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J|Chaos to Cosmos

我們不說再見,我們在路上見|https://liker.land/redisyoyo/civic 多感善愁、哲思玄想與永遠拒絕政治正確的小天地 Chaos意即混亂、混沌,Cosmos代表規律、秩序的宇宙 寫作,對我而言,便是從雜多當中找回理解與共感的可能

Cosmos哲思妙想|5+1種口味《好人總是自以為是》讀後感 Part 2

發布於
作者認為當今美國政治的問題就在於,政治立場光譜兩端的人,都覺得在另外一頭的人是白癡,當他發現自己就算並不是完全認同他們內心建構的道德觀,卻還是能「理解」他們為何這麼想。

前言

時間過得很快,不知不覺回到馬特市每周五穩定發文,已經來到第三篇,中間還穿插了一篇與自己對話的隨筆,以表腦海中的心思所念,歌頌世事的滄海桑田。

如果有看我前一篇提到這本《好人總是自以為是》的朋友,應該可以發現這位心理學家所作的實驗、所給出的例子都蠻有趣的,在全書第一部分他提到,人其實一點也不理性,我們總是能在瞬間作出決定,隨後理性才會針對選擇給出理由、論證。

今天是這本書的第二部分,他這次透過字裡行間形塑的氛圍,並沒有前一部分那麼輕鬆、風趣,反倒帶著些許擔憂無奈的語氣談論美國政治的兩極化現象分析民主黨共和黨雙方的道德基礎



傷害和公平以外

人們對於「傷害他人」的道德直覺可以說是相當強烈,當我們詢問沒受過多少教育的五歲小朋友,哪些事情是好事情,哪有是無傷大雅的事情,又有哪些事情是錯誤的。

他引用杜瑞爾(Elliot Turiel)所做的實驗,老師向小朋友們問道:小男孩想要玩盪鞦韆,就把小女孩從上面推下來,這樣對嗎?結果所有小孩馬上都說:「不對!」他想透過這個實驗證明,人們對於傷害他人的道德直覺是非常強烈的。(P.31)

作者在這裡也像前一部分一樣,運用一個中心隱喻帶出他要說的,這次的隱喻比起前面的騎象人比喻簡單、好懂許多:他將人的正義之心比喻為舌頭有5+1種味覺受體共構成一整體的功能——味覺也就是道德

對於人類的道德基礎來說,「傷害」這一指標可以說是最常見的味道,次多的則是公平,作者正是要旨出,除了傷害與公平以外應該還有其他價值觀共同作為道德基礎



你才怪

在他給出明確的答案以前,一如既往,他還是透過有趣的實驗帶入主題:作者說自己來自一個怪異又與維吉尼亞大學大相逕庭的道德世界,賓州大學。

當他每次都被路人以「你到底哪個星球來的啊?問這什麼奇怪問題啊?」表情回應他設計的「道德兩難問題」時,他便開始思考怪人的判斷究竟是來自於甚麼他的道德基礎又是什麼?(真的是怪人

三個文化心理學家針對西方人(W)、受過教育的(E)、工業化(I)、富有(R)、民主制度(D)的少數人做了數十項研究。他們的首字母加起來剛好是WEIRD怪異),結果顯明,他們和字母一樣,心理學家歸納出的各種典型人格完全不適用在他們身上

而美國人又比歐洲人更為極端,尤其是受過教育的中上階層,例如賓州大學生,這種人有幾個特質:你越是怪異就越會看見世界充滿單獨的個體而非人際關係。他另外指出,東方人和西方人在使用「我是…」(I am...)的句型介紹自己時,東方人經常以社會角色身分和他人的關係來介紹西方人則會直接說自己的人格特質為何

作者覺得不同社會、文化對於怪人和非怪人的見解不同,提出的道德體系也差異甚大,象康德彌爾的理論多半是個人主義式的而孔子就認為人始終處於社會關係網絡中,以及人在社會關係中應當負擔的責任為何。因此,作者認為「怎樣的道德體系才是更好的?」這種問題被擱置,應該先搞清楚道德在意的到底是甚麼。(P.154-158)



