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fael Lee

progressive mind,minimal life.

INNER SONG - KELLY LEE OWENS <從歐文斯的角度去聽歐文絲>

威爾士電子音樂製作人 Kelly Lee Owens 

這張新專輯 <INNER SONG> ‘內心之歌’

按她自己的說法是:僅僅用了35天!就創作完成。


上一張的同名專輯就不再多次反覆讚賞,總之

Kelly Lee Owens 已經在 電子音樂+‘高時'high fashion

兩個界別都已經深深插上旗幟。

這一次,三年後,帶著更多的睿智,反思 以及音樂美態

重回大家的視線。


<INNER SONG> 令人期待與驚喜。

期待是 因為本來應該年初就告發行的作品,竟然一拖

再拖,六月改七月直到八月,之前似有還無地擠牙膏式

放上3首先行單曲,令喜歡她的樂迷愛恨交加,但反覆聆聽,


而說到 驚喜,先不論音樂,這次 Owens 竟然大放送,

發揮本身’才華之女‘的角色,在新作發行之後,一併地在

apple music 上放出全部 10首 由她自己介紹自己作品

的’樂評‘! 連樂評人的工作乾脆自己做了,

來了個真情剖白。


因此,正正是有了接下來的:

一邊讀著自歐文斯的角度,一邊聽到歐文絲的’迷霧’。


01 ARPEGGI

歐文斯說 Radiohead 的 <In Rainbows> 是她最愛的

一張專輯。 她很多時候想做一些接近這樣感覺的音樂,

總在不停地想像 如果'收音機頭們‘ 陷落在電子音樂中會是

怎樣的一個場景?在本著向 Thom Yorke 致敬的情感

嚮導下,寫下了這首非常合成器’琶音’的 ARPEGGI。


於是,我們聽到一個在電子音樂中探索得更進一步

透徹的 歐文絲 帶來一首成熟深邃的合成器佳作。


02 ON

歐文斯分享 有一次在音樂節上幫 FOUR TET 唱完一首

<JOURNEY IT YOU LIKE> 後,對她說:

'妳他媽為什麼要把自己的聲音放得那麼’後‘?

放在旋律,混響,甚至藏在拍子後面??

下一張專輯不要再這樣做了!' 。。。

歐文斯 受到尊敬的偶像鼓勵後,於是就有了今天我們

能聽到這次她的聲音大大地’提前‘,更加對自己的

聲音有信心,更加喜歡自己作為‘vocal’部份的角色。


歐文斯又說 本來這首歌名字叫:<SPIRIT OF KEITH>

是紀念偉大樂隊 PRODIGY 的VOCALIST,

(錄製當天正是過世的日子,更加令她覺得 愛要唱出來)

也因此,在歌曲中段會有很多90年代音色和RAVE元素會

突然爆發。。。就以歌詞和舞曲作一個紀念吧。


當然,我們和 歐文絲一樣,同樣熱愛著跳舞懷念KEITH。


03 MELT!

歐文斯說 在歌名‘融化’後面加了個 ‘’!’’號,被很多人

不理解,但她自己則堅持這是一種震奮,是一種警示。

這是一首 歐文斯式的簡約TECHNO完成體,和她以前的

風格一樣,總會有種令人陷入其中的感覺。

而且,在歐文斯的表述中,她自己對於這首歌曲是有

很強烈畫面的,想到山河冰川,想到瞬間坍塌,想到

地球瞬息萬變世界轉換的場景。。因此,在這專輯中最後

一首完成的作品裡,她以一種短小精悍的狠勁去表達了那個

‘’!’’


歐文絲 的TECHNO一直是殺手鐧,有著一種要麼就不跳,

一旦跳起來,就會被牽引得神魂顛倒,或許正是這種

高冷的狀態才博得跨越到時裝界仍然是搶手非常的原因吧?


