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民青年

https://revivingroc.com

袁世凯死后《民国日报》一组言论

發布於
修訂於
袁贼虽死,余孽犹存

袁世凯晚年复辟帝制,摧残报界,后因帝制失败而亡,国内舆论多有鞭挞,《民国日报》连续刊文表态:“第一次革命以妥协终,而满清末造恶政治之流毒仍存在于国内。其继也,爱国的人物排斥渐尽,国家之名誉威信荡然,社会风纪、国民道德扫地,此袁世凯就任总统以来之罪恶也。”二次革命以后,“袁之地位益固,残贼暴历日益加甚,曾几何时,而皇帝之运动起矣。”[1]批判袁世凯目无法律,惯用人治,不脱帝王思想:“袁氏之咎即不守法之咎”,“误认人治可以立国,而务违反法律,以自用其聪明,以致有今日之祸也。”[2]认为袁世凯行政命令皆“以皇帝口吻发出”,“以命令代法律,为袁氏四年来之大罪。乃至弥留之际,而犹以伪令加诸代行职权之人,是真不知法律为何物,而惟以古代帝王之遗诏为轨范也。”[3]指袁世凯为人刚愎自用,“违公意以自恣,拒民口而不顾,劝之而不受,戒之不悔,逐之不去。”[4]声称袁世凯死有余辜:“袁氏不死于民军犂庭扫穴之日,先以一死逃显戮,是则国人之遗憾也。”[5]并刊载汉口革命党人意见:“以袁逆罪恶,宜上断头台,方足以谢国人。今乃病死,太觉便宜。”[6]对于北洋政府将袁世凯以龙袍入殓、全国停课、下半旗致哀等追悼活动,惊呼:“何物败类,敢为倡言追悼!”“国人追念帝祸,当犹未能忘情。然吾料共和底定以后,若辈必又饰词自辩,谓非出其本怀,甚且痛诋袁氏,以附俗彼,固非爱袁逆,爱袁逆之为帝耳。袁死而犹效愚忠,则转失其翻覆无耻之本相矣。”[7]指出:“袁世凯死矣,拥袁者尚存也;袁世凯死矣,所破坏之国民道德未恢复也,袁所扰乱之社会秩序未恢复也,袁所破坏之一切法律未恢复也;袁世凯死矣,党袁以破坏民国之罪人未除也。”[1]“若死一袁氏,而无数袁氏乘机窃政,与我改良政治之意志相反,是袁氏虽死,与未死等耳。”[5]因此,“袁世凯虽死,不过于民军扫除积秽上减少一有力之抵抗,民军讨伐之责,今尚未毕,仍当猛烈进行。”[8]

  1. 《社论 袁世凯死》,上海《民国日报》,1916年6月8日,第1张第2版
  2. 《人治与法治之过渡》,上海《民国日报》,1916年6月10日,第1张第2版
  3. 《时评一,死皇帝之精神》,上海《民国日报》,1916年6月8日,第1张第3版
  4. 《袁世凯死后之时局》,上海《民国日报》,1916年6月7日,第1张第2版
  5. 《时评一,袁氏死后之民军》,上海《民国日报》,1916年6月7日,第2张第7版
  6. 《袁氏死日之鄂州》,上海《民国日报》,1916年6月11日,第2张第7版
  7. 《时评三,败类》,上海《民国日报》,1916年6月7日,第3张第11版
  8. 《粤人不因袁死稍懈》,上海《民国日报》,1916年6月8日,第1张第2版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