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erything passes, only truth remains

香港中文大学内地生对反修例运动态度问卷结果报告(中)

*收集时期:9月8日-9月19日

*样本数=268

*收集方式:通过研究团队的Facebook Page、研究成员朋友圈、内地生微信群,以滚雪球的方式发布

我们认为存在的不足:

  • 我们的样本数为268人。他们都是就读于或曾经就读于中文大学的内地生,三四年级的本科生稍多,或不能充分代表在港内地生整体。
  • 我们采用了在社交媒体平台分享问卷、即“滚雪球”的取样方式,未能做到随机取样,这也削弱了样本的代表性。由于我们是学生团体,缺乏资源和资金,无法做到完美的随机抽样调查。我们已尽力推广,最终收集到268个样本。
  • 受访者是通过无奖励机制自发填写问卷的。我们不能忽略他们自身的政治参与度与填写意愿之间的潜在关联 - 愿意无偿参与此调查的内地生可能本身就对此问卷的主题感兴趣。这也会影响样本的代表性。

喊什么?——受访者对于运动中不同口号的态度

鉴于问卷设计工作完成距今已过去一個月,亦受问卷篇幅所限,本次调查未能将运动中所有出现过的口号纳入调查范围。
  • 香港人,加油:非常反对9.0%;比较反对4.9%;中立23.5%;比较支持27.2%;非常支持31.7%;不了解3.7%;
  • 不受伤,不流血,不被捕:非常反对15.7%;比较反对7.8%;中立23.5%;比较支持20.5%;非常支持27.2%;不了解5.2%;
  • 林郑下台:非常反对20.9%;比较反对16.8%;中立38.4%;比较支持11.9%;非常支持10.4%;不了解1.5%;
  • 不撤不散:非常反对21.6%;比较反对15.7%;中立30.6%;比较支持17.2%;非常支持9.0%;不了解6.0%;
  • 齐上齐落,一个都不能少:非常反对23.5%;比较反对17.9%;中立29.1%;比较支持10.4%;非常支持9.7%;不了解9.3%;
  • 五大诉求,缺一不可:非常反对26.9%;比较反对21.6%;中立27.2%;比较支持14.6%;非常支持7.8%;不了解1.9%;
  • 香港警察,知法犯法:非常反对31.7%;比较反对21.3%;中立23.9%;比较支持13.8%;非常支持8.6%;不了解0.7%;
  • 光复香港,时代革命:非常反对34.3%;比较反对27.2%;中立26.5%;比较支持6.0%;非常支持3.7%;不了解2.2%;
  • 黑警,还眼:非常反对38.8%;比较反对19.8%;中立22.8%;比较支持10.8%;非常支持4.5%;不了解3.4%;
  • 没有暴徒,只有暴政:非常反对41.8%;比较反对22.4%;中立22.0%;比较支持5.6%;非常支持6.7%;不了解1.5%。

        综上,在问卷提及的口号中,接受程度最高的口号是“香港人,加油”;接受程度最低的口号是“没有暴徒,只有暴政”。

[Figure 1 受访者对反修例运动中不同口号的态度]


反抗?——受访者对各种示威方式的态度

        在参与调查的内地生群体中,接受程度最高的示威方式为和平游行集会,支持者占比(82.5%支持,包括40.7%非常支持、41.8%比较支持)比排名第二的连侬墙(52.6%支持,包括26.1%非常支持、26.5%比较支持)多出29.9%。

        被超过半数受访者非常反对的抗争方式有:冲击立法会等公权力机构(54.1%)、涂污国徽/国旗(63.1%)、堵塞地铁/马路/机场(63.8%)、肢体攻击执法者(66.8%)和破坏港铁设施/跳闸(68.7%)。

        该问卷将“罢教”独立于“罢工”,列为单独选项,是考虑到“教师罢教”活动或可以对目标受访群体造成更直接的影响。调查结果显示,大家对“罢教”的反对程度(60.8%,包括38.8%非常反对、22%比较反对)要远高于对罢工的反对程度(41.1%,包括26.5%非常反对、14.6%比较反对)。

       对于发生在校园里的罢课活动,有25.0%的受访者表示非常反对,17.5%表示比较反对;有14.9%比较支持,6.3%非常支持;另有36.2%的人持中立态度。总体而言,42.5%的受访者对罢课持反对态度,21.1%持支持态度。

[Figure 2 受访者对各种示威方式的态度]


