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se
Jose

手持两把锟斤拷,口中疾呼烫烫烫。

一国两制并不是个长久的制度,一国一制才是真正要思考的问题

据邓小平说,一国两制是个创新,之前世界上主要国家都没有做过。

环球时报胡飞盘认为,香港已经有了独立的货币海关等等而且还不用交税,如果再加上自选特首而不是中央指定,那不就成了事实上的独立了吗?

首先他这样说不符合事实,外交军事主权仍然在中央,香港能独立出来的都是一些治权。更重要的是,一国两制当年的宣传还真就是这样的。他如果觉得港人治港是独立,那他实质上是不赞同一国两制,认为一国两制就是国中国,独立或者半独立。

胡飞盘代表了近年来(尤其是庆丰帝登基后)党内极左势力对于邓小平从改革开放到一国两制的政治遗产的强烈反对,只不过他说得比较直白。更官腔措辞的说法是“过去总是谈两制,现在得谈谈一国了。”

正如林肯在“House Divided”中认为美国不能一半奴隶制一半废奴一样,我想中国也不能让两种价值观完全对立的制度在一个国家长期存在,最多只能作为短期的妥协和过度。邓小平50年不变的承诺,虽然20年后就已经被中共继承者单方面撕毁,但是即使是50年也不是永久性的,也是暂时的。当我们声称支持一国两制的时候,不能忽视一国两制设计寿命就很有限。那50年以后邓小平是怎么打算的呢?在改革开放的风气下,90年代的中国人很多乐观地认为小平的计划肯定是让大陆50年后逐渐变成一个文明法制民主自由,经济也较为发达的国家,到时候一国一制自然顺水推舟。

为什么说一国两制无法长久?一国两制并不是左边开车右边开车,繁体字简体字的区别,而是政府在根本价值观上的取舍。如果宪法认同言论自由,为什么只给香港言论自由?如果言论自由是应该支持的,那全国都应该言论自由。如果中央就认为言论自由不好,司法独立不好,对外开放不好,这个不好那个不好,那为什么不去解放香港,让香港同胞忍受那种苦日子呢?一个中央政府不应该也无法在根本的价值观问题上模糊。美国这样的联邦制国家,每个州自己人民选自己州长的地方,对于言论自由(例如Texas vs Johnson),平权(例如Brown vs Board of Education)等核心价值问题最终解释权都属于代表全国的最高法院。对于中国这样的集权国家,实在是无法想象如何同时认可两种社会制度。

说一些更实际的,一国两制会导致两地年轻人成长环境不一样,缺乏共同的感情,长久下去只能分裂或者强制的方式变成一国一制加以同化。就中国的情况来说,前者是不可能的,后者是历史的必然。区别是什么时候一国一制,渐进一国一制还是突然一国一制,最重要的是,一国一制以后那个制度是什么制度。

按照原定计划,我们还有28年想清楚这个问题,考虑到2017年撕毁中英联合声明,恐怕28年都没有了。一国两制一开始就不是一个永久的计划,而是一个过渡,一块胶布。

我个人很希望香港可以试验一下更大的自由和民主,看看香港会不会乱,如果效果好,最好全国推广,将来一国一制就这样搞。如果效果不好,驻港部队和主权还在,中央并非失去了控制,气度大一点放手一试何尝不可?

说句题外话,小平同志对深圳经济特区当时的意思就是做一下试验,好的话全国推广。可惜尽管深圳运行的还不错,他死后20多年的今天政府能迈出最大的部分还是继续做试点,并没有按照小平的遗愿进行推广。仅仅从字面上拥护一国两制的口号,改革试点的口号,固步自封,等于反而是违和了小平的设计初衷。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为什么香港目前实行普选,就相当于变相港独?

Loading...
7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