷或隱藏,感覺自己的意識在「非常遙遠的地方」

總之,在這段透過夢境來進行記憶回顧與腦補的過程中,畫面零零碎碎的。
大多是一些曾在現世看過的動畫片段,少數是自己看了影片彈幕想像出來的腦補畫面。

至於是哪些腦補畫面,就不在夢界日記裡詳載了。
真要形容的話,「某位蘿莉控的形象會蕩然無存吧?」

免版權圖庫:Pixabay @ Mia_Teegan

🎈 文末推廣 (๑•̀ㅂ•́)و✧

  • 夢界日記穩定連載「每日更新」中!歡迎夢友同好參與標籤社群✦
    如果喜歡這系列的作品,請多多支持某莎,或是「拍手留言」交流吧!
  • 另也歡迎「喜歡 ACGN 或小說創作」的文友前來「推薦或自薦作品」
    某莎會很樂意追蹤拍手食糧噢✦(特別是耽美或奇幻的)

〈夢界日記〉資料頁:關於某莎的常用記夢詞彙

〈夢界日記〉資料頁:關於某莎的探夢特性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