你怎么想?——受访者对于反修例运动中较为流行观点的看法

        我们在该问里给出了几个关于这场运动的观点,让受访者评价这些说法的公正性。近70%(36.9%非常不公正,32.5%比较不公正)的内地生认为,“称这场运动为‘港独运动’”的说法不公正。同样,认为“整体而言,称香港警方为‘黑警’”不公正的受访者也有近70%(29.5%认为非常不公正,38.1%认为比较不公正)。48.9%的人认为“示威者为‘暴徒’”说法不公正(非常不公正15.7%,比较不公正33.2%),比认同该说法的人(25%)多23.9%。有44.8%的受访者认为“这场运动有外国势力在背后操纵”的说法公正,有25%的受访者持相反意见,另有25.4%选择中立。

[Figure 3 受访者对几种关于反修例运动较为流行观点的看法]


他者?你怎么看他们?——受访者对于反修例运动中不同持份者的看法

        反修例运动中,被最多人反感的是内地媒体,有66.0%的人表达了对其的反感(包括35.8%非常反感、30.2%比较反感)。被第二多人反感的群体是示威者,有57.1%对其表示反感(包括29.5%非常反感、27.6%比较反感)。紧随其后的是香港政府与香港媒体。

        在受访者中好感度最高的三方分别为香港市民街坊、大学校方和在港内地生。香港市民街坊为受访者对其好感程度最高的群体:对其表示反感的受访者只有5.2%(比较反感3.7%,非常反感1.5%),表示有好感的受访者则占比38.4%(比较有好感30.2%,非常有好感8.2%)。大学校方方面,则有60.4%的人选择了中立,28.4%的人选择了有好感(22.8%比较有好感,5.6%非常有好感),反感人数则占11.2%(9.0%比较反感,2.2%非常反感)。内地生对在港内地生群体表示反感的比例为16.0%(15.3%比较反感,0.7%非常反感),表示有好感的人有24.3%(比较有好感16.8%,非常有好感7.5%)。

[Figure 4 受访者对不同群体在反修例运动中表现的评价]


我是谁?什么身份对我更重要——受访者的身份认同

        在对内地生身分认同的调查中,大多数人将“中国人”的身份置于首位,占58.6%。将“世界公民”作为最认同身份的人数占比第二,为23.9%。有14.9%的人将“自己家乡人”摆在第一位,值得注意的是,将其视为第二重要身份的比例最高,高达50.4%。而1.9%的人将“香港人”的身份摆在第一位;0.7%的人认为自己是“非中国的其他国家的人”,占比最小。

[Figure 5 受访者的身份认同]


亲建制还是亲民主?——受访者、受访者认知中他人的政治立场光谱分析

         此题询问了受访者对自己及他人(父母、在港内地生群体)政治光谱的评价。有6.0%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的政治光谱非常亲建制,25.0%认为自己比较亲建制;26.9%的受访者比较亲民主,13.1%的受访者非常亲民主;另有29.1%的人选择中立。总体而言,有31%的受访者自我评价政治立场亲建制,40%自我评价亲民主。

        有8.6%的受访者认为在港内地生群体总体立场非常亲建制,49.3%认为比较亲建制;13.8%的受访者认为在港内生群体比较亲民主,只有0.4%认为非常亲民主;另有28.0%的人认为内地生群体持中立立场。总体而言,有63.1%的受访者认为在港内地生群体政治立场亲建制,14.2%认为在港内地生群体亲民主。

        有42.2%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父母的政治立场非常亲建制,34.7%认为自己父母比较亲建制;6.0%的受访者认为自己的父母比较亲民主,0.7%认为父母非常亲民主;另有16.4%的受访者认为父母政治立场中立。总体而言,有76.9%的受访者认为父母亲建制,有6.7%的人认为父母亲民主。

附问题指引:
*建制:在社会议题中多数支持政府的决策,拥护现行中国政府及中国共产党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
*民主:支持全面推行普遍选举,支持社会推行自由民主的政治改革。
[Figure 6 受访者认为自己、大部分在港内地生、自己父母的政治光谱]


自由人权还是国家民族利益?

