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0 篇作品累積創作 47155 
翁婉瑩

不買不賣,不接觸,永不忘記

日本企業收到許多緬甸雇員的要求:「不要從我的薪水中預扣稅款。」如果日本企業從緬甸員工薪資預扣稅款,再繳稅給軍政府,將被公眾視為抵制公民不合作運動,資助發動政變的軍政府,進而造成企業內部勞工與管理階層的衝突。

70
翁婉瑩

社會懲罰與惡行報應

緬甸軍人的養成背景迥異於平民,自成小圈圈而與民間隔絕,軍方擁有自己的銀行、學校制度、保險公司、醫院、手機網路、持有軍方企業的股份,以及依附軍方裙帶關係發展出獨有的經濟體系。

169
1
翁婉瑩

當戰地記者進入殺戮之地

專業記者與公民記者因記錄敏昂萊犯下的危害人類罪,成為軍政府的敵人,而暴露於危險之中,他們僅是舉起攝影機、相機、手機、電腦、筆記本與筆,便成為殘暴政權的主要目標。

85
1
翁婉瑩

當年輕人舉起武器

「我們無法透過和平抗議獲勝,軍政府無視人民對民主的呼籲,唯一的方法就是反擊軍政府。」目前在仰光醫科大學就讀的Ko Thi Ha說。他來自邊境少數民族區域,正考慮返回家鄉,參與民地武學習基本軍事技能。但他如果選擇武裝革命的道路,就無法繼續學業,不得不放棄成為醫生的夢想。

50
翁婉瑩

站上街頭的演員與導演

「當國家陷入困境時,我會在當前的政治局勢下盡力而為。」「參與不合作運動的原因,不是因為我了解政治,而是作為一個公民,我必須做我認為正確的事。」出身模特兒,積極參與公民不合作運動的24歲男演員Paing Takhon說。

30
翁婉瑩

緬甸人民的決定:後政變時期的假設

這一切都必須是「政變失敗」的前提,而緬甸人民依舊必須面對複雜與充滿挑戰的民主進程。最終,緬甸人民必須自己決定自己政府與命運,走回軍事統治與鎖國,只有漫長的苦難和動盪。

20
1
翁婉瑩

當軍隊成為盜匪

當天緬甸維安部隊攻擊抗議人士的住家,襲擊摧毀他們的房屋,毀壞私人財產。「如果我們擁有民主,那就值得失去我們的財產。但我不希望這一切都是徒勞,因為我被盜匪搶了。」一名屋主說。

20
翁婉瑩

當黑夜正式降臨

太陽升起,早晨的緬甸再度恢復光纖網路,但移動網路與Wi-Fi無線上網包用戶,已從3月15日斷網至今。軍政府即將全面斷網的消息從未停歇。緬甸朋友們各自以緬文、英文與中文在社群媒體上和大家說再見,「如果未來24小時我都沒有上線,請大家把緬甸的狀況傳播出去,我們幾天後見。」

21
翁婉瑩

恐懼與自由

所有人都沒想過,敏昂萊與他的幫派激怒了整個國家,沒有大台領導,超越世代的2021年反軍政府抗議,算被切斷了網際網路,依舊傳播到全世界。嚐過自由滋味的人,沒有恐懼。

20
翁婉瑩

死者不寧,生者不安

3月13日緬甸維安部隊再度在血腥鎮壓抗議行動,根據《The Irrawaddy》統計,週六至少9人死亡。死者不寧曼德勒 35歲Ko Min Htun在曼德勒13日的抗議中,遭到槍擊死亡。《BBC Burmese》採訪他的妻子Ma Su Hlaing Hnin,「我到現在都沒有辦法相信丈夫的死訊。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