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說編輯不讀書

「人們說是出版不景氣,但實際上並非如此,而是被淘汰。」希望透過這個平台,讓自己保持持續挖掘新事物的狀態。

母親在的地方,就是永遠的故鄉

發布於

晚上從娘家回來後,心情悶悶的,好一陣都說不出話來。

事由是吃中飯時,我不經意望著母親的右手,感覺有點異樣。

母親的手,我是再熟悉不過了。年幼時父親因工作所致,在我上小學前,父親經常不在家,回想起來,我的腦海中幾乎沒有任何父親對我說故事、唱兒歌的印象,絕大多數記憶都是母親牽著我的手,帶著我出門,帶著我回家。

記得母親總愛一邊散步、一邊哼唱歌謠,〈茉莉花〉,就是我小時候學的第一首兒歌;和著歌聲的,是被母親牽著手、穩穩踏出的步伐,以及抬望眼,那一大片的藍天,或許這正是幼童時期唯一的安全感所在。

自兒時印象以來,母親的手,指如蔥白,溫潤如玉,手心溫暖而厚實。然而,此時瞥見母親的手,右手指節卻有些不自然的扭曲,手上的肌膚不知何時地竟有了褐色的斑。

母親,真的年老了!

被我抓著手猛瞧的母親,不好意思的抽手,又被我抓回看,我們就這樣一抓、一抽三回合。但感覺母親不好意思的抽手之下,是怕被我看出個什麼來。

「你的手有點不太對勁,你的手指會痛嗎?感覺會痠嗎?會是痛風嗎?」我問。

「不會啊......」母親向來很會忍,理由很簡單,她很懼怕去給醫生看病,特別是西醫。

「真的不會嗎?你騙我吧!」

母親皺眉暗示我不要再說(他怕父親又會碎碎念要催她去看醫生)。我忍住,但其實內心很難過,坐在餐桌旁,再也不出聲,也吃不下飯了。

吃完飯,我又對母親說:「你的手,跟我印象中的不太一樣。(停頓了一下)因為,我從小就很熟悉你的手。」

語畢,我看到她的眼中有淚,我們都忍著不哭。

被我問到不行,母親才說:「我也打算找時間去看中醫。」(看吧!果然自己也覺得有異樣。還要逞強....)


回到家,兩個孩子看見我一開門,便大喊:「媽媽回來了!」

憋了一天的難受,趁著晚上洗頭時,我再也忍不住的哭泣。吹風機轟隆轟隆地放送著強風,吹吧吹吧,把頭髮上的水氣吹乾,順便將臉上的淚痕一起帶走.....


母親,是我心中最甜美的故鄉。許多古典音樂也是以故鄉為主題。今天,就來聽有關故鄉的音樂。

舒曼,童年即景(Kinderszenen)

Horowitz含淚彈完全曲,此時的他想起了什麼呢?是俄國家鄉的老房子、冬天來臨時遠方山頭的靄靄白雪、還是和朋友們一同奔跑玩耍的回憶,抑或是媽媽親手端上桌的那一鍋熱湯?......


貝多芬,降E大調第十八號鋼琴奏鳴曲,作品31之3:溫和的小步舞曲

這陣子很常看Youtube頻道:安迪老師(Teacher Andy)說音樂故事,每集節目的開頭音樂就是這首小步舞曲,彷彿告訴我們,用音樂去追尋自己心中的故鄉。這首夾在中間的鋼琴奏鳴曲很容易被忽略,旋律卻是這麼的溫暖動人,非常喜歡這首曲子,也很喜歡安迪老師對於這首歌曲的介紹,推薦給大家!特別大推一下其中一集:莫札特的小星星變奏曲

您可以到Spotify聆聽,音質較佳 → 點此

或聆聽Youtube的音檔 ↓

使用警語:聽音樂是一件相當主觀的事,有人聽古典撞破頭也進不去,有人聽爵士會便祕。如果今天的音樂剛好能進駐你的心裡、頻率相應,那該是何等的幸運!


今天聽什麼:永遠的電影配樂一代宗師Ennio Morricone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