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茶不二門

Jannes羽恩 insta: @rainforest_tea 一期一会(Once in a lifetime) 文字、生活、茶道,很喜歡國王企鵝。

奧克托貝爾

發布於
一時心裏出現盛夏中壁龕上的掛物(かけもの):「瀧 直下三千丈(たき ちょっかさんぜんじょう)」頓時心中豁然開朗,宛若有一道清流大瀑傾倒而來。
台北醫院外 by Jannes H.


下午騎車前往台北醫院,春意暖陽實在咬人,這身皮囊都快曬成棕色了。大概是從市道107號往中正路的途中,嘴裡就唸起「奧克托貝爾」的音節。不知是「October」「Oktober」「Octobre」中的哪幾個,更遑論這串音節到底是什麼意思,不可能單單只是指十月吧?就羅馬曆來說這串音節是第八個月的意思,從姓名上來看這也可能是女性的名字。這名字的意思為「在十月出生者」,也有一說是「無法辨識性別者或陰陽人」。但無論它是什麼意思,這段音節就與這兩條道路的交會成一種新莊記憶了。

我面向新莊悅心社區長照機構坐在機車上等朋友,背後台北醫院的一角馬路邊有攤車在賣鮮肉包、菜包,一顆15元,買十送一。滑著手機屏幕,大概是從Ins(台灣人說:「Ig」)、FB、Hornet到Grindr,再從Grindr、Hornet、FB到Ins。有時候不小心翻過去Twiter的訊息欄(我不能去看首頁的Tweet,不然可能會太飢渴),倒是只有在警告不再開啟軟體的話就要OOXX的時候才會打開Tinder,看看又是哪些幽靈按了喜歡又不說話。另一手也沒有閒著,因為手機被固定在手機架上了,就不時抓著清心的青茶(無糖去冰)吸吮。大概是小時候口腔期沒有被滿足,也可能我就是當時牙齒癢就想咬東西,當然也不外乎是想裝可愛引起注意,我總是在最後一口泡沫飲盡後把吸管嚼成蜂窩。這杯待回收的杯子和吸管就被放在機車鑰匙圈下方的格子,回到家後就不見蹤影,到底是我扔了還是不翼而飛?總之,謝天囉!

新莊悅心社區長照機構外之一 by Jannes H.

在無盡的Home鍵交換下的軟體,一如等待無盡的時間,我忽然想伸個懶腰,就平躺於整個機車座位上了。「原來天空是這般耀眼。」我伸手去擋住光線,即使不見太陽。上方偶有小雲漫飛,再將頭往後仰勾住車尾燈,有樹葉絮奔的瀑布在敲打鈴鐺的聲響,片片灑落的陽光一如寺沿上風鈴鯽魚的告白。這時原本溫熱的微汗迎上波波流風,到底是對流運動,還是馬路上來往汽車的廢氣,一時心裏出現盛夏中壁龕上的掛物(かけもの)「瀧 直下三千丈(たき ちょっかさんぜんじょう)[1]頓時心中豁然開朗,宛若有一道清流大瀑傾倒而來。在享受沒有茶水的茶席心靈饗宴時,忽地我轉頭往左,見一小女孩,大概是大班小一的年紀。她看著仰身於車上的我,與我對視,偷偷莞爾不讓前方的阿嬤發現。我也回向她滿臉燦笑,頭往天空的方向望去,告訴她我要去捉雲啦。不到五分鐘的時間,在我手抓向天空之際,背後即傳來一聲老舊摩托車駛離的聲響。最終,沒有人帶走一片雲彩。

新莊悅心社區長照機構外之二 by Jannes H.

四點多和朋友見了面,是天南地北的聊,也可能翻雲赴火。我們在假想的運動公園中遊走,有人在草地上野餐,一白一紫,有繁星點綴小坡,笑意可掬。那整修的部分是地下停車場的開端,但這是之後去了趟全聯買完晚餐備菜後的事了。我在7-11前吃著魷魚塊配上0酒精的海尼根,望著眼前的工程隨意推敲這一下午的奇遇。有「奧克托貝爾」、耀眼的天空與流動的樹葉、路邊小妹妹的笑靨,還有朋友的陪伴。想起來都挺不真實的,卻就這麼發生了,這可能是奇蹟吧!如果這些甜蜜的回憶需要有所寄託,那麼大概就在「奧克托貝爾」身上了。

「未來如何我不知道,甚至我不認為有什麼是永遠;然而如果記憶這鮮明的想像已然被書寫告白,那麼可能懺悔,可能感動,無論是哪種情感,就擁抱她吧!她會帶你入夢。」


[1] 「瀧 直下三千丈」來自唐.李白:「飛流直下三千丈,疑是銀河落九天。」


本文寫於 清明‧鴻雁北,紀念和朋友W的相遇,與戀愛練習生的經歷。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