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ndy Feng

曾任英國法庭以及海關口譯,回來台灣當小廢物,一年半在歐洲走跳了19個國家,什麼沒有,想當一個有故事可以說的人。

無差別愛人:寫下愛的故事| 走出執念

發布於
放棄了不屬於自己瘋狂的愛,才能真正溫柔的擁抱自己。

"These violent delights have violent ends. And in their triumph die, like fire and powder, which, as they kiss, consume. "- William Shakespeare <Romeo and Juliet>

殘暴的歡愉終將以殘暴收場,在那歡愉的岔煞,就像火,一吻而逝。

攝於覺醒的那一天 2019.01

曾經我迷戀著一個人超過六年的時間,給他一個代號,就叫做N。

我花了六年的時間愛N,從一開始單純的喜歡、了解、到痴狂迷戀,曾經我跟N是一北一南的距離,為了他,我找了許多跟台北相關的工作、案子,就為了有空的時候把他跟另一個共同朋友從學生約出來聊天吃飯,FB等候回復,我把自己縮的渺小且卑微,當時的我確實渺小也卑微,我覺得我的人生沒有目標,我想被愛,而想被愛的渴求遮住了我的雙眼。

我羨慕N,N是一個在我看來擁有很多的人,我跟著N去了英國念書,為何說跟著去呢? 原本我不想去英國,我想去美國,但一聽到N決定要去英國,我自己改了志向、改了學校,改了方向,我知道我跟N要待在同一個地方,愛著N是當時我人生生活最大的動力。

在當時的我,總是迷茫、總是對自己沒有自信,我相信是N救了我,是N給了我愛人的動力而重生。

但後來有一天我發現N並不是我的全部,當有一天我在路上撞見他跟其他朋友玩得開心的時候,他不會特別告訴我他也在同一座城市裡,但我明明已經告訴他,我在這座城市裡,我獨自站在對街,看著他跟別人玩得開心,但裡面怎麼樣都沒有我,我憤怒了,我發現我憤怒的點是因為不論我做了甚麼N好像都不會發現,還有我對N太好了,或許在他心中早就變成理所當然了吧,也或許我就是生了一場病,叫做自以為的病,不論如何我發現我心中生了大病,任何過往相處愉快的部分都成為我懷疑的點: 他是不是其實心裡不舒服但卻沒有跟我說? 他是不是其實都在跟人抱怨我?

雖然我也都說,我不是很在意N沒有回送禮、我知道N花了很多時間跟我講電話、聽我表達自己、理會我的情緒、提醒我何時該做甚麼事情,我想N付出的夠多了,但我也意外的發現到N對我從來沒有實際的回應、回禮,所以在冬季那日,我理解到我在N生活中的渺小,我在N心目中沒有佔足夠的位置,我就只是個過客。

那一天早上我一個人坐在King's Cross車站前流淚,我意識到我自己的自信、我的愛都建立在空虛的感情上,我徹底崩潰,買了票逃回雪菲爾躲進了自己的殼,連續7日我都要在黑房間裡躺個3小時才願意起來,因為我真的餓了,我才願意找食物讓自己活下去,在7日之中,我打了電話給我所有的朋友,他們每一個都聽過我對N的事情的形容,他們知道我真的太過於迷戀N,每一個都問過我: 你為何不放下呢? 放下他

對當時的我來說放下談何容易?

如果容易不需要牽扯超過六年,如果沒有快樂的過往我也不會如此執迷不悟,但太多的快樂跟如果只是換來讓自己心碎裂成碎片的機會,是我自己蠢到把刀子交到他人手上,還讓對方在我身上千刀萬剮而我不自知,

在那7日的沉靜與流淚後,我發誓我一定會有一個了斷,我明白了,那六年,都是一個期望,一個渺小的期望,而我堅持了,如今期望破碎,不代表我就要被打垮,我要,更加成長茁壯,因為我能夠活的更好。

這首歌完整的體現了我的心情

後來這一份愛與執念轉化了,我的愛與執念變成了動力去學習、挖掘,也更有動力往前探索,從那之後,我不再害怕一個人踏上征途,不再擔心一個人,也不再擔心有沒有人陪在身邊,因為我知道我愛自己,而我愛這個世界,世界有善也有凶猛的一面,而不論怎麼樣,我都擁有足夠的力氣去承受。

我下定決心走出自己的路,我不想當那個永遠追著N跑的人,也不想總是當追著自己喜歡的對象跑的人,我漸漸的戒斷去私訊N的衝動,也漸漸的去認識新朋友,學習新的知識,霎那間,我的世界像是開啟一道新大門,再也無所畏懼,而過剩的力氣而產出的愛,我將這些愛投注在公益事業上,而在回頭看到自己跟N的過往時,我可以清楚知道自己有多少的力氣可以去愛,現在身邊沒有了N,但我有了新的對象S,若沒有放下N是不會遇上S的,S並不是一個愛世界的人,但S讓我知道怎麼去愛自己跟保有自己。


放棄了不屬於自己瘋狂的愛,才能真正溫柔的擁抱自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 | 無差別愛人:寫下愛的故事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