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島子

人往往只看到黑點,但在我眼中,卻在黑點裡,看到白點,你凝視黑點久了,移到旁邊就變成白點,你轉動眼珠,就看到許多小白點繞著黑點轉動;人生要在黑潮裡找到光,光就在你周遭,圍繞著你;你認識的每一個人,就是你的光;而你是原頭,就可以創造整個世界,只要心存感恩之心,那塊黑點就可以照亮世人。

若沒有明天的到來,今天就是盛開的機會

心地才是最純潔馨香的好滋味,那份濃厚的關愛熾烈地燃燒著周圍的人

一出門溫煦的陽光讓人感到暖烘烘的,我們歷經空曠處,遍佈雜草叢生,上頭貼著隨地倒垃圾重罰,提醒著自己煩亂的心緒只會帶來無盡的惡念纏身,我走馬看花的帶過,來到早餐店附近,兒子不甚把錢掉進水溝蓋的縫隙裡,我安慰他說,「沒關係,舊的不去新的不來。」老公在一旁碎碎唸,「那也是錢。」我無奈地說,「那你去撿,我不敢拿,有時候只能往好處想。」老公只好作罷,我漫不經心地想著,錢在珍貴,一旦被黑色的污泥吞噬,你要如何拾起,光沼氣就令人窒息了,人若在那種環境生存,遲早也容易致命,還是找個清香的國土,享受怡然自在的氛圍。

買完早點回程時,一幕景象惹得我欣羨了起來,公車椅上一名流浪漢大白天就在夢周公,安然的模樣不受他人打擾,就連車來車往的喧鬧聲都聽不見似的,宛如自動休眠到了清靜地,修行的功力嘖嘖稱奇。

一個轉彎就瞧見一名老婦人,她留著銀白色的短髮,穿著亮黃的衣服在等公車,我想人生也在等一輛車載往目的地,或許來來回回的道路崎嶇坎坷,但回鄉的路,只要眼一閉,就能搭上末班車被神召見,不用繞道就抵達了

路旁紫色的鮮花開滿,雖得不到,心情也染上尊貴的色彩,一個大約七八歲的孩子走過斑馬線過紅綠燈,內心閃現了想法,人都要經過險峻的關卡,只有停看聽,才會無險

我們在外閒逛了一圈又回舒服的窩,兒子在客廳不小心踢到一個空罐,他面露歉意,我貼心地說,「不要緊。」老公又唸了幾句,我半開玩笑地說,「你唸兒子,我就唸你,誰叫我是母雞當然要保護小雞。」老公不懷好意地說,「我是老鷹。」女兒出聲說,「我是老虎最愛吃雞。」我大笑的說,「難怪女兒老愛欺負你,兒子是鱷魚,你兩一個在陸地稱王,一個在海上稱霸,挺有趣的。」

我眨動著眼皮,好奇的問老公說,「你要聽好消息還是壞消息?」兒子插嘴說,「先聽壞消息,這樣就會記得好消息,反而容易忘了壞消息。」我覺得兒子說的有道理。

我用假設的口語說,「壞消息是你的發明可能將來會被人拿去用,無限的抄襲,好消息是全世界都會認識你,你覺得呢?」老公反而歡喜的說,「那就表示我的東西好到不行,對一個機械設計來說,你的東西是好的,大家都想抄,是一種榮幸,如果設計很差,沒有人想要拿你的東西,那才叫可悲,對我來說這兩個消息都是好的。」老公的一番樂觀的話,就能燃升起雄心壯志的自信

下午我們又出遠門,黃寶石的光芒高掛在天際,一路上我慵懶地看著風景,兩名騎士在文忠路跟南平路口發生車禍,撞擊力道實在太激烈了,造成中年男子趴著一動也不動,猶如死屍,路過的人紛紛打電話叫救護車,一旁看的我們都感到怵目驚心,死神宛如離我們很近,一個碰撞生命就蒸發了,人生該把握的時候就該拚一把,若沒有明天的到來,今天就是盛開的機會,否則沉睡了,什麼都是空談

我觀看著周遭的景色,發現屋子都是斜的,只有站在中間平視才是正的,有時後不仔細看,都看到歪裡去了,或許我們都被雙眼的錯覺蒙騙了,寧可少用旁眼觀望,瞧的也只是傾斜的視角,不如用正眼凝視每一個角落,也有了全新的版圖

我繼續張望著,竟然有兩台一樣的汽車同時出現,機率也算挺小的,這告訴我有同樣喜好的人不多,若遇見了也是一種幸運,下一秒瞥見一位老伯在藍色貨車內,緊抓扶手就怕被甩了出去,完全沒有保護的措施,只能任由駕駛人擺佈,若沒有信任,誰會願意把性命交給別人操弄。

行經楠梓陸橋,兒子大喊著左邊有一匹馬,我抬起頭來凝望,是個雕塑品,威武的氣勢彷彿想征服全世界,完全不輸給真實的馬兒,一個藝術家碩造出來的,就是能把死氣沉沉的鋼鐵注入新的生命活躍了起來,讓我想起了以往的雕刻家把人物刻畫的很精緻,雖是假的人像,但那份精神無人可及,也締造了極限。

我們找了個地方吃起午餐,女兒拿出一圈金屬環,殘影被燈光照出三四個,兒子覺得好神奇,有光線就可以變化出好多個手環似的,我認真的說,「一個人的力量是很大的,不要小看自己,就像一顆太陽就可以反射出好幾個分身,你們也可以。」我對身旁的老公說,「吃進的食物多混雜,就像變化中求統一,吃完都統一出來了,而一個廚師就可以讓我們品嚐到一百多道菜,像極了統一中求變化。」老公和善地點點頭,頗為認可。

我又拿伊甸園的故事編造,對老公說,「兩個孩子是亞當跟夏娃,蛇是母親的象徵,而父親是天神,媽媽給兩個孩子智慧之果,他們懂得遮住不潔的地方,也有了聰智辨別是非,想必可以創造更美好的樂園。」老公聽著沉思了一會,回我,「這個家就是樂園。」我慈藹的笑了。

吃飽足後,我們動身前往糖廠的土地公廟參拜,停好車走在道路上,一個老爺爺頭髮稀疏,後頭空了一個區域,像似蝴蝶的圖案,耐人尋味,說不定是上帝的傑作,在每個人身上留下足跡,我緩步的走去上廁所,投了十元買了個衛生紙,心繫著留一包放在廁所間給別人使用,沒想到一轉開就有三包掉出來,神明彷彿心靈感應知道我的美意,讓我做了一件善事。

走到一處,年約十歲的孩童在走道旁叫賣茶葉蛋,兒子內心不捨地叫我買幾顆,還說那個哥哥看似很辛苦,於是我叫他去捧場,買回來後,他直喊著說,「好吃。」他的舉動放射出光芒似的,我都感受到兒子的心地才是最純潔馨香的好滋味,那份濃厚的關愛熾烈地燃燒著周圍的人

兒子突然不解地問我夢境的事,「我們全家四個人去買飲料,我跟姐姐說要抄捷徑,走到了國小的階梯,可我走錯了路,往上走花了好幾天的時間,終於走到頂樓,結果是走到阿嬤家的佛廳,阿公叫我跟姐姐走回家,我們又花了好幾百天,走到了樓下,阿嬤說我們怎麼不搭電梯。」我思索了一下,明確地跟他說,「有時候想要投機取巧,反而繞路到了盡頭,唯有見到佛祖回頭是岸,就算走的是下坡,才會體悟人生是直通到達目的地。」

埃利亞斯·毛雷爾( Elias Maurer)在Unsplash上的照片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3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