04 RE-WILD

歐文斯在這首歌的表述實在太好,只能直接翻譯,

她如此寫道: 


/這是來自歐文絲的性感曲目,

RIHANNA 的 <NEEDED ME> 給予我靈感,

或許大家不會期待一個來自古板威爾士的白妞

能有多’性感’。

但我喜歡低音音樂倒是真切,

所以總會搭建出一個屬於我自己的巨大低音聲場,

這樣,就會令我很性感。

我一直讀的一本書是來自作家 CLARISSA PINKOLA 的

<WOMEN WHO RUN WITH THE WOLVES>

‘與狼群奔跑的女人’。 書中非常詩意地講述了一個女人的

一生旅程。 從中探索了 生命,死亡和在世周遭的關係。

我們總探究死亡是否就是終結,但死亡不也是一次次地

重複發生了嗎? 甚至於死亡還能帶來另外的生機,或如同

作者平科拉所說的在探求過程中發現靈魂中的野性,

而獲得更多直面死亡的勇氣。/


歐文斯最後補充認為 精神力量 很重要,創造力和思考

一旦失去,就如同生命快要到盡頭。能挽救肉體只有內心

的力量和思維自由,保持靈魂的野性,也是性感。。



啊! 知道嗎? 歐文絲 妳比蕾哈娜性感多了!

在我的感覺中,我都快被妳迷死了!!!


05 JEANETTE

歐文斯說 ‘珍妮特’ 就是 她奶奶的名字,

奶奶在2019年10月過世,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 

也是令她情緒受打擊的原因之一,因奶奶接生她來到這個世界,

在世時,常在 歐文斯想放棄某事的時候,就會說:

‘’Don’t you dare give this up. don’t you dare.

You’ve worked hard for this!’’


但不管怎樣,歐文斯說 這首歌就是寫出來敢作放棄的,

是放手了,是該讓奶奶離開了。


歐文絲又提醒樂迷,這首歌是一首非常非常特別的歌。

我想,大概就是聽到了一首‘回(轉)文(字)式’的歐文絲

現場演奏習作,分別在前面彈奏了一段關於珍妮特的

弔曲。


06 L.I.N.E.

歐文斯說 愛總欲求不滿。 這是一首旋律好聽傷感情歌,

畢竟來自威爾士這樣的地方就是擅長寫這種暗黑小調。

事實上她想有一首和專輯整體感對立的傳統搖滾歌曲。

讓她感覺上能重新回到七十年代。

事實上 這首歌是和 JAMES GREENWOOD 共同合作的,

第一版的時候,均感覺是否真的適配或放在專輯中?

於是二人又改了詞,重新編了曲,改了新的鼓聲等等等等。


在最終的這個版本裡, 從歌詞開始到旋律,會令人感覺

到 一種所謂的當你心靈受創後,必須要釋放,且最後能

在歌詞和旋律中真的得到釋放。


我們無法感知其他動物是如何釋放悲傷,但會感知

自己內心一旦積壓過多痛苦,就會對痛苦本身產生恐懼,

對痛苦的恐懼就是造成更大傷害。

這個時候這些創傷需要一個途徑被看到,被釋懷。


的確如此,這首歌中的歐文絲用一種近乎夢幻般的唱腔,

一口一口地唱出了,釋放的傷感。只是差點以為跳錯了專輯。


07 CORNER OF MY SKY (feat.JOHN CALE)

歐文斯分享到 這首歌本來名字叫 <蘑菇> 本來想透過音樂

表達如何用迷幻冥想去調節精神狀態,達到一種心理引導

當 JOAKIM (廠牌老闆兼製作人) 聽完初版後,提出如果。。


JOHN CALE

(史上名樂隊 The Velvet Underground 貝斯手+主音)

威爾士巨星音樂人的聲音放在裡面會如何? 

於是,大家就竟然大膽到將音樂寄給了 JOHN CALE!

管他呢,這種大忙人不喜歡就算了,哪怕扔在一邊,

但起碼都算嘗試過。。誰知道,七十多歲了的JOHN

竟然回覆願意參與!!

於是就有了這首為 <CORNER OF MY SKY>

傳奇迷幻版!


