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媛

躁亂的世界需要平靜的靈魂。 曾在黑暗苟活的憂鬱症患者,想傳遞療癒以及真相的普通人。 略懂塔羅、喜愛影集、擅長傾聽與療癒他人。

開花的傷口——從滿身傷痕到療癒自我

發布於
「有些傷口會纏繞一生,但請相信,痛苦鑿在身上的洞,愛會在裡面開花。」—— 張西

光陰荏苒,從深受憂鬱及焦慮兩頭野獸撕咬的自己,轉變成能夠開始稍稍療癒人,甚至傳遞正能量的自己,連我自己偶爾也難以相信,那些日子我是如何走來的?

900多天的心酸血淚

憂鬱和焦慮時常會一起併發折磨患者,那是什麼樣的感受呢?憂鬱時低落、想離開、易怒、厭惡自己;焦慮時腦子像暴風圈想法停不下來、易哭、淺眠、易驚醒、吃不下飯⋯⋯自己起初得病時,最明顯的症狀就是兩個禮拜嚥不下任何食物,暴瘦七公斤。各位女性讀者千萬別感到羨慕,我保證不會想要和我一樣的。

從第一次發病的短短一個月康復,到再度復發的兩年多,那是我再也不想走一趟的路。

跌跌撞撞,憂鬱如頭時而暴躁時而平靜的猛獸,當牠真心想要折磨,任誰也無法全身而退。我夜夜期望自己可以醒不來,走在馬路上也許願著能夠有一場車禍或是任何意外帶走我。

幾近每天限時動態的文字都令人窒息,我時常感到抱歉,抱歉自己的無能和頹廢,甚至傷害自己吸取那些因痛苦產生的多巴胺,才能安然渡過那些不平靜的夜晚。

也有人在看到我手上的傷痕後對我指責,每當這樣時我都會笑著看待,我知道不會有人懂,但我明白就夠了。

現在許多孩子會假裝自己有憂鬱症,而他們只是短暫的情緒低落,還能正常生活,相信我⋯⋯不是經歷過的人,不知道那是煉獄。

「我在憂鬱裡泅泳,有時與死亡掙扎,有時和這世間千萬道理相悖而行,一個人吃下所有情緒,獨坐鏡前,也慢慢忘記原本的自己。」—— 蔡嘉佳
關於藥物、心理諮商

我並不像許多患者需要不停的換藥,甚至每天食用的種類繁多,這是值得慶幸的。藥物絕不是好東西,更可能擁有危險性,還是很多人必須靠著藥物輔助才能平靜下來,但它終究只是輔助的角色。

再度復發後,我前前後後接觸了四個心理師,只有一位是一般的諮商師,剩下三位都是臨床心理師,在關於疾病上更有專業度。(更詳細說明請點這裡

對我治療歷程最為重要,甚至在我們結束諮商關係時能讓我落淚的,唯獨只有第四位。

她陪同我經歷過一段最令我受傷的感情過程,我可以很自然的在她面前哭,在她面前咒罵,然後崩潰。那陣子我時常抱怨,為何是我?怎麼又是我?她偶爾能被我酸著那時候的對象、自己或是家人的話逗,她是個很好的心理師,真的。

我在後來康復的日子也暗暗期望有天能夠再見面,告訴她我很好,我終於脫離那樣的深淵了。

康復的路到現在

我可以很鐵定的說,幫助我最大的就是我自己,每個人康復最大的功臣也會是自己,唯獨自己願意被拯救,別人伸出的手才能夠被抓住。

再來幫助我的工具又是什麼?冥想

冥想的好處是什麼?

⒈減壓
⒉控制焦慮
⒊可以降血壓
⒋加強自我意識
⒌加強專注力
⒍保持記憶力
⒎可使人變得更和善
⒏可改善上癮問題
⒐改善睡眠素質
10.抑制痛楚

要完全把精神用藥斷除是很痛苦的過程,一天以上沒食用就有可能引發戒斷症候群,頭痛、易怒、想吐⋯⋯等,但是嘗試冥想一段時間後,讓原本會有的這個困擾,完全不再出現。

很神奇,真的非常的令人訝異,連我至今都感到奇妙,我的藥物從來沒有三天以上可以讓我的生理症狀毫無反應,但我就這麼脫離了。

而我開始能夠掌握自己的情緒、想法,當然冥想只是一大部分,後來我開始認為造成疾病的原因,很大部分是因為精神上不停的遭受衝擊,而導致肉體無法承受,感性和理性分離,甚至時間久了,更會感受到意識和肉體不在一起。

這使我額外的康復方法,是在靈性方面成長。

靈性是什麼?

靈性並非追隨某位人物、宗教、組織,而是回歸自己的內在,探索內在的成長。

「大自然賦予你個體感,但生命並不是以個體而發生的,生命是以一個整體發生的。」——薩古魯

「當你專注於正面思想,你也正不知不覺導正自己的行為,這將影響你的健康、人際關係和成就。」——April Masini

薩古魯是位非常有智慧的瑜伽大師,在YT上也有許多他對於生命的見解,很值得一看。此篇不多解釋關於他的言論,如果想更理解為什麼,可以先行搜尋,或是期待之後我的介紹。

而最後一句是關於吸引力法則,這對於許多病友應該會覺得困難,都已經思緒混亂了怎麼想?所以,我們改變方式,寫下來吧!寫下來的想法就不易被頭腦改變了,寫下那些屬於自己的正面話語。

關於思想病毒

一個我時常關注的寫者將那些負面的想法形容成了思想病毒,我覺得特別有意思,而且很明確的指出了這些問題的所在,但為了淺而易懂這裡只附上懶人包,更詳情的資訊請搜尋思想病毒。


(文字來源:腦男Leo,圖文製作IG:evelyn_being)

可以怎麼做?

不去過多接觸屬於負面低頻的人、事、物、內容,例如:新聞媒體、文章⋯⋯等。頻率非常容易感染,例如笑會傳染是同個道理,若不能快速遠離,也請保護自己,有覺知的選擇自己能夠吸收的。

當腦中的想法像猴子一般吵雜,與內在的聲音衝擊時,找出想法的根源與順從內在。如何分辨內在與頭腦的聲音,當那個聲音使自己感到吵雜煩躁、負面⋯⋯等,都是屬於腦袋。而內在的聲音是,正面的、不會批評、感到溫暖的。

做了這些一定有效嗎?

沒有方法能保證對每個人都有效,也並不是只有這些令我復原,而是它們是非常大的「輔助」,真正使自己康復的,永遠是那顆想要被療癒的心和自己的努力。

在我使用這些方法時,我也專注於自己的興趣,當把焦點回歸在自己身上時,會開始明白自己其實並沒有那麼糟糕,我也是藉由在當模特兒時,漸漸重拾愛自己的心。

同時我正式的面對創傷,並且明白沒有那些創傷,不會成為今天的我,甚至沒辦法在這裡和大家分享我的經歷,這不代表我感謝創傷,而是感謝經歷這些仍然活過來的我。

也很慶幸身旁有很多陪伴我的朋友,尤其是騰與慈,我的愛人,以及我親愛的堂姐。在我那些失意的日子沒有放棄我,甚至被你們拯救,真的萬分感謝。


傾聽自己的內心,擁抱自己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被撕裂的靈魂——關於精神疾患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