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Yuan。汤圆

90后马来西亚人、天枰座牙医,喜欢游山玩水,更喜欢鲜花和小孩。梦想是看遍全世界的日落。

不在意父母的话是一门修炼


那些已经为人父母的看到这标题,大概要皱眉、鼻酸心碎了,但是相信那些热血方刚的一辈也许会赞同我的论点。听从父母或是长辈的意见与看法,或是依据他们意愿处理某件事情,在我们的东方文化中,似乎已经是一个不得争辩的期望。只有在极其幸运的几率下,才会遇到思想上比较开明的父母。

不久前,在一个podcast访谈里面听到一个有趣的事。那访谈是讨论东方文化的国民以及西方国家的国民,在抗疫合作程度的差异。受访的东方人说了一个还蛮有趣的事实。她说,在中文里面,又一个词是你在别的语言里面很难找到相近意思的。这词,就是专门用来形容某人特别听从所给予的命令或指示,我想了很久都没有猜出那是什么词,到最后原来是 ”乖“。

确实,耳濡目染之下所有的父母与老师常常把“乖”摆在教育箭靶的中心,全力以赴的打造出“乖孩子。“乖”成为小朋友们心中最高的荣誉,好像只有乖了,才有糖吃、才是父母的骄傲。除此之外一概的成就都是乌有。而父母们,很多时候也习惯性地享受被服从、被尊重的感受,而渐渐地也觉得自己的观点就是事实的全部。毕竟,“吃的盐还比小辈吃的饭来得多。潜移默化之间父母越来越不能被新的思想观念挑战、而晚辈算是长大成人后,虽然有自己的意识和看法,但父母的看法依然成为占据考虑因素的很大部分。

两天前和在日本工作O先生聊天,我忽然意识到一件还蛮可笑的事,原来事到如今我身边的朋友甚至我自己有时候,依然还会被成为“乖”孩子的念头捆绑着。今年34的O,三个月前刚刚得到一份新工作前往东京一家公司就任。和父母打电话时候被问到工作范围,他一时也很难解释PM到底是干什么的,就说自己“in charge"一些企划。与想不到的事,父母反过来教训他,说“ You are too young to in charge of anything" 。O想了想就说,他的工作范围大概就是和某个叔辈差不多,结果迎接而来的是一连串否定的轰炸。父母也因为他向公司提出搬迁费用的举动,给了一些不愉快的评语。

我那时一边开着车,一边听着O对于父母的抱怨,觉得这整件事有一点可笑但也理解这样的心情。虽然说都已经是三十几岁人了,也明明知道父母的视野和自己又一点出入,可这气还是有点不吐不快的感觉。我是一个很好的聆听者,但是要我批评长辈我还是做不到。所以,我只能帮忙吸收一下负能量,然后说 “其实,不在意父母的话,是一门修炼。它需要时间慢慢地提升我们的功力,让我们可以过滤掉大部分的意思,单单感受到他们的爱与关心。而我们也是时候,拿掉成为“乖”孩子的思想枷锁,用自己的判断力勇敢地探索未知的明天“

1 人支持了作者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