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ymond

Existentialiste CN(Cantonese/Mandarin)/EN/FR Nankai | Sorbonne | Louvain

自觉分裂者(第一次在Matters发文)

各位Matties好。

我叫Raymond,这是我第一次在Matters发文。账户注册很久了,但是不太敢说话,或许是因为这里的人都很厉害。这篇文章既有一些看法,亦有很多困惑,而我还没想好从哪方面开始说。

文章题目叫:自觉分裂者。是目前我“自查”出的一种状态,当然和精神分裂关系不大。那么我就直接开始吧。

首先是关于“表达”。我是多语学习者和使用者,在大学内也学习语言专业。在语言学习领域钻研许久后,我发现有许多事情是语言无法表达的,比如内心复杂的情绪,有的时候并非一件事情导致的情绪,而是一系列的事情,甚至是一切事情。

于是,我开始去寻找语言之外的表达方式。目前找到的第一种,也可能是唯一一种,是摄影(静态图像)。而摄影有一个问题,就是我表达的和接受方所理解的,等价率很低。可能我表达得很爽,但是对方未必理解。还是说,对方理不理解其实没那么重要呢?

(照片在我的Instagram:@ onticepic)

这算是在“表达”这一方面的分裂。我想说什么,不是一件事情,有可能是一切事情。

接下来是关于自我、立场。

我知道Matties们中有很多立场偏向自由派?也许未必是自由派,严谨地说是观点近似于自由派。当然也有的Matties的观点相反。在此不作讨论。

学业要求,我读过一点点萨特等人的作品,也自我标榜为一个存在主义者,尽管大家可能都比较喜欢少谈主义的人吧。我一直认同“存在先于本质”(L'existence précède l'essence.)我的个人理解是,关于存在和本质的分别,其实是一个先后的问题。先去承认存在,然后再把人的性别、政见、族裔等等因素加上。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注重人性和人本身的体验,这一点我也是认同的。

我一直带着这些个观点去分析事件——也就被迫去解构事件。

最近我自觉分裂得比较深的是留学生行李被酒店销毁的事情。事情总体上分成两种观点:1. 可怜;2. 现世报。(而其实还有第三种,就是喷留学生“万里投毒”。)第二种观点是基于该留学生在去年在微博上骂香港示威者,而现今却被社会主义铁拳砸中……

我最早获得第二种观点的来源是豆瓣(好像没什么好惊讶的吧)。我的感觉是,第二种观点和第三种观点(可以类比邱晨事件?)本质上没有区别。

但由于长期支持自由派的观点,我在看到第二种观点后又觉得自己的怜悯之心似乎变少了。这是正常的吗?我一直要求自己保持中立,无论什么原因。而这种中立,有的时候会是和稀泥的形式。也许人就是没有办法中立的生物?而且,中立与圣母,在某个语境内,往往就差一个人给扣上这顶帽子。

保持中立吗?我与好朋友沟通了这个事情,好友对此的建议是:爱人。

他认为,圣母无原罪,而我有,所以我是当不成圣母的啦。如果我严苛地要求自己事事中立,事事解构,事事分析,无异于立志成为一个全知全能的在世伪神,而有良心的人可不喜欢这种伪神。那就爱人吧,不过这与伪神的“爱人”有区别。

看到这里,我停了一下。他说得很有道理——存在主义所宣扬的人道主义,就是让人发现人性。而我这个一直主张人性至上的“存在主义者”,却离人性越来越远。(分裂)

而去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自己放过自己。不过,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这位十分可怜留学生遭遇的好友又把例子解读了一遍:他以前的言论,就是以前的言论。人为什么要为一时的选择上的小小错误而付出无限度的代价?而微博上,也能看到很多人在帮他,至少向善的人性还是很温暖的。

而我这个标榜人性第一且自觉分裂的“伪神”,似乎只会去解构事件,忘记了真正的人性。我没办法放过自己,就像那些因为一丁点“错误”言论就放不过当事人的人们。

好了,就说到这儿。我不确定大家是否会有与我相同的体验,在此我仅把自己的感觉描写出来。

文末贴一张昨天拍的照片,祝各位假期愉快。

2019.5.2 广州大塘村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