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冉

賓夕法尼亞大學社會學博士候選人,關注性別、教育及社會分層。

《龍王的工作》:女流棋士的尷尬處境

發布於

本文已发香港01周报

----------

《龍王的工作》:女流棋士的尷尬處境

2018年的一月新番動畫可謂強者林立,其中《龍王的工作》恐怕是最難評價的作品之一。這部動畫的原作近两年来蝉联了「這本輕小說真厲害」文庫綜合排名第一位,理應是佳作無誤,不過它的賣點是兩個完全無關的主題:一是將棋,二是蘿莉。其中將棋的部分十分專業熱血,有將棋協會專業棋手監修不說,原作還曾獲得2016年將棋國際筆會的文藝部優秀獎;蘿莉部分則打了擦邊球,恐怕只有在日本才能堂而皇之發行。今天我們暫且將後者按下不表,來談談這部作品中涉及的一個問題:女性棋手在將棋界的尷尬處境。

《龍王的工作》中描寫了許多女性棋手,其中師姐空銀子很明顯以加藤桃子為原型。加藤出生於1995年,16歲時就獲得了女流王座頭銜,且從2014年起連續四年奪得女王頭銜。然而就連這位女性棋士中的佼佼者,目前也未能獲得與男性棋士同等的「職業棋士」地位。這正是將棋界最尷尬的現象之一:女棋手的戰績遠遠低於男棋手,迄今為止沒有任何一名女棋手能升到四段,而四段是成為職業棋士的前提。女棋手中的最強者里見香奈目前正在三段聯賽中苦戰,有望成為女性職業棋士第一人。

作為日本最受歡迎的棋類運動,將棋的人氣遠超圍棋,目前有超過五百萬學習者。不過,儘管將棋歷史悠久,卻直到1962年才出現首位女性棋士蛸島彰子。1974年,為了提高女性參賽積極性而出現了專門面向女性棋手的女流賽事。然而發展至今,女棋手仍然少得驚人,現役女流棋士只有大約六十人。相比之下,男性僅四段以上職業棋士就有超過兩百人。

相比男性棋士,女流棋士的對局機會很少,且多為淘汰賽,一旦輸棋就可能很久無法參與高水平對弈。女流比賽中能獲得的最高獎金也只有500萬日圓,而作為對比,將棋界的最高獎金是龍王戰的3200萬日圓。因此,哪怕是水平最高的女流棋士,也很難靠全職對弈養活自己,不得不積極參加各種活動或通過指導學生來獲得額外收入,難免因此分散精力。

由於女流棋士的種種限制,加藤桃子和里見香奈都選擇了在新進棋士獎勵會中與男性棋手同台競技。然而獎勵會的競爭十分殘酷,若26歲還未能升入三段則必須退會,而三段棋士只有在同等段位聯盟賽中贏得前兩名才能升入四段。目前,獎勵會會員大約150人,其中只有五名女性棋手;女性想要從中突圍,難度可想而知。

日本把將棋等同於男性的思維依然根深蒂固,把將棋當作職業目標的女性十分罕見。許多男棋手在結婚後會戰績提高,顯然是因為妻子打點好了家事,令他們可以心無旁騖地精進棋藝。而女流棋士一旦結婚,幾乎不可能再全身心投入將棋。與中文類似,日文中的「女流」一詞也包含一定的貶義成分,暗含「不及男性」的意味。這個詞能在將棋界成為官方語言,本身也說明將棋界對性別平等問題不夠敏感。

不止將棋如此,日本在保護傳統文化的同時也保留了許多性別不平等的元素。例如歌舞伎只能家族傳承,迄今不允許女性學習和表演;落語也只是近年來才開始出現女性表演者。更有甚者,相撲台至今不允许女性踏入,導致大阪府女知事只能委託男性副知事來為優勝者頒獎,引發輿論大譁。面對男女不平等的歷史中構建起來的文化,究竟應該全盤接收還是隨時代進步而積極改變,這也是日本傳統文化界必須正視的問題。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