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Yuan。汤圆

90后马来西亚人、天枰座牙医,喜欢游山玩水,更喜欢鲜花和小孩。梦想是看遍全世界的日落。

Matters 教会我的爱与宽容

發布於

27岁以前都没有真正深切地爱上谁、也没有谈过一场正式的恋爱。中学时应该是,长得太丑又太乖。上大学时也说不上什么原因,大概月老伯伯忘了带上老花眼镜一直牵错线,有过不少的暧昧,还有一箩箩各样的一厢情愿。喜欢的人不喜欢我,我不喜欢的,却穷追不舍。现在回想起来,第一次教会我爱的竟然不是一个男人。

是一座城。

爱上的原因并不是纯粹被她的优美景色迷惑。她教会了我,富足并不是定义在于拥有了多少。在她之中,我看见了人互相扶持、相爱的本能。她的天空下,人类没有肤色、宗教之别,大家都和谐、乐于给予帮助。透过她高山峻岭里的一草一木,我感受到上帝的作为有多奇妙,也体验到大地的庇护。在她碧蓝的浪花里,我解锁了新技能,探索无声的海底世界。就连什么也不做的午后,仰望晚霞发呆,我也感觉到幸福。

于是我总结了:“Falling in love in inevitable。” 没有期待、没有计划、没有一丝的讨好和刻意。不知不觉的,就爱上了。

摄于2015年,Kundasan


瞬间心动,叫喜欢
频频倾心,叫爱

Matters 是后者。

转眼之间还有一个月,就是加入matter的一周年。一开始加入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在一个无意的情况下,发现到了自己十年前的部落格。看见自己十年前的日记,惊觉发现文字的温柔与力量。在回忆的花园里转了一圈,犹如饮下陈年老酒醉心甜,于是决定重拾随笔的乐趣。加入Matters我没有任何的期待,如果要非要说有的话就是,希望她不要那快落末,不会像my space、无名、blogspot一样默默地走入历史。所以在很懵懂的情况下,了解到区块链技术不会那么容易说没就没了,于是就选定了她。

我是一个很容易感动,也习惯性想很多的人,但不知从几时开始,我会有辖制自己不要延伸各样想法的习惯。毕竟这些萌生的想法只有输入却没有输出的管道,堆积下来的情绪偶尔会产生一阵压力甚至忧郁。久而久之潜意识会启动自我保护的方式,回避、克制自己不想是处理这些情绪最简单直接的方式。然而自从在Matters开创自己的小小空间之后,这些零碎的随想也有了一个落脚的地方。在键盘上来来回回敲打除了有助整理着自己的思路,也缓解了闷在心间,又开不了口向他人倾诉的心情。在这里,没有背负任何的身份,不用介意别人的看法,我在Matters上遇见最真实的自己。当然也有对着空白的荧幕发呆,到最后叹气宣布放弃,直接上床睡觉的时候。但这一环也是疗愈的,没有发文的压力、就是累积一些时间放任自己沉淀。Matters教会了我如何更加的爱自己,慢慢地我发现自己疗愈自己的能力也进步了。

刚入Matters的时站上的作者虽然没有现在那么多,但是文章的范围都很广,很多议题、讨论、故事让我对于很多时事有更多的角度,还有更不一样的看法。那时候的我就像是推开了纳尼亚里的魔衣橱,进入了更加广大的真实世界。2019年最热议的话题也包括了香港的示威,这些文字带我到了更真实的画面、感受到人们对这座城市深切的爱、奋不顾生、无奈。再到后来疫情的爆发,从一开始的武汉城到后来扩散至全球,透过Matters大家一起为彼此打气、互相鼓励、燃起希望。是她,让许多素未谋面的我们,异地却同心。

一直以来我的生活虽然不完全容易,但是绝对不会复杂。所有的事情非黑即白,在我被教导的的世界里没有灰色地带、沼泽不会存在,只有陆地和海洋。在以纪律至上的家庭和学校生长,我从小就不习惯反击或是挑战被喂养的认知。这些在Matters的日子里,我学习到只要够细心,很多事情总是有更加多的可能性。而这正是我有待进步的一块,锻炼自己如何有更加独立的思考。而这个领悟,也渐渐让我更清楚自己想要成为怎样的自己。

当然这一路走来并不是一帆风顺,也会遇上了各样的风波。小号的风波多多少少也留下了阴影;两派各持己见,甚至互相辱骂的争论,大概也是Matters上的一景。但我发现我并没有因此想要离开的念头,因为她给予我的是那么的多,那么的丰厚,甚至让我有本能去理解、接受,宽容待人。

最后想对所有正在阅读这篇的朋友们说:“2020确实是不太容易的一年,但是遇见你们绝对是今年最美好的事情之一,谢谢你们的拥抱和鼓励。”



4 人支持了作者

【社區活動提案】共建馬特市百科,共創Matters價值

5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