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喝忌廉

寫字,打撈_____。

睡吧,天就要亮了

一些剛開始寫詩的時候的不算詩的詩並沒有詩意而其實心中也不追求詩意對於詩在失眠的日子裡我只希望詩存在就好了無所謂詩意;朋友講你要是學會「笑死」走遍hk沒問題,很好,我現在就對這些隻言片語講一句「笑死」。

耳钉

蓝色耳钉扎醒泥泞的梦
你留下于枕上
送给我吗
冰凉细腻不告而别
起夜时窥伺眼睛


给A的简讯

八月七日凌晨四点零三分
我在 滴滴 警报声中醒来
一场龙卷风即将叩响勉强的门
我想起 见你 白色连衣裙
此刻她正横躺在院子绿漆高凳发梦
无辜似一双湿漉漉的眼睛

如果我不幸脱困于这位失明而暴怒的客人
这条写于红色电话薄的简讯
将止步于躁动而甜蜜的颤抖
馥郁芬芳 成为山茶花颠三倒四的醉酒红晕

没有谁亏欠谁一吻
我就要像乌鸦那样消逝于晨光
我亲爱的A 我的A 我的
或许只有埋身滚浪沙砾之时
才可以光明磊落言之凿凿你我坦诚

你说:
月亮是烟头烫出来的洞
日出是一场焚身似火
如果我也能炸裂为一颗有着瑰丽修行切片的
沙尘
请随风暴力叩响你家门



蓝蝴蝶

走入我的房
走入温暖的脏器之间
衣与衣于衣
构铸为铁皮墙
不必    担忧
难熬的夜要碎成蛛丝上的蓝蝴蝶
月亮拔锃亮之刀 她吻在眼睫毛
又伏于肩头矜持蛊惑:
将耳朵割掉 将耳朵割掉

只要蜷缩
风
平
浪
静



凌晨不说谎

我是条礁上的鱼 只能摆尾喘息
无论是在地铁 关口 还是失眠的夜里
两粒褪黑素换不了扎根大地
白蛇横渡腰腹
拉温热躯干沉入 沉入 沉
入断壁残垣伊甸缝隙

我有罪 我不信上帝
灵魂只能伶仃挂于臂膀
等待湿如水泥扼颈终结游戏
溅落成杜鹃花
淌作秘密千语
牧师说:想而未行同为罪

已无路可退
喝下第一口酒 喝凛冽的甜
颤抖如第一眼看见你
倾家荡产

墙里的人来人间一趟
赤脚逐日山山无藏
墙外的人烂醉黎明
烟花点烟世纪荣光



安眠是道加密留言,我的红色听筒断了线

追一只走失的羊
同于播放「迷路」的唱片机
玫瑰香露 嘀嗒 描线纤维玫瑰
没有人黎明
到来前燃薄荷烟 不宜提神醒脑 不宜真心
谎言香融化蜡铸的钥匙
锁已沉海 在开口前
电波里电台波纹蓝色多瑙河
逃跑还是失踪?
最好秋虫迎难而退理智缝隙
别想起 毕竟玫瑰香如冷萃的美梦哈气
7-10 羊不会思虑走失



晚安

心如桃核
一切爱的丰盈与纯洁
萎缩于一场言霜的风寒感染
一勺匙的酒精 吗啡 月光
调剂为注射静脉的蜘蛛腿
今夜要释怀

欲得沟壑
她像被掏出来的鱼一样 呼 吸
棉被上的羊毛毡压实一个厚实的梦
百合香烫穿于一点汲汲取暖烟星
明天莫复醒

你的钥匙已经被我丢掉
我的外套就留给你打包
一个吻
两个恒定的树上蜜桃儿



睡前

楼下猫叫个不停
空空胃袋吞满碎纸
嘘
躲好



复发

注射一针名为「喜欢」的强心剂
医生讲:「爱」太浓,那是病危患者的特例
「喜欢」在血液中阴魂不散
大约是个傻子,只能说一句话
不得了 不得了



过节

期待你一个吻
用蜂蜜味道唇膏
止步于毫毛
隔靴搔痒
我就是月光下蠢蠢欲动的忘忧草
横躺为静默的河
半边肩膀都麻痹了



枕頭盛滿濕淋淋的難民
要帶著這些遺孤去找天堂
一個貪婪的孩子企圖用睡夢
最自然的縮上
我的枕頭
我一把推開他
他的爸媽
床尾牽手 四目相望
如何才能帶走我的淚
如何才能登天巴別塔
在抽搐的眼皮上
天堂說:別開燈



別用成語

現在我也已經讀不懂了
心臟響如——鳴冤擊鼓
被討好的總是——三窟狡兔
廉價無——羞恥不知
一句誇獎就能——不換千金
賤笑
我要窒息在紙上
覆蓋無邊無際夜郎



給我的Chiara

她總愛說「寶貝」
我便相信
我是她的寶貝
她開在我的書桌旁
我和她的影子
就活一分鐘那樣

電話裡的Chiara總愛笑
我便相信
她是快樂的
她繞出床鋪的圍剿
妳我和那位生長的LGBT
好像誰也沒有放棄

Chiara的指紋一定印在鏡子上
我便相信
她愛我的所有
這是一個反抗的名字
沈默的走廊
徘徊的影子聽不見盲目諷刺



0

他躺在那里
好像一个摊开的
命
人只能有一个命
可我们是曲别针
当一碰到就要拥抱
化成
8
这样没命活 也没命上路
于是事情便解决了
他躺在那里
我没有名字
不好拥抱



恶心

水-水-水-水-水
到处都是水
水爬满了头发
我没办法让不聪明的情人
返祖成一块
破石头
到底谁更傻
早-晚-早-晚-早-晚
我每天想他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