JOHN CALE和她都是熱愛威爾士這片土地,在創作中

歐文斯希望能透過歌詞宣揚一下,無論語言或文化,

於是錄一段和 JOHN的對談,但因散亂,

像一個迷糊之人在喃喃自語,歐文斯決定直接就這樣

散亂地作一個鋪排,因此,最後一句會聽到歌詞中唱道:

‘’早上起來叫醒我,這會很完美。‘’


能聽到 JOHN CALE的發聲,也能感受到對於迷幻音樂,

歐文絲 那獨特的創作才華,以音樂描景,從音樂中就能

帶人到真實的國度-威爾士。


08 NIGHT

歐文斯說 必須在其他人察覺前,自己先坦白她從

JON HOPKINS 身上學習了很多,受影響太大。

甚至是合成器最基礎的層次感和演進動機等等也是

常年崇拜而來。


因此,透過歐文斯自己的創作作品 <夜>,表達出了

很多電子音樂上相近的取態和技巧。 

她又說到 夜間能釋放靈魂和慾望,

相較白天的繁複紛擾,更能集中注意力,

和體現出專注一處的併發。。所以

這首浪漫旖麗的‘NIGHT’ 是一首電子音樂情歌。


。。。

我還能補充什麼呢? 歐文絲小姐,妳是真.浪漫。


09 FLOW

歐文斯說 在這首作品中會聽到一種很特別的合成樂器,

實際上無論是手鼓或其他一些音色都是在一個健康療理師

的樂器室裡面採樣得來的。

裡面有著各種不同的奇怪儀器,在沒人的時候,歐文斯

會走進去東敲西打,然後用iphone收錄下來,再憑記憶

回想起 在理療的時候,一邊冥想一邊敲打出各種不同

的’FLOW’, 一種恍惚能看到的‘流動感’就躍然眼前。。


或許這是一種舒緩的時刻,一種能進入思考的空間, 

歐文斯 希望專輯能帶給人旅行感, 當中就包括了這種

踏著步踏出叮叮咚咚的響聲;

你聽了, 就會明白的。


歐文絲 在這首歌中完全打破了我一直對她各種‘型格女巫’

的印象, 就像一個花裙子的少女在淺灘中跳著踢踏,

踏出一波波的水紋。。。

第一次感受到流動的線條中竟然帶上鼓點。。。


10 WAKE-UP

KELLY LEE OWENS

有那麼一個時刻,我像溶進了這首歌曲當中去,

聽不到任何雜音,身體被音樂牽引到很遠很遠,

不覺間臉上兩行淚水,竟也被箇中某些情緒感染,

這是寫歌以來從未發生過之事。

也就是那一個時刻,感受身體被一根'弦'連接到地球各處,


‘聽到嗎?聽一下,這個時空中發生著什麼?’


縱橫交錯的數字世界中似乎正試圖將

每個人的悲傷抽走,注入,再連結;

形成了一種巨大的集體共情,

而我們則成為了當中每一根的神經元。


我們無法掙脫,我們甚至不自知,繼續在連接中

將別人的哀怒當作自己的感傷,而迷失自我。

多年來,我一直試圖用歌詞寫下這些感悟,

醒來,連接,再醒來,一次又一次地重複。。

如同任務與供給。


不禁想,此情此景,

我們為何走到今天這一步?


end.

KELLY LEE OWENS 是來自威爾士,長居於倫敦的

歌手,詞曲作者,電子音樂製作人,DJ,作家


2017年在廠牌 Smalltown Supersound 推出同名專輯

<KELLY LEE OWENS>

風格為 Synth-pop, Techno 的電子音樂。

2020年發行全新十首原創作品

<INNER SONG>

作為DJ 推出過包括

<FACT Mix 661>和<Dekmantel Podcast 287>等mix。

同時也有關於書籍及生活格調等文章發表及推薦見於各大

電子音樂媒體。

有著強烈個人現代女性風格形象及風格,是不可多得的

全才藝術家。


words by rafaellee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