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5 篇作品累積創作 60593 
翁婉瑩

政變、內戰、不合作運動與疫情下的緬甸醫療體系(2)

53歲的Ma Moe罹患癌症三期,政變前,每隔三週他必須在曼德勒綜合醫院接受放射線治療。但2月1日政變後,他的醫院關閉了。原本在醫院工作的醫護人員參加公民不合作運動,沒有回到醫院上班,而Ma Moe負擔不起私人醫院700美元的放射線治療費用,如果不接受癌症治療,他將只剩下一年的壽命。但他不怪罪參加罷工的醫生,「即使我死於癌症,我也很高興緬甸人民得到應得的民主。」

75
2
翁婉瑩

當醫生舉起三指:政變、不合作運動與疫情下的緬甸醫療體系(1)

國家傳染病控制部門的Khin Khin Gyi醫師認為緬甸已為第三波疫情做好準備。「我相信如果出現第三波疫情,醫生不會放棄患者。」衛生部的醫生擔憂第三波疫情,但參與公民不合作,沒有接種第二劑疫苗的醫生說,「相對於新冠肺炎,我更害怕政變。」

120
2
翁婉瑩

未來的新緬甸,新國家:緬甸民族團結政府(2)

位於撣邦,長年與緬甸國軍衝突的德昂民族解放軍,成為率先支持民族團結政府(NUG)的少數民族武裝組織,准將Tar Phone Kyaw對NUG表示歡迎。「無論民族團結政府的意識形態是什麼,我們要如何推翻目前的獨裁軍權政府?如何結束內戰?」阿拉干軍總司令Twan Mrat Naing在Twitter上證實他拒絕加入NUG了。「若開邦有自己的政治目標,就是『若開邦之路』,就是重建曾經偉大的阿拉干王國。」

80
1
翁婉瑩

未來的新緬甸,新國家:緬甸民族團結政府(1)

相較於過去全民盟組織以緬族為主的內閣,平行於軍政府的「民族團結政府」納入克欽族、克倫族、克倫尼族等少數族群。88世代的學生領袖Min Ko Naing宣布新政府成立,「我們組織了緬甸歷史上最多元化、最強大的民族團結政府,將繼續納入更多學者與青年加入。」「請歡迎這個人民政府。」他說。

95
1
翁婉瑩

塔木鎮的戰爭

「軍隊像是來塔木鎮露營,並佔領這座城市。而軍力懸殊,我們必須逃亡。」一位居民對《The Irrawaddy》表示。「但我想告訴維安部隊,你們可以進入塔木,但塔木還沒有倒下。」

54
1
翁婉瑩

不買不賣,不接觸,永不忘記

日本企業收到許多緬甸雇員的要求:「不要從我的薪水中預扣稅款。」如果日本企業從緬甸員工薪資預扣稅款,再繳稅給軍政府,將被公眾視為抵制公民不合作運動,資助發動政變的軍政府,進而造成企業內部勞工與管理階層的衝突。

143
2
翁婉瑩

社會懲罰與惡行報應

緬甸軍人的養成背景迥異於平民,自成小圈圈而與民間隔絕,軍方擁有自己的銀行、學校制度、保險公司、醫院、手機網路、持有軍方企業的股份,以及依附軍方裙帶關係發展出獨有的經濟體系。

171
1
翁婉瑩

當戰地記者進入殺戮之地

專業記者與公民記者因記錄敏昂萊犯下的危害人類罪,成為軍政府的敵人,而暴露於危險之中,他們僅是舉起攝影機、相機、手機、電腦、筆記本與筆,便成為殘暴政權的主要目標。

85
1
翁婉瑩

當年輕人舉起武器

「我們無法透過和平抗議獲勝,軍政府無視人民對民主的呼籲,唯一的方法就是反擊軍政府。」目前在仰光醫科大學就讀的Ko Thi Ha說。他來自邊境少數民族區域,正考慮返回家鄉,參與民地武學習基本軍事技能。但他如果選擇武裝革命的道路,就無法繼續學業,不得不放棄成為醫生的夢想。

50
翁婉瑩

站上街頭的演員與導演

「當國家陷入困境時,我會在當前的政治局勢下盡力而為。」「參與不合作運動的原因,不是因為我了解政治,而是作為一個公民,我必須做我認為正確的事。」出身模特兒,積極參與公民不合作運動的24歲男演員Paing Takhon說。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