看不見習慣之外的道德母體

作者認為當今美國政治的問題就在於,政治立場光譜兩端的人,都覺得在另外一頭的人是白癡,民主黨的人認為自己都是合乎道德為了和平勞工權利而共和黨就是一群支持戰爭大企業種族歧視的人。每個人都覺得自己看清了世界,自己認識到的世界觀才是唯一可能,卻未曾想過世界存在著其他的道德世界

作者認為,無論是支持神聖倫理依據(神)的共和黨,或者是注重自主倫理依據(主體的理性)的民主黨,都只看到了一邊。他到了印度考察以後,更發現世界有各種多樣的道德觀,當他發自內心喜歡著這些善待他的印度人,他發現自己就算並不是完全認同他們內心建構的道德觀卻還是能理解他們為何這麼想。(P.159-P.166)



5+1種道德味蕾

回到最一開始的問題,為了理解大家對道德看法為何如此不同,首先探討人類共有的演化特質開始,道德雖然雖然被作者用味道來比喻,但並不代表彈性有大到怎樣都可以」的程度,正如若只使用一種味道的食材來烹調,成品肯定相當難吃。(P.178-P.180)

作者引用實驗說明康德、邊沁如果現今都還活著,肯定會被認為是亞斯伯格症患者,因為他們的道德系統性非常強,卻相當忽略同理化他人感受的能力。他認為,僅探討這兩位哲學家以推理邏輯數學的方式指出應然的道德運作方式並不夠全面因此他認同休謨重視多元又感性的方法才是他更重視的方法。(P.181-P.189)

作者和同事透過文化心理學辛苦的研究,所有文化根據通用的認知邏輯來建構道德母體,結果發現,這五項道德的基本原則:關懷/傷害公平/欺騙忠誠/背叛權威/顛覆聖潔/墮落,透過演化考察,發現數十萬年以來人類都遇到這些難題,不同群體有著不一樣的道德直覺,構成不同社群。(P.192-P.197)

隨後,作者深入分析每一條道德原則,這邊我就不幫忙整理了,因為我認為以直觀理解這五項指標並不影響其理論。有興趣者可以特別看P.206-P.231的介紹。

他在2005年根據這五項指標設置「道德基本原則」(Moral Foundations Questionnaire)問卷,並在一周內蒐集到1600份回應,結果發現越是偏向自由派的人他的道德母體主要最在意的原則是關懷公平,也就是說,自由派的道德是由兩種基本原則所構成。

J. Graham, J. Haidt, Liberals and conservatives rely on different sets of moral foundation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2009.

相對的,保守派認為五項道德基本原則的重要度非常接近,因此,我們可以說,保守派的道德觀是由五種原則組成。接下來幾年,研究者反覆改進問卷增加問題,並成立了這個網站加速問卷蒐集,直到2011年,他總共收到13萬2000位受訪者的回饋。結果發現,無論他們怎麼提問這些基本差異仍然存在。(P.248-P.257)

不過,他們隨即發現,當有人試圖統治他人時,人們注意到後便會因此憤慨起來,而這份價值觀卻是多數自由派與部分保守派的共通理念,其比例相對於其他價值,更有可能成為雙方的共同基礎,因此多加上「自由/壓迫」這個原則。但就算加上了第六項指標,自由派與保守派的雙方道德觀依然是三項原則與六項原則的差異

這份報告解答了部分民主黨的困惑:明明一直在為弱勢發聲的都是他們為何農民和勞工還是都把票投給共和黨?原因很簡單,這些人投票是選擇自己的道德利益,不希望自己的國家追求關懷弱勢以及追求正義,而過度忽略其他價值觀。(P.265-P.276)


小結

對作者而言,他在第一部分處理「直覺優先」的問題,第二部分闡明「道德的六項指標」如何影響一個人的政治立場,而當我們越來越瞭解雙方差異,理解彼此想法的同時,我們也逐漸能夠走向剖析團體本身的意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Cosmos哲思妙想|我們一點也不理性《好人總是自以為是》讀後感 Part 1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