        在所有受访者中,56.3%的人将“个人自由人权”与“国家民族利益”视为同等重要,有23.5%的人认为“个人自由人权”更重要,此外有11.9%认为“国家民族利益”更重要。7.8%选择不知道,很难说;0.4%的人认为两者都不重要。

[Figure 7 受访者对维护自由人权和民族国家利益的权衡取舍]


香港的生活是苦是甜?——受访者在香港生活的经历

        此题询问受访内地生,在香港是否有感受到自己因为内地身份而遭到了不友好或者不公正的对待。问卷中设计了四种情景:“只因我的内地背景,我被香港本地同学刻意排除在其活动之外”、“总体来说,我觉得香港同学、老师因为我的内地背景对我不友好”、“总体来说,我在日常生活(比如进膳、购物)中,我因为是内地生而受到无礼的对待”和“只因我的内地背景,我被香港本地同学刻意排除在其活动之外”。

        表示赞同人数最多的是“被刻意排除在活动外”(11.2%比较赞同、1.5%非常赞同),但赞同的比例亦仅为12.7%。大多数人对四种情景均表是不赞同,说明多数受访者在香港生活的体验并未因其内地背景收到不友好或不公正的对待。

[Figure 8 受访者在香港生活的体验]



政治参与?受访者对内地生在此次运动中政治参与的态度

        44.8%的受访者认为内地生在本次运动中的政治参与态度较消极,19.4%选择非常消极;30.6%的人选择中立,另有5.2%的人认为比较积极,无受访者选择非常积极。

        在被问及“此次反修例运动是否会让你在未来更加积极地参与政治活动”时,有31%的受访者选择比较不赞同,18.7%选择非常不赞同;4.1%的人选择非常赞同,18.7%的人选择比较赞同;另有27.6%的人表示中立。    

        总体来看,内地生在此运动中的政治参与度,和对未来政治活动的热情均不高。

[Figure 9 受访者在本次运动中的政治参与程度]


[Figure 10 该项运动对受访者政治参与的促进程度]


什么价值最重要——受访者对于各种社会价值的重要性排序

        “法治”是最受参与问卷内地生重视的社会价值,有28.7%的人将它排在了第一位。排名第二的是“稳定”,有21.6%的人将它排在了第一位。 “繁荣”和“平等”处于中间位置,将这两个价值排在第一的比例分别为19.4%和17.5%。“自由”和“民主”普遍被内地生排在较后的位置,将它们排在第一位的人分别为9.3%和3.4%。值得注意的是,在这六种价值中,将“民主”和“繁荣”排在最后一位的比例远高于其他四种价值,各占26.1%和26.9%。

[Figure 11 各种社会价值在受访者心中的重要性排序]


我们的下一辈——受访者对下一代应具备特质的重视度排名

        “独立思考”是内地生最希望自己下一代所拥有的特质,有72.4%的人将此特质排在了第一。将“遵守秩序”放在首位的人占比9%。居于六种特质中的第二位。其余特质按顺序排列,分别为“为人设想”、“有好奇心”、“有礼貌”和“尊重长辈”,分别为8.6%、6.3%、2.2%和1.5%。

[Figure 12 受访者对下一代应具备的特质的重视度排名]


会怎么行动?——受访者在反修例运动中的行动

        这道题目调查了内地生在反修例运动中的行动。与同龄人、父母讨论是最多人有过的行为,比例分别为93.3%和84.7%。几乎所有人都和身边的亲人朋友交流过看法,而在社交媒体上对这场运动表过态的内地生人数则明显不高。其中,曾在朋友圈上表态支持的人为21.6%,在朋友圈上曾表态反对的人占比13.8%,该结果反映出,在内地生的微信朋友圈里,支持该场运动的声音或多余反对的声音,但这一结果也可能受到样本群体的影响——愿意填写这份问卷的内地生可能比较倾向于支持该运动。在外网的社交媒体(如Facebook) 上表态支持过的人占总数的21.3%,表达过反对的人为8.6%。在除微信外的内地社交媒体上(如微博)表达过支持和反对的人各自占比15.3%和11.6%。

        有11.2%的受访者参加过和平游行或集会。有6%的人贴过连侬墙表达支持,有1.1%的人贴过连侬牆表达反对。参加过罢课或罢工的比例为5.2%。参加过不合作运动的比例为4.9%。还有1.9%的人撕下过连侬墙的便利贴或标语海报等宣传品。

        值得一提的是,有1.1%的受访者参加过勇武冲击行动,即268个受访者中有3个内地生参加过此类行动。而在仔细审阅这三份问卷之后发现,这三名受访者对本题“你在反修例运动中是否做过相关行为”给出的回答并不合常理:他们在社交媒体上同时表达过对运动的支持和反对,也都撕过连侬墙,其中有一个人甚至是对这15种活动全部给出了“参与过”的答案。我们认为有合理的理由怀疑,这三名称自己参与过勇武冲击的受访者给出的答案并不可信。

[Figure 13 受访者在反修例运动中的行动]
50
50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